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富又舍弃了一块资产

1

今年5月底,万达丹寨扶贫项目四期开业,总裁齐界亲自跑到贵州参加了开业仪式。四天后,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在北京接见了王健林,表扬了万达在丹寨做的工作。

老王上一次见到刘主任是2017年4月,一个月后,他参加了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三年了,王健林终于又见到领导了。

6月28日,老王来丹寨待了三天,照片里,他更显清瘦了。这几年,鬼知道老王和万达经历了什么。

9天前,宝贝王早教业务的主体公司,股东变成了博思美邦教育。博思美邦教育是一家成立三年的早教公司,早教品牌叫茂楷。创始人薄涛在最近三四年才开始成立公司做早教中心。

老王还是输给了年轻人。

卖掉早教,王健林口中能超越万达电影、成为万达新支柱的宝贝王,就只剩乐园和IP两条腿了。

万达宝贝王一个朋友告诉子姨,早教业务虽然已经卖掉,但集团还没有发布任何正式通知,也没说如何进行转移员工和业务。

他说,去年一年是宝贝王早教发展最迅速的一年,门店数量从前年的100家,增加到现在的:

近200家。

他们的规划是每年新增50家门店,今年已经提前完成了这个目标,庆功宴还没开呢,就等来了整块业务被卖掉的消息。

万达的朋友说,宝贝王成本的最大头是房租和员工,新增的近100家门店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

子姨查了一下,桂林万达广场的宝贝王早教俱乐部一年的租金是74万,如果按照这个数字估算,200家宝贝王早教的租金成本不会超过2亿元。

这个成本,是付给万达广场的。这样来看,宝贝王早教造成的压力应该没有那么大,可能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

宝贝王早教还没盈利。

一个没有产生正向现金流的生意,对现在的万达来说,即使有潜力,也已经成了不得不舍弃的了。

媒体报道说,从2月份到现在,全国的宝贝王乐园和早教一直在关店状态。但其实宝贝王乐园全国311家店,有一半在四月初就开门了。宝贝王早教也在5月份正式开门复课了。

微博上有很多家长反映,疫情期间早教停课,自己退款的申请一直没有反馈:

疫情这几个月,宝贝长大了,不需要早教了。

但三个月过去了,会员卡里的3000多块一分钱没退,课程却都被删除了。

万达的朋友告诉子姨,宝贝王早教有三四万客户。会员卡里的这点钱,万达没有痛痛快快地还上。

两天前,万达旗下的上市公司万达酒店发展发布公告说,有重大出售事项要公布。子姨把万达酒店的资产翻了一个遍,除了仅存的芝加哥项目,真的没什么能卖了。

万达芝加哥项目是一栋101层361米高的酒店,有三分之二个鸟巢大。酒店坐落在芝加哥CBD,挨着当地最受欢迎的景点千禧公园。2016年开建,今年年底竣工。预计总投资50个小目标,到去年六月,成本投入了27亿。

万达酒店发展一共管理运营着82家酒店,但其中74家是第三方经营的。剩下的8家里,还有两家是万达自己租赁的酒店。真正属于万达的:

只有六家酒店。

在海外投资最激进的那段时间,万达酒店发展是万达收购海外项目的主体公司。如今,那段岁月已经不堪回首。

2014年,万达一下子拿出10个亿,把丹寨的脱贫建设一手包了过来。

这点钱可能是当年万达花出去的钱里最少的一笔了。那年,万达商业地产募资313亿香港上市,在海外收购了马德里、芝加哥、洛杉矶、黄金海岸四个项目。年会上,老王还开心地念起了自己写的诗:

二零一四成标志,万达腾飞待指日。

世界名企当有我,民族复兴争赴之。

当年敢说“世界名企当有我”的老王,现在为了宝贝王几亿成本算计和为难,想想也真是唏嘘。

来源:壹地产 微信号:yidicha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前首富又舍弃了一块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