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人才混战:抖音快手疯狂招聘,阿里挖不动美团员工

1

记者 | 周伊雪

编辑 | 文姝琪

互联网人才正在前所未有的聚集。从一个大厂跳至另一个大厂,也早已是互联网员工见怪不怪的操作。

“互联网发展这么多年,巨头对于业务及优秀人才都已经形成垄断。大厂招人,要么从公司内部找,要么就到对标公司去找。”一家专注于互联网领域的咨询公司猎头顾问对界面新闻说,“比如天猫运营职位,最合适的人首先在淘宝,其次在京东。”

而当一家公司想要开展新业务时,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到竞争对手那里挖人。据上述猎头透露,阿里发力本地生活,一直在定向从美团挖人,但效果并不如意;而抖音想做电商,去年在杭州距离阿里5公里的地方设立了研发中心,阿里P6和P7都相对好挖。

谁在挖人?谁在被挖?人才流动的背后,互联网江湖的格局也在悄然变化。

新兴大厂狂揽人才

如果问上半年哪家互联网大厂招人最为疯狂,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字节跳动。尽管在海外市场接连遇挫,这家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狂揽人才的声势丝毫未减。

除了备受瞩目的迪士尼负责国际市场和视频业务的一把手凯文·梅耶被挖到Tiktok任首席运营官。不久前,Tiktok宣布计划未来三年内在美国增加1万个工作岗位,而仅上半年Tiktok在美国的工作岗位增长已经接近三倍,从500名增加至1400名。

在美国,与Tiktok构成直接竞争关系的Facebook成了挖人的首选目标。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上半年Tiktok从Facebook挖了不少人,而且高级别员工较多,L5级(带团队的资深工程师)的基本薪资能有20万美元,比Facebook高出20%。

“更重要的是股票期权给的不少。”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这种疯狂挖人的情况已经导致Facebook与这些离职员工签协议要求不可以再挖走其他员工。

一位Airbnb员工透露,四五月份的时候Airbnb宣布裁员,很多猎头发来站内信询问是否要入职Tiktok,“公司一个做增长的十几人的小组整体都被挖走。”

在国内,字节跳动同样发出了声势浩大的人员招聘计划。7月份,字节跳动宣布在上海的电子商务业务被整合升级为抖音电商板块,未来三年内在沪的员工数增加至2万人(目前为6000人)。另外,北京地区未来三年的员工总数目标将突破6万人。

字节跳动一直在不断扩充业务版图,在信息流推荐、短视频领域大获成功后,电商、教育等新业务板块被视下一个增长点。“字节想做的事情太多,公司认为不能靠着头条和抖音活着,还在探索下一个big thing。”一位字节跳动员工说。

当一家公司准备开辟新业务时,第一件事就是要挖人组团队。2019年初,字节跳动在杭州设立研发中心,落在余杭区未来科技城,这与阿里巴巴的总部淘宝城所在地直线距离不过5公里。

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字节设立这个研发中心就是为了挖阿里的员工,但巧合的是几乎在同一时间抖音开始发力电商业务。

上述猎头顾问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对普通员工来说,字节跳动开出的薪水比阿里要高出20%到30%,再加上期权整体来说要高很多。何况眼下,抖音的电商业务正在发展初期,这对员工来说往往意味着未来有较大的成长和晋升空间。“因此,从阿里挖P6和P7级别(5年左右的工作经验)的员工很好挖。”

除了字节跳动外,快手和拼多多也是上半年另外两家招聘需求比较大的互联网公司。

快手在年初发布了1万人的招聘计划,覆盖研发、产品和运营等多个职位。外界普遍认为,人员扩张与快手今年开始发力做电商等商业化方向相关。拼多多并未对外公开其招聘计划,官网页面显示拼多多当前共放出815个职位,每个职位没有写明具体人数。

据界面新闻了解,在各大互联网公司中,今年以来股价涨势强劲的拼多多已经力压字节跳动,成为挖人薪资涨幅最有竞争力的公司。

“到拼多多,现在薪资能涨百分之五六十。”上述百度员工透露,从百度流失的员工前几年去字节跳动的比较多,近一两年则主要流向了拼多多。

另一位猎头告诉界面新闻,今年拼多多主要想把一些电商垂直类目的业务做起来,比如酒店预订、火车票业务等,已经在定向挖人。

破局人才比较抢手

新兴互联网公司们到处招兵买马,挖的都是老牌大厂的墙角。

几年前,在今日头条产品处于高速发展期时,字节跳动从百度挖走的算法和技术人才最多。一位百度员工告诉界面新闻,曾经去字节面试时遇到几乎一半的面试官都是从百度出去的。

“百度的人在2018年之前去字节,薪水能跳涨百分之六七十,甚至翻倍也有。”上述百度员工说,但随着头条等产品逐渐步入成熟期,字节从百度挖人给的薪资涨幅也不如以往那样可观了。

他认为,现在普通员工去字节性价比已经不高。虽然百度在持续收缩,但作为老牌互联网公司,百度在员工培训、绩效体系上更为成熟,每年都会普调涨薪,如果绩效不错,每年薪资甚至会有30%的涨幅,并不比跳槽收益低。

“字节现在薪资与其他互联网公司差不多,只是激励会比较集中在绩效头部的员工。”一位字节跳动员工告诉界面新闻。

实际上,相比于普通员工,字节、拼多多等新兴大厂现在更加觊觎的是老牌互联网公司里的高级人才。

上述猎头顾问观察到,今年互联网大厂的招聘需求也更偏向级别更高的候选人,比如阿里职级P8、美团职级3-3以上的员工,这通常意味着能带领一个中小团队,负责某个业务板块的营收。“执行的人很好找,在整体环境不好的情况下,会更倾向于招聘能给业务带来变化的人,用阿里的话说就是有破局能力的人。”

但有破局能力的高级人才很难挖。根据该猎头顾问的经验,需要满足两个条件才可以挖到,一是客户方给出比较好的股票期权和资源支持,另外候选人虽然业务增长做的不错,但在原公司内部由于派系斗争等原因个人发展受限。“如果纯粹是客户方给的资源好,也是挖不到的。”

还有一种情况,一些正逐渐收缩或者走下坡路的老牌互联网公司也会向市场释放高级人才。

相比于普通员工,高级员工在公司内部的晋升更难,不止要个人能力突出,往往还与公司发展情况密切相关,需要业务快速做大才能晋升。上述百度员工说,近几年百度相对在收缩,这类机会就少。此外,百度股价近年来持续低迷,对收入主要依靠股票的高级员工来说影响更大。这类人如果有合适机会,会比普通员工更有动力离开。

初创公司也成人才库

在极具不确定性的经济形势下,发展遭遇瓶颈的初创公司,或者正在挤泡沫的新兴行业的人才正在向大厂流动。

一位自动驾驶行业从业者告诉界面新闻,现在自动驾驶行业整体不好过,初创公司的风险都比较大,基本都还在靠资本输血维持生存,还是去大厂比较稳。

2017年是自动驾驶的顶峰时期,当时吸引了大量资本涌入,创业公司和从业者数量翻倍增长。但从去年开始,由于技术陷入瓶颈,商业化进展缓慢,行业进入寒冬期。资本逐渐向少数几家头部公司集中,那些得不到资本支持又缺乏造血能力的中尾部公司正在被淘汰出局。

行业共识是,自动驾驶是烧钱机器,也是持久赛。与依赖外部融资的初创公司相比,主营业务已经盈利且具备应用场景的大厂更有实力在前景仍不明朗的自动驾驶领域做更多投入。

一位从初创公司跳槽至美团无人驾驶部门的公司的员工说,近期美团的无人驾驶部门就在扩招,他所在的小组人员在最近两三个月人数翻倍,新入职的员工来自地平线、百度等公司。目前,美团自动驾驶部门已有小几百人。

滴滴的自动驾驶公司也宣布今年将招聘200名员工,以加快扩展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

“有创业公司的CXO,今年也开始逐渐向大厂流动。在薪资待遇上,头部优秀人才仍然不会降低,但中等以下可能会接受平跳,甚至稍微降低也可以。”上述猎头顾问说。

来源:界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互联网巨头人才混战:抖音快手疯狂招聘,阿里挖不动美团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