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后,放弃从医的医学生们

在中国,总量超过千万的医护人员支撑起世界上最庞大的医疗体系。新冠肺炎期间,他们依靠专业知识和极高的责任心坚守在抗疫一线。同时,他们也为高强度的工作、复杂的医患纠纷所困。

我们找到几位放弃从医的医学生,和他们聊了聊实习或规培期间亲历的医护行业现状。

培养一个医生至少需要7年。在经历漫长的专业训练和实践后,他们决绝地选择离开。或许可以从他们的经历中,窥见医护人员面临的多重困境。

玫子 护理专业 研二实习18个月

第一次上夜班,坚定了我转行的想法

研二那年,导师通知我去实习,在产房做助产士。产房人手不足,我被告知:一周休息1天,剩下6天必须待在科室,随时待命。

我从给产妇绑胎监带、打针、换药开始,渐渐可以独立负责接生。独立接生阶段,我平均一天接生3-4个产妇,照顾3-4位待产产妇。接生常要弯着腰给产妇缝针,后一年,我会习惯性地腰疼。有一周特别忙,连着四五天,我平均每天只能睡4-5个小时,眼睛眨一下就隐隐作痛。

其实一年前,正是因为不堪忍受在医院的繁重工作和无休止的夜班,我才选择考研,希望除了做护士之外,自己可以有更多选择。

高考后,我听从家人的建议报考医学专业,后来被调剂到护理专业,班上有一半同学都是被调剂的,我们算是稀里糊涂学了医。入学宣誓时,我们也为自己以后能救死扶伤而骄傲。大三开始,我在广州一家三甲医院实习,工作没那么辛苦,也不乏充满职业价值感的时刻。我曾负责照顾一位肺癌患者,本以为他时日无多,几个月后在超市遇到,他主动和我打招呼,原来他已经康复出院,我内心特别感动。

但疲惫冲刷了成就感。实习期第一次上夜班,就坚定了我想转行的想法。夜班从下午6点上到第二天早上8点,那晚忙到我一秒钟也没睡。下班后,我头晕眼花、嘴唇发白,走在回家的路上,脚都是软的。

本科毕业后我留在医院工作,上夜班成为常态。一段时间后,由于长期整夜通宵,我开始失眠、胃疼、月经紊乱。

做护士这行很辛苦,可在国内,护理专业不如临床专业受重视,科室的医生基本上都是硕士毕业,一个医生似乎觉得我们护士没怎么念过书,态度傲慢地差使我帮他处理各种杂活。一天下来,我觉得自己腿都要跑断了。

在医院的日子里,病人真心致谢、或硬塞吃的给我时,我也觉得自己身上仿佛有光芒在。只是这种价值感没能抵消疲惫。2019年硕士毕业后,我入职一家药企,工作内容并未完全脱离医药行业。现在每天10点上班,晚上6点半下班,不用担心突然要抢救病人,也能睡个好觉。

吴蔚 中医学专业 规培1年

微薄的工资面前,我退缩了

我从小就大病小病不断。五年级时我在作文里写:以后想做一名医生,研发新的药物,帮助像自己一样体质不好的人,那篇作文还在县城的作文竞赛里得了一等奖。

高考后,我前两个志愿填写的都是中医学校,本科实习的单位是附属医院,实习生比较多,没觉得累。直到2015年毕业后,成为规培生(规培生,医学毕业生在指定医院参加规范化培训,培训后获得规培证,规培结业证书成为晋升中级职称的条件之一),才认清现实的残酷。

有人说规培生是中国医院医生食物链的最底层,我深有体会。规培生需要在各个科室轮值,工作介于医生和护士之间,工作庞杂,白班基本没有休息的时候,最难熬的是夜班,每次夜班我几乎都在盯着墙上的闹钟等待天亮,身体不好,走出值班时,我觉得头昏脑胀、胸闷、喘不过气(其他同事上夜班也有不适,但不像我反应那么大)。体质差曾是我想成为医生的理由,最终也变成我从医之路的路障。

节假日正职医护和实习生都可以休息,但规培生必须到岗。规培那一年唯一一次请假,是因为七十多高龄的外公做白内障手术,我想去陪他。护士长说:你们在科室待的时间本来就少,还要请假;再说回家你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觉得委屈,身为医生,照顾了其他病人,自己的亲人生病了,却不能陪在身边。
医生的工资待遇不高也让我退缩了。各地规培生待遇差别很大,但总体不高。在我们医院,规培生的工资包括国家每月发放的2500元工资,3个月后,医院每月补贴1200元。规培生熬到第3年独立值班时,科室会看情况给效益奖金或补助。

我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大学期间,同学们聊天说起,“学医5年下来,别的同学都成家立业了。我们还拿着两三千的工资,可能连自己也养不活,以后也不知道会怎样。”规培第一年,我已经24岁,也没脸伸手向家里要钱。

发生在科室的医患冲突,直接劝退了我的医生理想。一个护士阻止患者家属自带大功率的电器微波炉,被患者家属追着打,闹到差点报警。以前,都是在新闻上看到伤医事件,真正发生在自己身边时,我害怕了。

我认识蛮多老一辈医生,七十多岁,自我要求严格,被医院返聘,坚持出诊看病,传授经验给后辈。但想到自己以后做医生要独自值班,面对复杂的医患关系,承担种种责任,我没信心。

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后,我决定考研,研究生毕业后也坚决不想从事临床工作。毕业后,我进入一家事业单位做科研,试用期后发现,那个科研项目并不靠谱,我辞职了。

如今,29岁的我还在待业中。学医8年放弃做医生,亲人不太能接受,我也心有不甘,可我觉得,虽然有些遗憾,但我想要过自己的生活,也想多陪陪家人。

截屏2020-07-25 上午9.53.10

卢可 护理专业 实习2个月

实习两个月,遇上两起医闹

那天上班,看到护士台上的电脑显示器屏幕裂开。我问了其他同事才知道,凌晨,一个孩子因呕吐被送来医院,孩子家长认定,孩子是对早先来医院看病使用的药物过敏,同护士沟通时一时火大,直接将电脑摔了。后来检查结果显示,呕吐原因是食物中毒。

在骨科科室实习不到两个月,遇上两次医闹。还有一次,一位病人抢救无效死亡,患者家属揪住感控护士的衣服,将她推到墙上,再推倒在地上。那位护士后脑勺挫伤,鼻骨轻微创伤。她在家休息了两天,就回来上班了。

我实习遇上的最大难题就是和病人沟通。一位老人车祸受伤,治疗一周后,我给他换绷带时发现他的手指不太灵光,问诊时他没提及手指的伤,再度检查后证明手指也骨折了。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可能没办法修复如常。他的家人表示理解,但老人心里过不去,每次都念叨说是我们的过失。

这位老人脾气古怪,白天夜里都睡不着觉,整宿整宿地看电视,还常常大声自言自语,扰得另外两床病人睡不着,我们和家属商量晚上给他服用安眠药,家属同意,但老人不肯吃。他也不配合治疗,我们给他上好药疗要用的药包,一转身他就把药包拿下来。

我每天早晚跟着护士长查房,骨科的3个护士平均每人要查40个病人,查一次房要3个小时,每天查完房,还要努力劝他配合工作,有时要帮着收拾排泄物、呕吐物,身心俱疲。

疲惫会导致工作出错。有个病人要挂六瓶药,我迷迷糊糊只给挂了四瓶,发现失误后,又给他重新扎针补上,护士长当面批评了我,我内心也后怕,一面继续登记病人信息,一面掉眼泪。

我承认自己吃不了做护士的苦,实习两个月后,我离开了科室。

妈妈觉得可惜,姑姑却很赞同我的决定,她说当医生不容易,干别的挺好。姑姑在县城医院感染科做护士长,姑父是脑科医生,早先堂姐提出要学医时,姑姑姑父却阻止了。

虽然做了逃兵,但我内心更加敬重医务工作者。疫情期间,姑姑姑父恰巧去杭州交流学习,在当地的医院支援抗疫。虽然不支持下一代学医,他们依旧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

橘 护理专业 实习8个月

共情能力太强,我无法对病人的痛苦置身事外

我实习的部队医院医患关系还不错。2018年年初,我轮换到老年病科。刚进科室不久,一位75岁的肺癌患者住进单人病房,他积极配合治疗,主动锻炼,对我们医护也很礼貌。

他的病情恶化得很快。二十多天后,由于癌细胞扩散压迫视觉神经,老人的左眼渐渐睁不开。他用右眼和我们眼神交流,人被病痛折磨到说话困难,我为他吸痰时,他还会费力地感谢我,夸我操作得好,说自己一点儿都不疼。

老人离开是在一个下午。他弥留之际,家属和我们都知道回天乏术,带教老师、护士和我三个人还是轮流给他做心脏复苏,直到家属同意放弃治疗。

这是我第一次完整经历一个生命从健在到结束的过程,哭声响彻在病房里,我为没能留住老人自责。从医两年多、经验更丰富的带教老师留意到我情绪不对,安慰我别太往心里去,但我心中依旧过不去。

因为崇拜医生,大学时我特意转专业学医。老师说,共情、怜悯是护士的基本品质。实习时我才知道,共情能力太强,也可能引发医护内心的痛苦。

科室里有一位很阳光的护士,工作专业细致,常和病人开玩笑活跃病房气氛;下班后认真生活,追剧、出游。但我始终找不到边界,每次目睹生离死别,病人和家属的悲哀的情绪也传染给我,同事、家人的劝说用处都不大。

那位老人去世一个多月后,我的实习也结束了。带过我的老师邀请我来医院入职。想到自己无法调节情绪,身体也不好……我找了些理由,婉拒了。

后来有人告诉我,一线医护人员也需要做好心理创伤预防。我想起大学期间,学校开设了心理学课程,但我并未重视这门课。我实习时所在的医院没有心理咨询室,或许现在已经有了吧。

最后我想说,在医院遇到“感觉很冷漠”的护士,先别急着怪她们没有职业素养,她可能是太累了,也有可能因为刚叮嘱完病患家属注意事项、家属却不以为然而无奈呢。

截屏2020-07-25 上午9.53.31

林铭 西医临床专业 实习2年

没做临床医生,我去研究骨科机器人

我在北大读西医临床专业,本硕博连读8年。期间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床上骨科实习2年,积水潭医院是全国最好的骨科医院之一,我也算是在最好医院的最好科室,感受了一把中国医疗之痛。

我们骨科科室医生不多,大家轮流排班,每三天轮一个24小时夜班,夜班结束,如果自己的病人有手术还得加班,工作强度大,很多医生身体都承受不住。
跟我一起轮转的师兄, 30岁左右,因为长期积劳脑出血做了手术。最后幸好人醒过来了,但是肢体活动却大受影响。

骨科医生累,一方面因为骨科以急诊病人为主,患者、家属、医生都急,一般急诊科只有三四位值班医生,人手不够,若是来个成批伤(例如连环车祸),一下子好几个病人都送来抢救室,无暇同时顾及重症和轻症患者,这时就特别容易引起医患矛盾。

另一方面,医护人员工作强度大、节奏紧张,和医疗体制也有关系。目前,分诊诊疗体系尚未在中国真正建立。分诊诊疗简单来讲,基层医院负责处理绝大部分患感冒、发烧的普通病人;三甲等大医院收治疑难杂症病人。但在中国,人们觉得在基层医院看病和去三甲医院看病的费用差不多,都想去大医院,就导致大医院医疗资源紧张。

大医院编制有限,无法扩编,人手不足,需要处理的病人远远超过可承受能力范围。于是大医院的医生工作严重饱和,医患矛盾也更突出。

我实习期间,医患冲突隔三差五就会看到。我心大,只要不打我,被骂也无所谓。但有一次,凌晨两三点钟,其他医生都在抢救室做手术,值班室就只有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一个腿骨骨折病人新来的,没能及时处理,陪同家属浑身酒气,骂骂咧咧,拿手机对我拍照,威胁要给公安局打电话。我又气愤又无奈,无措地站在那,也不能说什么。

后来保安过来,好不容易才拉走闹事家属。幸好后来的家属通情达理,没再为难我们,把病人领去住院了。

哪有大夫不希望病人好呢?但有时就是没办法被人理解,最严重的时候,我被病人骂到感觉自己是要谋财害命。

截屏2020-07-25 上午9.53.42

医学专业学习时间和金钱成本高,回报周期长。医生学制长,学历门槛又高,一般来说三甲医院医生的入门标准就是博士,我本硕博连读八年制,已经算是走捷径,但毕业时也快30岁了,还要再经历规培,拿的工资相比于其他职业很低。

医生的待遇亟待提高。医生工资基本取决于所在科室的效益情况和个人工作量,薪资随着年龄、资历渐长而增长,都说医生越老越吃香,但等到年纪很大时才能赚到钱,对于我意义不大。

毕业后我不想做医生,也未找到其他合适的工作,先去清华读了博后。博后期间,受一些成功转行的师兄的启发,我也转行去了医疗相关的高科技公司——研发骨科机器人。医疗相关的科技公司缺有临床经验的人,在这里工作,能够实现自己的价值,收入也比我去医院要高一些。

一位老师的一番话也给了我信心:“一个大夫,兢兢业业一辈子做手术能做多少台手术?你能救多少个人?但是你要是研发成功一款器械,能造福的患者的面要更广。”

我很尊重去当大夫的同学。今年疫情,好几个同学都被派到武汉支援,我很崇敬他们。但也并不是说,不学医就背叛了学医道路,好多地方都需要医学人才。
和很多同学一样,我报考医学院是父母做的主,他们认为医生、老师这种职业是铁饭碗。我建议想要报考医学专业的、或是想让孩子学医的父母,可以让孩子先体验一下医生的生活。立志学医的同学适当考虑自己的家庭条件,毕竟学历门槛高,或许不能很快地去补贴家庭。

中国的医疗环境还处在一个阵痛期,还在慢慢改善,可能我们这一代就处在这个阵痛期吧。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微信号: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实习后,放弃从医的医学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