《九阴真经》和屠龙刀,人的两种欲望

九阴真经

文/六神磊磊

昨天聊了“射雕”三部曲。假如把这三部书连起来看,会发现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夺”,大家你争我夺、巧取豪夺。

而所有人争夺的又无非就是两样东西,一是《九阴真经》,二是屠龙刀。

王重阳、欧阳锋、周伯通、黄药师、梅超风……华山几番论剑,几代人各逞奇能,无数阴谋阳谋,无非就是为了夺《九阴真经》。

黄药师的妻子青春早亡,梅超风叛师离岛,周伯通被囚禁多年,欧阳锋发了疯,无数血和泪,都是因为一部《九阴真经》。

夺经之后,又是夺刀,连少林武当也不惜赤膊下场。武当派的俞岱岩终身残疾,谢逊成为盲人,俞莲舟和殷素素夫妻罹难,张无忌成了孤儿,种种都是拜夺刀所赐。

这两样东西有什么好的,让这些群雄不惜赌上令誉名节、身家性命来争夺?因为“经”和“刀”都是有其意义的。它们恰好代表了世人的两种欲望。

一句话说,经为强技,刀为权柄。它们的本质就是这两样东西。而江湖上的英雄好汉们也分为两类人——爱经者和爱刀者。

《九阴真经》属于个体的修炼,拥有了它,就有希望获得单独个体的强绝能力,“穿敌首脑,如穿腐土”。

这代表了一种变强的选择,就是通过淬炼我自己的个体,让我个人拥有最顶级的技术,最尖端的业务能力,最好是变成欧阳锋念念不忘的“天下第一”,由此来获得最大值的自由、尊严和财富,最终做到睥睨世间,纵横无忌。

欧阳锋、黄药师、梅超风、李莫愁……这些人都是爱经者。他们更喜欢个体的淬炼,痴迷于修炼自身武功,更高更快更强,以达到纵横世间的目的。

而屠龙刀,属于权势的代表,所谓“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和《九阴真经》不同,这是另一种变强的选择,就是通过掌握世俗权力,来号令他人,支配他人,主宰他人,做到“莫敢不从”,进而实现人生价值,收获最大的满足。

空闻空智、殷野王、朱长龄,乃至于朱元璋、陈友谅,这些都是爱刀者。他们明显对于练绝顶武功缺乏足够兴趣,而是更痴迷于扩张权柄,把控别人的命运。他们的理念是,哪怕你武功惊人,也敌不过我大权在握。

如果再要归纳的话,“经”代表自卫权和伤害权,刀代表主宰权和奴役权。

从《射雕英雄传》到《倚天屠龙记》,一百多年间,群雄你争我夺的,不过就是为了这两种权力,或者说为了满足两种欲望:可以随意伤害别人的欲望和随意主宰别人的欲望。

事实上,“经”和“刀”这两件东西也是相通的,有时候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伤害权的升级,就是主宰权。你看周芷若,练了一点《九阴真经》,觉得自己强大了,立刻把脸一抹,呼呼喝喝、生杀予夺起来,对于饶舌的司徒千钟说炸死就炸死,和陈友谅之辈并没有什么两样。

反过来,主宰权的本质,就是伤害权。为什么赵敏、朱元璋等能主宰人的命运,本质上就是有玄冥二老这样的打手,有明教百万大军,拥有伤害别人的能力。

人心苦不足。有的人有了经,却念念不忘要刀,慕容博是也,任我行是也,左冷禅是也,明明武功高强,但总想执掌权柄。而有的人已经有了刀,却朝思暮想要经,鸠摩智是也,权力极大了,却总想练绝顶武功。

在金庸小说里,除了“经”和“刀”之外,还有第三种欲望,就是大宝藏。在《连城诀》《雪山飞狐》《鹿鼎记》的故事里,大家争夺的就是大宝藏。大宝藏又代表什么呢?何以大家也要去争抢呢?

可以这么说,在《九阴真经》面前,大宝藏代表租用权。

我有了大宝藏,有了巨大的财富,我就可以租用你的超强技艺为我所用,或者说至少不为敌人所用。大金国花大价钱给丐帮送重礼,让他们退到长江以南,就是在行使租用权。

而在屠龙刀面前,大宝藏代表赎买权。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在权力面前,我可以用大宝藏来赎买安全、赎买尊严,我出钱、我投资,以赎买地位和生存空间。

你看金庸小说,有时候有“经”的人,有屠龙刀的人,有大宝藏的人,大家济济一堂,谈笑风生,欢声笑语;有时候又撕破脸皮,拿刀的人斗拿经的人,然后大家又一起去吃有大宝藏的人,势如仇雠。

你会发现,三样东西里,大宝藏相对最不靠谱,毕竟是命交人手,永远要看别人的脸色。

悟透这个道理的就是林平之。他家是巨富,从小就有大宝藏,可是后来小伙子想通了,宁愿自宫都要练葵花宝典。

他明白,只有大宝藏是不够的,在余沧海等人面前就像肥猪,人家过年想杀几头杀几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九阴真经》和屠龙刀,人的两种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