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投行民工的一天

1

有感于投行人士的浮躁爱得瑟的风气,曾经写着玩的一篇帖子,大家随便看看,哈哈。

前几日偶逛论坛,见一工友向诸位看客详细披露了在深圳工友的业余生活,心中颇有同感。作为活跃在中国金融桥头堡的上海滩工友,除工作一样繁忙外,当然也有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以点缀他们绚烂无比的投行生涯,现截取一些片段展现给你们,你们感受一下。

1、 工作地点和聚会

虽然赚的没有在房地产公司工作的同学阿黄多,但是在阿黄面前,投行民工还是有一种很强的优越感。原因很简单,他在上海滩的金融中心陆家嘴工作,而阿黄却远在郊区的项目公司耕耘,那种地方他一年都不会去一次,当然,为了更好的服务中小企业,公司在着力开拓新三板业务,最近去的倒是也多了一些。但无论怎么样,做为一种大高上的职业工种,能在陆家嘴工作还是给他带来强烈的满足感和自豪感。不过投行民工似乎忘记了,阿黄每天从市区自家每平方5万的房子开着小车到公司上班,而他自己却是窝居在浦东北蔡的农民房与一对情侣合租,不过每天挤着地铁的坏心情倒因为是去陆家嘴上班而冲淡了不少。真正让他心情糟糕的是最近房租要从1300涨到1500了。

好消息是今天又有几位工友约着要出来聚会,投行民工一般对这样的聚会是不会太反感的,总比自己空虚寂寞冷的在合租房里听隔壁情侣卿卿我我舒服一些。聚会的地点一般喜欢选择在茶馆,叫一壶茶,三四个人就能开聊啦,喝完一壶了还可以叫白开水冲,免费的,性价比高又体现了海派风格的品味,快哉!聚会的流程一般是这样:

首先,大家坐定以后,纷纷先从兜里掏出准备已久的名片,头衔自然是各种董事、总监之类的云里雾里,再不济那也得是个高级项目经理吧。

接着,开始自我介绍,而作为一个专业性极强的工种,聚会交流的话题当然也是一般人听不太懂得啦。比如说这样:“最近IPO停了对我们影响不大,上周我刚做了一单政府平台融资,规模XX亿元,没干啥事,就做个通道,一笔就赚了XX万元,钱太好挣啦!”“XX总,你们步伐迈的真快,最近我们做了单并购业务,跨境的,前两天刚去北美洲走了一圈,交易结构很复杂,现在时差还没倒回来。”“XX总,可以啊,业务都做到境外啦,我们部门上周发去年奖金,行情不好,大家都赚的不多,人均大概也就几十万这样,比前年的光景真是差多了。”大家一边YY,一边吃饭,总体而言还是很开心的。

最后,不知道是哪位神智还有点清醒的工友发现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22:30分,地铁好像快没有了,于是大家急霍霍的去赶最后一班地铁回家了。

2、 吃饭

平时上班的话,投行民工常常遇到吃饭难的问题,由于在金融核心区工作,各种餐厅比如说正大广场的食代府啦、恒生银行啦,自然是有的,缺的是钱而已。一想到每顿饭得花掉30-40元,投行民工就有种心中滴血的感觉。

好在有一天出地铁口的时候,有位哥们塞了张外卖传单给他,如获至宝的他喜笑颜开了,因为这份外卖竟然只需要15元就可以有两荤两素,一碗大米饭,必然管饱,更加惊喜的是还送了一盒蒙牛酸奶。从此以后,除非是楼下的银行MM阿花答应和他一起去吃饭,投行民工再也不去那些坑爹的白领餐厅吃饭了。叫外卖,除了省钱以外,还给领导一种业务繁忙,工作积极的赶脚,何乐而不为呢?

3、 投行民工的感情生活

饭后,投行民工习惯去陆家嘴绿地闲走两圈,除了消化一下地沟油外,另外一个主要原因是楼下的银行MM阿花也常常是差不多时候会绿地走走。今天可能是时机没有掌握好,饭吃的太快,走了两圈竟然没有碰见阿花,投行民工不免有些失落。

不过竟然能在投行工作自然有其过人之处,他决定去楼下银行柜台前再散步两圈。说走就走,这不,一招奏效,原来今天阿花在柜台值班,投行民工在柜台前的大厅上绕了一圈又是一圈,阿花好像还是没注意到他,没有眼神交流,投行民工有些着急了,他决定放手一搏,争取今天能要到阿花的微薄。

他正欲走向柜台,不料,保安竟在此时伸出铁臂,请其离开大厅,竟然对着尊贵的投行民工说到:“没事不要在柜台前闲逛影响银行开展业务。”他觉得人格受到了侮辱,双方僵持在那,几分钟后,以投行民工的妥协而告终。反正投行民工受侮辱的地方多了,不在乎多这一次。

想起隔壁房间,民工洗剪吹也能带着花枝招展的女友回家过日子,回到办公室的投行民工常会抱怨的说一句:“TNND,好B怎么会被狗日了?”他不免会有些不解,这世上他不解的事情还很多。

4、 工作

做为高端洋气的金融工种,投行从业人员在和亲戚、朋友、同学介绍自己工作时候,一般不会选择使用“证券公司”这个名词,为了避免被看作是营业部的经纪工种,他们最喜欢用的还是投资银行,赫赫,好像换了一种说法,档次有天渊之别,你们感受一下。

自从IPO关闸后,投行民工长期从差的生涯结束了,这样他总是有些不适应,每天100元的出差补贴没有了,更糟糕的是,由于不能出差,他的微薄上不能再更新到处出差的讯息,过去常用来嘚瑟的比如:“坑爹的XX航空,今天在XX机场又晚点了。”“两天飞了四次真是累。”等此类微博无以为继,这样的话阿花就无法看到投行民工的成功身影了,民工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忧虑中,他又忘记了,其实阿花的微薄根本就没有关注他。。

关上了微薄,合上笔记本,投行民工结束了一天的办公室生活,回到了北蔡6楼的农民房已经是晚上9点了,对于没有电梯这件事情,投行民工看的云淡风轻,“平时工作忙得很,当健身了嘛。”到家后换下工作装,揉揉有些发抖的双腿,套上土豪黄拖鞋,投行民工正准备看一部电视剧小男人以陶冶情操,突然手机铃响,原来是领导交代明天要去一家上市公司拜访,需要看看上次那个并购标的和这家上市公司匹配不,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合适不,资产装入后各方收益情况怎样,整一个方案出来,明天八点发到邮箱来。

投行民工终于找到了一丝的存在感,点头哈腰的说没有问题。不管怎样,看来这个世界还是有人在乎他的。今晚不能早睡,明天还得早起,新三板业务等着他挖掘,重组法规尚未吃透,领导明天需要技术支持答话不上可要麻烦,万一房地产再融资开闸了,怎样才能让客户满意,搞几单再融资?钱慌之后,下半年度资金面宽松还是紧张?在变革的时代,投行如何转型才能成功?一想到还有这么多事情需要操办,这么多问题等待他去抉择,梦中的投行民工,脸上浮现了幸福的笑容。

晚安,这个上海的夜。。。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上海投行民工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