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税」公平吗?

@阑夕:因为热门游戏「堡垒之夜」再次决定绕开苹果和Google的内购系统,向用户提供了直接通过信用卡付款的选项,所以App Store和Google Play又把「堡垒之夜」给下架了,开始互相打嘴仗,这其实是一个早就不新鲜了的话题,那就是类似「苹果税」这样向开发者抽成30%的模式,究竟是不是不公平的剥削,为什么信用卡公司只对支付抽成2到3个百分点,应用商店凭什么就能抬到30个百分点,还想一劳永逸的这么躺赚下去。

当然,就算Google Play也惩罚性的下架了「堡垒之夜」,其开发商Epic重点开杠的还是苹果,因为iOS和Android的生态是不一样的,一款App从Google Play里不见了,但是用户仍然可以通过其他渠道把它安装在自己的Android手机上,但是如果你无法从App Store里下载一款App,那么你多半是没办法在iPhone里用到它了。

也别说TestFlight这种手段了,一来本身局限性太高,而且有数量限制,二来苹果是直接对Epic的开发者账号作出的处理,这也会影响到TestFlight。

其实苹果和开发者之间的争端愈演愈烈,却不能简单的用市场博弈理论来进行归因的原因在于,苹果软硬件一体化的生态太过强势来,强是到了没有替代方案可以让开发者选择拒绝,如果仅仅是开发商不接受App Store的分账比例、从而放弃App Store带来的分发资源,但还是能够由开发商自建渠道让用户下载App的话,矛盾也不至于如此激烈。

简单来说,砸锅的代价是不吃你家的饭,这没问题,但是在iOS里只能吃你这一家的饭,这就有问题了。

iOS的封闭式风格是有很多好处的,这个可以承认,比如它带来的系统流畅性、对开发商滥用权限的遏制等等,但是苹果作为裁判员的角色始终是模糊的,在是否涉及到自身营收的两种情况里,标准并不统一。

古早年代,越狱还是部分iPhone玩家的一个时髦选项,本身也很形象的体现出了从苹果制定的生态监狱里逃脱出来,自己去掌握对于iPhone的各项管理权,同时承担相应的风险。

坦率的说,所谓越狱的象征意义是要高于实际意义的,抛开苹果调教系统的最优解,换来不那么稳定的iOS和种种漏洞——甚至丧失保修政策——大多数人都体验不到越狱的好处,但是唯一值得划重点的就是,这种行为代表着用户对于拥有自己购得商品的支配权,我想怎么用iPhone,是我自己的事情,你苹果纵使一片好心,但是不要轻易管我。

很多年过去了,越狱式微已久,iOS还是赢得了游戏规则的构建之战,只要监狱秩序井井有条,把丰衣足食的故事书写流畅,那么就不会有多少刺头出来寻衅滋事,从某种意义上,铁栏杆就被视作安全的保障,尤其是和乱糟糟的Android比起来。

所以Epic才做了一个模仿苹果当年致敬「1984」的广告短片,屠龙者终成恶龙,这是一件让人难过的事情,这种来自核心开发者的压力未来会不断的传导到苹果身上,最终酿成反垄断调查,要么苹果把抽成比例降低到20%——这是大多数开发者的期待目标,并不是让苹果完全没得汤喝——要么让用户可以在Safari等渠道下载并安装App,由开发者们自负盈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苹果税」公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