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北京人在云南贩D的故事

timg

@田浩Ty:这是一个北京人在云南贩毒的故事

有天我们跟线人闲聊天,本来也没啥重要线索,线人说了个斗殴事件。大概就是两个人在当地小赌桌上被打了,一个是本地青年,另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非常壮实,说话有点像赵本山。

一开始我们还以为是东北人,查了一下才知道是北京人。

这个北京人看一眼就让人印象深刻,一身肌肉有点像贴上去的装饰品,奇形怪壮的。后来抓到人之后才知道他以前就是练健美的。

这件事得从头说,这个北京人的确好赌,喜欢赌钱不奇怪。但所谓京城有善手技者,可能说的就是他,爱出老千。

他可能对云南饮食有点刻板印象,担心出老千败露被做成人肉刺身,所以一开始还算老实。直到认识了一个云南青年。

云南青年是本地人,当地男女一般二十岁左右就结婚了,三十儿立是普遍现象。但这个青年三十多了还没有结婚,长得也的确有点丑,自己丑名远扬还想着以貌娶人,天下没这么好的事情。于是就在家每天专心啃老,混迹赌场,反正羊毛出在娘身上,也不心疼。

有了这个云南人做朋友之后,俩人关系越来越好,开始联手出老千。赌场这种地方,万恶赢为首,何况你天天赢呢,所以就顺理成章地被抓了。据说被打的很惨,而且因材施暴,北京人因为肌肉厚,直接用棍子夯的。

我们一直在注意这个北京人,但不好直接上去问,只能让精干点的当地线人去打听,记录他的言行,再交给我们,结果发现这货倒是没敢再去赌钱,每天带着云南青年瞎转悠,哪个铺子只要有异性就去调戏一下,走到哪都是一副信口呲黄的样子。

从对话的内容看,他可能是做二手摩托车出口的,那些年国内禁摩的城市很多,有些人抓住了商机,把二手摩托被卖去了东南亚。这一点和中国南方很多地方是共通的,炎热、多山、少路,摩托车就更流行。

但这也很奇怪,搞外贸不带这样的,在一个小山村一呆就是两三个月,这也太奇怪了,我们觉得反常必定有问题,这是根据长期经验得出的结论,奇货可拘。

但我们也没有办法了,因为技术水平限制,只能向上级单位申请援助,毕竟那些年里资源有限。当然,如果真的搞错了,也不会直接处罚到我们身上,至少还有丁卓顶锅呢。

具体内容和操作我不知道,知道一点边角也说不清楚。

反正结论就是,北京这位的生意好像的确和摩托车有关,但似乎不是出口摩托车,而是进口摩托车配件的。

这不是扯淡呢嘛,这种小玩意中国完全用不着进口,真进口也很少从缅甸进口。从我的经验看,我服役期间,几乎没有见过缅甸有摩托车销往中国,多是铁矿木材水果玉石之类的山货,厂货不多见。这就更加可疑了。

紧接着,上级单位的情报又来了,说是他有一批摩托近期可能要进来。

我们就很好奇,这到底是什么奇葩生意。这是一件怪事,也就不能以正常眼光看待,所以那些天里,老狗熊带人在路上检查摩托以及一切跟摩托车有关的货物,包括其他车辆,甚至废铁也不放过。

做这些的同时,丁卓带着我们开始盯这个北京人。两三天以后,发现他和他云难的朋友出了村子,活动范围在公路附近。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丁卓让老狗熊加强力度,没过多少时间,就截获了一辆货车,车上拉的是报废摩托车。

货单、来路、去向都很清晰,唯一不清晰的就是货主。我们当场让司机给货主打电话,司机试了一下说打不通。

但我们此时正在盯着这个北京人,司机打不通电话的原因是北京人看到大车被查了,从北京人的肢体动作看,很可能是关机并扣掉了电池,并把手机扔进了草丛。做完这些,他加快脚步往村里走去。

等他稍走远一点,我们赶紧去把手机找了回来。然后聚到一起看着丁卓,一到这种时候,就又轮到丁卓做决定了。要不要按人?

丁卓也觉得有点风险,丁卓头都快挠秃了。现在抓人时机还有点不成熟,但这么大的疑点,不抓人实在有点可惜,要是最后发现有货,但让他跑了,真就我辈当自戕了。

不过最后关头丁卓还是表现出了他的担当,决定按人。但有一点,不出意外不能掏枪,也不准上警械,最好以盘查的方式先把人带回单位。

当时的情况看,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我们就分成两队,一前一后夹了过去,刚一接近,还没等我们开口,这北京人就一副蛮牛的样子把正前方的老村长给顶开,试图逃跑。

丁卓本来和老村长并排站着,看他想跑,一把从后面保住了他,但这说块头实在太大,转过身来以抱制抱,俩人成摔跤的造型了。真摔起来恐怕丁卓是摔不过他的,毕竟有丁卓两倍的体重。

事情都这样了,想以盘查的方式把人弄回去是不可能了,只能先弄回去再盘了。于是我只好掏出了手枪,虽然实际上是枪弹分离的,但足以让他停手了。

人带回去之后,他开始抵赖,说自己是做摩托车出口的,不进口摩托,所以那车报废摩托和他没关系。等到丁卓拿出那部手机,他又胡扯说是出口转内销。

但没过多久,老狗熊从报废的摩托车油箱里查出了海洛因十二块,这下成了出口转报销。

那本地的年轻人,本来和他只是赌博认识的朋友,后来北京人想在当地发展个下线好办事,所以也卷了进来,但一直到移交,本地人都没有明确承认知情,但嫌疑是肯定有的。

那车报废摩托零件装卸工作量太大了,第二天傍晚才把两名嫌疑人和货一起移交上去,一牢永逸,数罪并罚,盖木欧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这是一个北京人在云南贩D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