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们想要完美婚姻,男人们拒绝长大

婚姻

顾佳和王漫妮才是一对冤家,因为两个人想要的都是完美婚姻。

顾佳的第一种完美婚姻,是进入社会之前就挑选到如意郎君,一路相夫教子事无巨细内外都不缺席,终于把男人捯饬出来一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事业有成,还保存了他的活泼好动口无遮拦的天性,显得融入了太太圈的自己很庸俗与势利。

所以顾佳是看不上第二种完美婚姻的追求者,王漫妮。

王漫妮们要的是一个完美男人突然出现,和自己步入婚姻殿堂,在此之前一定要守身如玉,任谁谁都配不上我。但是顾佳潜意识里还是认为她就是走捷径,所以老是爱跟王漫妮“说实话”,“实话”让王漫妮崩溃了好几次。

顾佳们没错,中国的男人都是第一代从小镇青年爬到北上广的,完美男人的品味自由风度哪个不是她们用钱和时间堆出来的。第二种完美婚姻的追求者很容易就会成为第一种完美婚姻拥有者的敌人。顾佳永远是防守者,她不知道敌人会从哪里冒出来。

完美婚姻是不存在,因为这个幻觉,男人们因此坐享其成,女人们在互害。

每一个文艺青年都要看《家庭,私有制与国家的起源》。书中恩格斯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军事共产主义的斯巴达,剥夺了男性的财产权之后,女性可以为了后代的质量挑选自己的交配对象。一个是资本主义工商业兴起之后,是资产阶级,而不是无产阶级被剥夺了婚姻自由。

革命导师的两个论断,专偶制,是女性具有世界意义的失败。而专偶制之下的婚姻,不是情感的结合,而是一种财产的安排。

婚姻既不保护男性,也不保护女性,保护的是财产。梁正贤不婚主义,是财产的要求,离不开赵静语,也是财产的要求。

王漫妮想要听懂私募基金和区块链,记满了自己的小本本,难道是在追求志同道合?不是的,是在追求共同支配财产。

男女的根本性不平等,在于生产中的不平等,任何一种资本积累的游戏男人进入只要面部识别,女人进入却要密室逃脱。所以顾佳必须做贤内助,王漫妮必须等待。

这个剧我只看前30集,因为前30集暴露了所有的人设,至于结局,一定是同时符合正能量和人民币的要求。

上海人深谙其道。

从30年代上海的左翼电影,到十七年时期的官方现实主义,90年代初的电视剧崛起,孽债,蜗居,药神再到30而已,叫好又叫座的现实主义题材,离开上海人就玩儿不转。出品方柠萌影业就是上海文广系的影视公司,2014年在制播分离的大潮中出来创业的。

不是文广的人,怎么能写出来来这句台词,“有编制的是那电视塔”?

所以陈屿这个人设是男性中塑造最真实的,也是最早被骂上热搜的,“跟你的鱼过去吧”。

就没人想过,陈屿生活这么颓废工作这么失败,为什么丈母娘还对他这么好。钟妈受了委屈都不敢发脾气偷偷上楼抹眼泪。这可是上海丈母娘啊!

因为陈屿本来就是复旦新闻系毕业进了文广分到电视台有编制分政策房,中老年朋友最爱看的民生法制调解节目还有人家名字出现在片首片尾上,怎么看都是上海丈母娘心中的第一档。

当然陈屿的颓废,也和这份看似光鲜的工作有关。旱涝保收的电视台岗位遍布关系户,同事推不动,小领导求稳,大领导一道闪电劈下来死的都是自己这种想干事的,人能不佛系吗?

所以,原生家庭本来就复杂的陈屿就退回去了,降低和人打交道的频次,减少和别人沟通的机会,他人就是地狱嘛!

男人是很容易往回退的,许幻山也要退,退回到自己可以打架,可以踢足球,可以肆意挥洒自己才华的岁月。他曾经也想“发乎情,止乎礼”,删掉微信,吃顿散伙饭再也不见。

但是和所有事情都要“管起来”的顾佳两个回合下来,还是投入了“我就是喜欢你这双手,艺术家的手”的林有有的怀抱。

80后的有几个不是凤凰男?在其成长的过程中,高考,恋爱,择业,都不止是考试,恋爱,择业。同时也是逃离自己糟糕原生家庭,维护自我意识的步骤。

顾佳的步步谋划,虽然让许家做大做强,但是也让夫妻关系,变得越来越像许幻山曾经想要逃离的母子关系。顾佳嘴上说的都是为了我们家好,潜台词就是我们还不够好,要好上加好。

但是男人们拒绝长大,男人总是觉得自己挺好的,年轻时的自己更好。这是社会长期宠爱,女性长期付出给他们造成的幻觉。

一代改不了,两代也不行,许子言现在是“全剧唯一好男人”,有顾佳这么个当妈的,长大也未必改得了。

你用“拒绝长大”这个框架去理解男性,你会发现男人所有的奇葩行为都容易解释了。不是女人当自强就能解决的。咪蒙的前夫罗一洋,从学习比咪蒙好,挣得比咪蒙多。咪蒙的事业一起来,觉得罗不够进步,两个人各种拧巴。

罗的反应是什么?不用想那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 最后离婚,不要抚养权,立志死前花光离婚分到的钱,盘串,买手办。

“批判男人是容易的,解决问题是难的”,我在热搜上看完了全民骂小三,看完了许幻山炸了,看了三姐妹们最后似乎完美的大结局,脑子里就是这句话。

来源:老talk消息 微信号:laotalk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女人们想要完美婚姻,男人们拒绝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