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退市,那些被收割的富豪明星们

7月21日,乐视的连续剧终于有了结局:乐视网被正式摘牌下市,另一只靴子彻底落地。进入A股市场10年的乐视网,终于迎来了黯淡的退场。这意味着和28万普通股民一样,乐视的明星和富豪股东们,一样走上了这条“乐视末路”。

文 | 佟宇轩

编辑 | 金匝

运营 | 肖睿

4年前,贾跃亭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个名为《世界向东,我们向西》的短片。

在这部短片里,导演张艺谋烧掉了写着自己名字的座位,郭敬明身着“翅膀”造型,配上旁白:“想飞,就别怕被枪打。”曾任央视《足球之夜》制片人、主持人的刘建宏,逆向穿过涌来的足球堆。而时任乐视网总裁的贾跃亭,再次亮出自己的名言:“只有被99%的人嘲笑过的梦想,才有资格谈那1%的成功!”

付出7000万的价格后,这部短片在当年春晚的黄金30秒播放,随后又登上了美国纽约的时代广场。

那时的贾跃亭信心十足,他和乐视身后站着的,是肯为乐视注资的一众明星和富豪们,这让他有底气去评价,“这是一支2020年才能看懂的视频大片”。

时间真的到了2020年,7月21日,乐视的连续剧终于有了结局:乐视网被正式摘牌下市,另一只靴子彻底落地。进入A股市场10年的乐视网,终于迎来了黯淡的退场。这意味着和28万普通股民一样,乐视的明星和富豪股东们,一样走上了这条“乐视末路”。

1

乐视与明星们最早的合纵连横,要从2013年6月算起。那时郭敬明首次执导的《小时代》上映,这部毁誉参半的电影最终获得了4.83亿人民币的票房,创造了当时的纪录,影片的出品方之一乐视影业也因此大赚一笔。

根据财新的报道,作为投资方和保底发行方的双重身份,乐视影业至少获得了1亿以上的利润。在影院热映的同时,这部电影也登陆了乐视TV的“超级电视”。《小时代》的热映带动超级电视短时间内售罄,为乐视TV带来超过1亿元的现金收入。

更重要的是,超级电视是乐视当时所制造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生态中的重要一环,这种模式迅速获得市场的认可,将乐视“家庭影院”的蓝图推进了一步。

“两部《小时代》让乐视的财务预测大幅提升。”乐视投资方代表刘纲在2014年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也意味着乐视影业自此成为乐视生态中持续盈利的重要部分。

同年5月,导演张艺谋签约乐视影业,并担任公司艺术总监,他的加入成为乐视“财务预测大幅提升”的另一个因素。张艺谋十分看好这家“平均年龄只有26岁”的公司,看好互联网+的模式,他形容彼时的乐视影业朝气蓬勃、充满活力。

当时的乐视,自然也没有亏待张艺谋。2014年10月份,张艺谋出资208万元,以每股一元的价格,认购了市面价值为8200万元的乐视影业股份。2016年5月,乐视网以98亿元的价格100%收购乐视影业,张艺谋的这份投资增值到1.41亿元。而郭敬明于2015年投入乐视影业的500万元,也瞬间变成市值5855.5万元,盈利超过十倍。

在乐视网收购乐视影业之前,这场传闻中“躺着挣钱”的资本游戏,已经吸引了许多明星参与其中。

乐视影业的股东名单中,一共集结了十多位影视明星,总投资约1.5亿,其中不乏孙红雷、黄晓明、孙俪、邓超这样的大牌明星。除此之外,也有明星通过员工持股平台,间接持有乐视影业的股权。比如高晓松通过乐安影云(天津)文化传播合伙企业入股乐视,刘涛、秦岚、马苏、贾乃亮、李晨、陈赫等多位明星,通过北京锦阳资产管理中心入股。

除了看好当时的乐视,一些明星的入股与贾跃亭妻子甘薇的作用不无关联。有媒体统计,连续几年,娱乐圈咖位并不高的女演员甘薇,在与包括一线明星在内的朋友合影时,总是能站在C位,除了她人缘的助力,这更像是资本的力量。

2015年,乐视召开手机发布会,刘芸、郑钧、霍思燕、李小璐等明星纷纷捧场,穿着黑色长袖T恤、黑色裤子的贾跃亭举起一个乐视手机,背后聚拢着十余位明星与他共同自拍,这张照片直到今天仍广为流传。

也是这一年的5月12日,乐视网股价达到179.03元每股。这也是乐视股市的最高点。

但在这之后,乐视的发展并没有如料想般一路攀升。尽管《世界向东,我们向西》让乐视在春晚上风光无量,但这支价值7000万的广告片,也未能挽救乐视影业2016年的“惨淡营业”。

短片中也出现了电影《长城》的元素,《长城》由张艺谋执导,被视为“乐视影业向海内外电影市场打出的第一枪”,然而,这部总投资近10亿人民币的电影,最终只收获11.73亿人民币的总票房,在豆瓣评分也未超过5分。

郭敬明执导的《爵迹》也被乐视寄予厚望,这部电影的制作成本超过了1.5亿,需要5亿票房回本,但最终票房却只有3.8亿。

更大的危机隐藏在乐视的债务危机中。2016年10月,贾跃亭自爆乐视出现资金链危机,股价因此一路下跌。和多位参与投资的明星一样,张艺谋和郭敬明也被套牢了。

2

前央视足球解说员刘建宏,是这部《世界向东,我们向西》中的另一位主角。他在2014年8月加入乐视体育,任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此时距离乐视体育成立不到半年。

刘建宏在乐视体育充分发挥了“名人效应”,主持了多场乐视的发布会。2015年的亚洲杯上刘建宏也身兼数职。他担任指挥官,亲自带队乐视体育赴现场,在演播室里解说,在球场拿着麦克风采访球员。

和乐视影业一样,乐视体育也吸引了众多名人的投资。2015年5月,乐视体育宣布完成A轮8亿元人民币融资,估值28亿元,万达集团、普思投资、东方富海和云锋基金参与其中。万达集团和普思投资,分属于王健林和王思聪,云峰基金,是以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和聚众传媒创始人虞锋的名字命名的私募基金。

2016年3月,乐视体育完成B轮80亿元人民币融资,估值达215亿元,海航、中国人寿、建银国际、联想集团、中金公司前海发展基金、新天域资本等大型机构纷纷进入。影视明星刘涛、孙红雷、陈坤、周迅、霍思燕、杜江、贾乃亮、陈思诚、王宝强、马苏、陈晓等都参与了B轮融资,仅刘涛个人就在乐视体育投入了5000万元,而另外的乐视影业,还有她投入的1000万。

得知B轮融资的进展后,刘建宏当时有些热泪盈眶,说:“我们的目标是,大家都成为千万富翁。” 此时他与乐视体育高管雷振剑等人通过鹏翼资产已持有乐视体育12.93%的股份。

这像是狂欢前的最后一夜。在接受腾讯新闻采访时,乐视体育的一位员工回忆说,那时候认为“我们在国内已经没有对手了。你开一个什么车你觉得挺好的,我开的是高铁!”

乐视体育被资本推至风口浪尖,但“砰”的一下,因为资金的问题,又进入到几乎是自由落体的状态。

2016年10月,乐视的资金危机迅速波及乐视体育。乐视体育因为资金紧张,先后失去了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的冠名权、网球大师赛的直播权。

3

2017年1月,融创老板孙宏斌以7.7亿的价格接盘乐视,融创成为乐视第二大股东。随后的8月,孙宏斌接任贾跃亭,成为乐视网的董事长。

腾讯科技的报道为乐视的衰落总结了原因:“乐视生态的瓦解,表面来看是扩张过快、资金链断裂危机所导致,深层次原因,则是其精心设计的一套商业模式难以维系,被迫撤退引发的连锁反应。”

在乐视遭遇一系列危机、股市一路下跌的同时,《世界向东,我们向西》里一闪而过的“概念车”,成为了贾跃亭新的主战场。

2017年7月,贾跃亭前往美国洛杉矶开会,留下一句“下周回国”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在公开信中,他表示要负责到底,“我仍旧是乐视控股的执行董事和最大股东,辞去上市公司CEO、甚至更多其他重要职务,就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 91最快量产上市。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在这之后,他在微博上发布着FF有关的信息,转发着新能源汽车相关的资讯。他的妻子甘薇则“受其委托,处理国内债务”。

而那些曾经与贾跃亭一起“蒙眼狂奔”的明星和富豪们,也有了不同的去处。

刘建宏在2018年的3月底离开了乐视体育,在腾讯体育的采访中,他依然对于“乐视体育融资80亿却马上被乐视挪走”耿耿于怀:“我自己是想把体育干起来的。你端着枪上去了,突然发现你枪里没子弹。”

乐视曾经的明星股东、甘薇的闺蜜们,也不再与甘薇发生互动,王思聪、陈思成等人开始了维权、索赔。“下周回国”成为互联网上的梗,“贾跃亭”成为“老赖”和“创业失败”的代名词。

至于甘薇本人,也因为贾跃亭及乐视的14亿借款诉讼,被列入“老赖”名单。去年11月,甘薇主动提出了离婚诉讼,要求与贾跃亭分割财产,同时要求贾跃亭承担全部债务。今年7月8日,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显示,甘薇名下一套位于北京的近200平的房产连同配套车位,都将被公开拍卖,起拍价为1545万元。根据法院的执行裁定书,贾跃亭与甘薇在北京的另外3处房产也已被查封,并将拍卖。

2020年的7月20日,乐视网最后一个交易日,最终股价收报0.18元,总市值7.18亿元。相较于1700亿元的最高市值,蒸发99%以上。“坑了半个影视圈”、“刘涛投资6000万血本无归”……是关于这场资本盛宴落幕的最后评价。

根据新浪财经和深交所的资料,截至2020年3月31日,乐视网股东总数28.08万户,除了前十大股东之外,剩余投资者持有剩余约62%的股份。除了“血本无归”的明星和富豪投资人们,还有大量受损失的“散户”。

但此前那个幻梦的缔造者贾跃亭,还没有放弃他的新的“造车梦”,他的微博认证改成了“法法创始人”。因为不再拥有法法汽车的股权,他形容自己为“纯粹的创业者”。在退市后的公开信中,他用了大量笔墨来证明法法各项工作运营良好,并许诺“FF的成功才是对债权人股东、投资人和全体员工最好的回报”。

来源:每人作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乐视退市,那些被收割的富豪明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