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生无缘的茅台:一个人得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12

有句歌词:“爱过一生无缘的人”,做投资,我也有一直热爱却一直无缘的股票,那就是贵州茅台。

最开始买贵州茅台,是在2011年。长年的应酬,见识了各式各样的茅台酒。酒桌上,老酒民们经常会讲起关于茅台的种种故事。我对各种酒一直没有太多的喜好,尤其是那个时候,酒就是一种工作模式。但这些故事还是很有趣的,潜移默化中,茅台的酒文化更像是一种传奇。

后来买了贵州茅台,中间涨涨跌跌,开始还是在赚钱的。但到了2012年塑化剂事件发酵,茅台的股价随着酒价一路大跌,在几次买入、卖出后,终于割肉卖了,换了中国平安。这段故事我在央视的专访里面讲过,可能有球友看到了,但之后那段没播出,就是我在2013年年初又买回了茅台,但最终还是又清仓了。我整个成本大约在200元多点的样子,清仓的价格是170多元。

实际上,茅台股票虽然一路大跌,但我周边喝茅台的人并没有减少,有人看到酒价都跌到800元多了,一气买了几十箱。我倒不觉得茅台会就此一蹶不振,但到底什么时候能恢复,心里也没有底,只得卖出了事。后来看到股价一路跌倒120元(前复权最低价是86.38元)以下,还暗自庆幸跑得快。

整个白酒行业从2012年开始,都迅速下滑,销量和利润都是大跌。2014年和2015年,茅台的股价涨得不错,但也没有超过同期的白马股太多,加上利润增速一直没有恢复塑化剂之前的状态,我就一直没有再买入。

2016年,熔断之后,茅台开始重新进入我的视野。半年报的利润增速重新回到了两位数,逆境反转,买!

当时茅台的市盈率已经超过了20倍,比利润增速高出接近一倍,拿到2017年一季度年报出来时,茅台2016年下半年的利润增速竟然又跌回到了个位数,当时市盈率已经接近30倍,我便又清仓了,仓位调到了格力电器和万华化学上。这一波还是赚了点钱的,由于买入的仓位比以前大了,不但把2012年年底和2013年年初赔的钱都赚了回来,还有不少盈余。

2017年是白马大年,大盘一般,但很多大白马都突飞猛进,贵州茅台2017年下半年利润接近翻倍,彻底形成了逆境反转,当年股价暴涨了111.8%,好在格力电器也有88%的收益,万华化学更是达到了112%,大致相差不多。

2018年10月,茅台的股价暴跌,我在600元的时候买入了一些,但后面竟然跌破了500元,又被套牢。一直到了12月份,我面临着一个二选一的选择,就是在23PE的茅台和7PE的格力之间何去何从,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基本没有什么下跌空间的格力电器。

2019年,格力电器上涨了91.63%,贵州茅台则上涨了103%,都非常优秀,但还是差了十来个点。其实也没有这么大的差距,我在2019年还是操作了几次茅台的,年中跌破900元的时候买入过,后来涨到1000多时候卖了。后面还有几次小操作,但1200元的茅台对我来说感觉有些贵了,当时觉得茅台的增速已经明显放缓,短期内很难再突破20%,要维持35PE有点勉为其难了。

如果说2019年之前不买茅台,收益率虽然有相对的下降,但还不是太大的话,2020年确实大大落后于茅台了。年初茅台发布年增长计划,报出了15%左右的目标,3天就跌了100元。当时很多人都准备在800元之下接盘了,我倒是没那么悲观,说:“如果茅台跌破1000元,我会加仓,如果跌破年线会重仓。”

后来受疫情影响,全市场都在暴跌,茅台也跌到了968元。这次我没食言,果断买入。后面欧美市场崩溃,把茅台又砸到了949元,我没恐惧,但看到100元而且只有22PE的五粮液心动了,全仓换入,又一次远离了茅台。

相比茅台,五粮液虽然是第二品牌,但没有限产和限价的束缚,利润增速更快,市盈率更低,确实看起来比茅台更诱人。

可五粮液从平均110元的成本拿到了140元的时候,已经到了30PE,感觉有些贵,卖出了。后来在150多元的时候我还买过,但到了160多元终于还是再次卖出,而现在已经在214元,市盈率高达44倍。对我来说,茅台的取代者,处理方式仍然和茅台一样,太高的PEG(按今年中报业绩算,3.5)超出了我的风控范畴,再持有就缺少信念了。

和茅台的故事持续快十年了,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电影,一个男人反反复复把一个女人娶了3次,这就像我和茅台之间故事。归根结底,我是一个业绩优先的投资者,可能画饼充饥的事情看得多了,不那么现实的东西总是不敢相信。而茅台始终是个有浪漫情怀的人,对于我的现实主义总是难以忍受,嫦娥奔月的故事也就一再上演。

贵州茅台发展到现在,除了品牌和营销上的成功外,酱香酒的存储优势也是至关重要。未来十年最确定的是国运昌盛,而高端消费的发展将会比整体进步更加明确,茅台酒的基酒产量又一直被严控,这是茅台估值越来越高的原因吧。

今时今日,如果只能选一只股票,未来十年不许卖出,我肯定会选择贵州茅台。但我自己的风控系统中,单只个股最大持仓也不会超过30%,这就需要至少4只股票。可接近4000只股票的A股,加上几百只港股通标的,我始终选不出第二只贵州茅台。

我曾经尝试过同时操作两种体系,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一个人得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以业绩为核心的思维体系碰撞上估值推动的股价上涨,这会不断带来深层的精神分裂,操作时也更容易失去信仰。可能在茅台上我会赚得更多,但另外那几只股票就很难操作了。形成一个体系用了十年,破坏它只需一瓶茅台,我的酒量还承受不了。

我能做的,就是每次茅台回心转意的时候,用最大的热情去拥抱她,在她不习惯我的现实世界后,继续给她离去的自由。希望有一天,茅台能洗尽铅华,我们能安安静静地长厢厮守。

来源:雪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和一生无缘的茅台:一个人得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