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发生了一件在传播学上非常有趣同时也非常迷惑的事情

123

@阑夕:这几天发生了一件在传播学上非常有趣同时也非常迷惑的事情。

你们应该有人也看到新闻了,说新版微信取消了两分钟内删除消息的功能,以免那些想要使用撤回功能的用户误触,现在去搜索关键词仍能看到很多帖子,甚至在知乎登上了热搜,行业里都在讨论微信这么调整的意义、对于用户体验的提升等等。

的确,从逻辑上来说,如果用户在微信里向别人发出消息后想要撤回但是在长按已发送的消息时误点了删除按钮,那条消息会从他的界面上消失,也就是虽然从本地删除了、但是对方依然收到了这条消息,这个时候再反应过来自己本来是想做撤回操作,就已经为时已晚了,再没有那条消息让你长按选择撤回了,所以微信做了这种改进——两分钟内是只有撤回按钮,在超过撤回时限的两分钟后再给用户删除按钮——是没毛病的。

但是⋯⋯问题是⋯⋯这压根儿就不是新功能,腾讯看到这条新闻刷了一整天之后,才一脸懵逼的出来回应,说我们是这样设计的没错,然而从2017年开始微信就是这样的啊,它根本就不是这几次版本更新里上线的功能,我也不知道为啥你们会叨逼叨这么多感想⋯⋯

有人回退了微信的版本,发现的确如此,就是至少在2019年的所有微信版本里,发出消息两分钟内没有删除功能,都是一直存在的,所这几天的热议才令人费解,相当于有人起了个头,然后大家都没意识到、也无心去求证,真的觉得自己之前用的微信不是这样设计的,以致于各种发表长篇大论来表达新鲜感。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一场标准的群体性癔症发作案例,在阴差阳错的心理暗示之下,成千上万的网民——其中不乏产品经理这样的专业人士——共同脑补构建了一个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叙事,非常有趣。

这画面美如广场上一群人都仰着头看天,仿佛是在等待什么,直到问来问去问到第一个仰头的人,他说自己只是因为流鼻血了所以在仰头止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这几天发生了一件在传播学上非常有趣同时也非常迷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