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男孩子好色而慕少艾,乃是人之天性

@某个张佳玮:所谓男孩子好色而慕少艾,乃是人之天性。有朝一日肌体成熟,荷尔蒙便充溢而出,四处寻人。所以守身如玉如尹志平,还是不免年过四十,去草丛去搂定了小龙女。
妙的是江湖儿女,意气纷然。女子不让须眉,义妹师妹,傻傻分不清楚。这就恩怨纠葛起来了

《飞狐外传》里头,马行空女儿春花和徐峥就属于典型师兄妹:走一起久了,家里默认他俩是一对。
走镖的老人家不是深堂大院,女儿要找的是饭托不是攀龙附凤。所以一遇到事,先把女儿许给了徒弟——保不齐马老头收徒弟时,就是带着择婿的念头。
可惜女儿结婚前红杏出墙连带怀孕,这就说明了师兄妹配对的风险:老爹把自己指婚给师兄,可师姐弟兄妹间往往没怎么看上眼。阴差阳错,就成了怨偶。
也怪马老爷子没仔细,走多年镖只选了一个笨而暴躁、不善经营的徒弟,还情急就把女儿许了,粗疏之下,后患无穷。

胡斐洞庭湖遇到程灵素姑娘,背箩筐、怀兰花,听情歌、治眼睛。程姑娘拿他筷子吃白菜,已经是太明显的暗示,这小子岂有不懂之理?
没奈何那塞北女郎袁紫衣早送了只玉凤,这天谈容貌招翻了小程,没办法了:那就拜个兄妹吧。读书至此,不能不朝胡斐抡一巴掌。
《书剑》里黄河岸边,蒋四根说得好:“上就上,晤上就晤上喇!你第班契弟,费事理你旰多!”同理,要就要了,把玉凤摔一粉碎;不要就不要,以后以礼敬之。真拜了兄妹,还没事“救马姑娘,我与你同死”这种廉价甜言蜜语出来。
舍不得动真情,又得哄着拜兄妹,好有一比,就是刘备拿摔孩子笼络赵云,“无由抚慰忠臣意,故将亲儿摔马前”,真不要脸。

《雪山飞狐》里,田青文和曹云奇之奸情倒和马、徐之恋类似。曹云奇好妒轻躁,活脱脱就是一个徐峥再现。田青文倒风流得很,关东知名的美艳,而且还敢生一孩子私自掐死,这一情节简单的就是《基督山伯爵》里头的唐格拉尔夫人。
在雪山中,看曹云奇陶子安一个叫师妹一个叫青妹的争风吃醋,倒也有趣得很,远胜于苗若兰胡斐的呆木人戏。
田青文这姑娘敢说敢做,坏得很飒爽。

《连城诀》里,狄云和戚芳又是一个师兄妹顺理成章的恋情。狄云这孩子傻气,直到入了监狱,才能够品味起师妹当年“空心菜,空心菜”的甜蜜。难得的还有片痴意,临了抱着空心菜收养了去,也算境界。须知说来容易,真的肯将自己心慕的女子与他人所生的孩儿养大,有几个男人能做到?段皇爷可是看着孩子就这么死掉,还顺脚踢碎了一个凳子摆爷们威风。所以戚长发找徒弟是找对了,这徒弟和自己女儿实在就是天生地设的一对,可惜可惜。

《天龙八部》,甘宝宝和秦红棉是师姐妹,性格倒大不相同,却齐齐委身,落在段家王爷怀里,连女儿也一起不幸,遭了段小王爷那孽障的毒手。
且说逍遥派那几位百年冤家:无崖子大人风流绝艳,难怪几位师姐妹纷纷投体入怀了。逍遥派琴棋书画医卜星相,学的就是做姑射仙人,餐风吸露,而且看童姥和李秋水的做派,你要去跟逍遥派讲伦理道德,真是夏虫语冰。所以他们鬼混成一团也可以理解。只不过这几个男女都痴得过了些,比了庄子的无为,终究是拘泥了。

阿紫在星宿门下,属于罕见得很。星宿派弱肉强食,而且个个精通法螺、马屁和吹牛大法,真是太考验人了。阿紫虽然有一双游坦之看了发狂的美足,有一张清秀雅致的小脸,但身段未长足、年纪又小,星宿派估计也没人真追她。但酒店里一战,狮吼子曾想“她颇受师父宠爱”,而摘星子也说“真舍不得你”,可见星宿一门,对阿紫而言还是有些感情的,类似于高中生理科班里一个小甜妹被众师兄这么俯视的地位吧。

叶二娘混在四大恶人里,却估计没有感情方面的困扰。本来义兄妹鬼混在一起特别容易出事,但四大恶人却是个安全的团队。为何?
段老大四体具废,说话都要靠肚子,估计早没了兴致。当年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子邋遢观音长发,春风一度之后,估计早已曾经沧海难为水了,以后一心报仇,哪有心思做那勾当?
岳老三每天倒是缠着叶二娘,可是只为了抢二号位置。须知岳老三乃是《天》书里难得的大好人,其虽然不是不好色,但也会朝木婉清“你容貌如此美丽,让我多看两眼可大大不妙”,徒弟的媳妇尚且拼命保护,何况姐妹?那真是伦理道德,徒弟师父,算得清清楚楚,“绝不当乌龟儿子王八蛋”。
至于云中鹤大爷,虽然总试图把段小王爷的女人一一劫了,却一次都未成功,可悲可叹。而且他似乎酷好少女,对熟女兴趣不大。只除了口头说句杀钟万仇夺其妻,也还是气话。何况有老大压着,四大恶人秩序井然,也不会有人对二姐动手。
回说叶二娘自己,虽然平日还会调笑两句,赞段王爷艳福、抱别人家孩子,但其与方丈之情,山高海深,那是绝无可能有异志的了。

《射雕》里面,一开始就有个兄妹之情。江南七怪,都是仗义之人,虽然性格古怪,但对于义字看得太重,所以被丘长春激了一句,就漠北十八年去也。韩小莹是韩三爷的妹子,多了一份安全。韩三爷性如烈火,兄弟之间为了好相见,总不能对韩姑娘抱非分之想的。
然则恰也因此,虽然六怪不会因韩姑娘而起内乱,却也让张阿生五爷对韩姑娘的感情,直忍到死才宣于口。韩姑娘当时热泪盈眶,扑到张五爷面前说:“五哥,我给你做老婆好不好”。等张五爷死后,十多年后鬓已星星,真是老了红颜,让人感叹。

黄老邪有魏晋之风,教的徒弟也都自由得很。桃花岛满桃花树,本来就惹人动春念,所以陈玄风在树下忽然去抱梅超风也属寻常,也难怪梅阿姨多年以后想起,还满脸通红。只不过曲陆武冯对梅姐姐都没心思,却也显得太理想化了些。多年后陆乘风见了梅阿姨,也不过埋怨痛哭,“你自去偷汉子,却连累了我”,一点儿男女之情都不见。

马钰和孙不二少年夫妻,出家离散,倒也奇怪。孙不二身为全真仅有之女性——《神雕》里终南山可没女人——倘若不灭绝师太化一些,也难落得名誉清白。只可怜马道长,看着前妻迅速成了师妹,其少年青春往事,不知是否偶尔滑过脑海?

《白马啸西风》,文秀和计老头倒也可以勉强算师兄妹。那么多年感情也大有意思。计老头最后为文秀出头,终于自己被瓦耳拉齐干掉,其情深可知。只可惜李文秀指望的男孩儿不喜欢她,喜欢她的男人却又不被她重视。这一环套一环的感情倒也是孽债一笔。不提。

《鹿鼎记》,兄妹之间的糊涂帐倒少些,毕竟官场市井风情,多于江湖数倍。
沐家手下,大将不少。收着徒弟,练得一身身稀松平常的武艺。方怡这小娘皮和刘一舟,就是一对顶正经的江湖小夫妇。刘一舟一个浅薄小白脸,骄浮轻躁,成不了气候。方姑娘演技不错,品位也大大的一般。这一对活宝就是心计加深版的王姑娘和弱智版慕容复,本来是良配,不料韦爵爷横生枝节,直接拆散。

阿珂姑娘和韦香主成了师姐弟,真乃造化使然。韦香主用尽法子追,珂姑娘挥起刀子砍。你来我往,不是冤家不聚首。两人天长地久在一起,感情真还没培养起来。直到丽春院之夜,珂姑娘都还在一门心思要“杀了这小贼”。正合着吴六奇之言:“这女子无情无义,不要也罢。”没想到大床一度,居然就又爱上了小宝。真是丢尽了李自成陈圆圆的脸。像这样的师姐妹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最后生米煮了熟饭因了肉体关系才找到心灵之爱的,金庸小说里仅此一例。

《倚天》里,门派颇多。像金庸小说中,《射》《神》实际上是没那么严整的门派世界的,也就是《笑》《倚》里,门派林立,像各个大学。偏是男女学校各自分开,不得串门。难得要结婚的,就是两派联姻。不过正派喜欢同气连枝,武当派的哥哥叫娥眉派的姑娘一声师妹,也不过分。只是门牌既然分得谨严,女生只能去找娥眉派寻,师兄弟妹相处的机会就少了。
武当七侠都是正经人,殷六和纪姑娘估计属于门当户对包办婚姻,彼此了解怕不多,所以殷六每天朝着假想敌杨逍大使“天地同寿”,其实压根都没见过杨逍。
宋青书见了周姑娘,着意结纳,跑娥眉派姑娘堆里甜着嘴叫师姐,却也没让周姑娘对他看上一眼。“玉面孟尝”那么大的名头,可惜当了完美陪衬。这就是师门关系的不牢靠处。虽然有朝夕相处的亲厚处可言,但论渊源,张无忌汉水时就和周姑娘一处坐着;论场面,排难解纷当六强,天下无双的偶像巨星。活该宋小哥套瓷不成,有情皆孽,造化弄人。

《倚》里头三对师兄妹情侣,全是怨偶。成昆法师暗算明教诸将成功,得意忘形,哀声泣血,旁若无人,被张无忌打走了。为了一个好师妹,要毁明教、骗徒弟、隐姓埋名、剃头出家,这仇恨也深了去了。阳夫人这女子明明愿意为阳教主殉情,却还没事和成法师私通,其趣味奇怪之极,大概属于没事喜欢找刺激脚踩两只船的。

胡青牛和王难姑这对活宝就比较不正常。你下毒我救治,彼此设套,彼此竞争,到后来不免针尖麦芒,掐成一团。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可这对夫妻事业心过重,非得压倒彼此一头,把人体当试管试化学药剂反应,纯属吃饱了撑的。

最后是那可歌可泣的昆仑派掌门铁琴何太冲,以及太上掌门何夫人班阿姨。何铁琴本来是条好汉,武艺高强,为人硬气,可惟独见了夫人,便全没了骨气。全本里夫人不在时,他便英武不凡玉树临风,夫人一出,立刻成了一小男人。最可怜的是光明顶上,夫人回头喝一声:“快出来!”何太冲还要摆足架子,左右琴剑服侍,缓缓出场。可怜极了。

《书剑》里江湖门派不那么正大光明,师兄妹难得在一处。比如李军门千金李沅芷好容易见了个好看的男孩儿吹金笛子,一打听居然是师兄,那个高兴!只可惜这师兄妹官匪殊途,也亲热不到一块儿去。而且余鱼同好死不死,喜欢自家四嫂。余鱼同秀才出身,估计从小青山绿水和诗词文章读多了,看着四嫂这可人模样,不免动心。终于文四爷被捉了,余十四便半夜下手,还自陈心迹,亮出刀痕累累的胳膊来,可见相思得苦。唉。
关明梅和陈家洛他师父,属于胡青牛王难姑翻转版,都是好强斗胜的性儿,一个嫁了天山,另一个扯不下脸皮可又恋着旧情,一路粘过去,脸皮颇厚。不提。

《神雕》,二武和郭大小姐是很地道的师兄妹,兼青梅竹马。二武死了娘疯了爹,基本就是郭大侠上门女婿,两个儿都缠着郭大小姐,死皮赖脸,扮尽丑角。可是见了耶律燕、完颜萍,立刻换了目标,这说明什么?初恋这东西毕竟脆弱,二武走了江湖见了好的,立马改头换向,也是情有可原。
回头说郭大小姐,舍不得大武哥哥,舍不得小武哥哥,这就属于小姑娘不懂感情,真要有天让她嫁了二武的谁,估计得吓得逃婚。等三十多岁了才明白自己心恋着杨过,这属于典型的千金大小姐心态,越稀罕的越贵重。所谓俏冤家,就这么回事。
只不过她跟了耶律大爷也不差,杨小哥适合做意中人飞扬跳脱,耶律齐适合做先生举案齐眉。只不过郭大小姐的脾气,总是看着山那边风景惯了,身在福中不知福。

《笑傲江湖》,门派纷纭。可是少林武当,不收女孩儿家。北岳都是尼姑,南岳都是音乐家。东岳一群老道,中岳左掌门也是一条不爱美人爱掌门的铁脸汉。也就是西岳华山,莺莺燕燕,有着宁阿姨、岳姑娘两位。

按岳姑娘一出场,大家就拿她和大师兄起哄,可见她和大师兄的事都成了默契,以至于小林子平插一腿,六猴儿都看不过眼气忿忿的。青梅竹马一处长大,还一起练冲灵剑法,同生共死,这份感情深挚之极。以至于岳掌门都知道了,还没事“苍松迎客”,勾引令狐冲回师门,狡猾得很。
平心而论,令狐大爷这样潇洒不羁,随时敢把性命豁去不要的人物,不像张无忌或是段公子似的,会把感情腻着。及至听了岳姑娘和小林子刺字定情时,也就是心里一阵酸苦。听了岳姑娘成亲,跑出去大哭一场。到后来见岳姑娘被打了耳光不快活,就上来与她对练。
这么一算,其实令狐大爷迷的倒不是岳姑娘,而是与岳姑娘在一起的少年时光。令狐冲一生是想当隐士的,即便有了天下无双的剑术,还不时幻想回归师门,大概也就是这意思。

岳掌门虽是个伪君子,但容貌英俊,还五绺长须,相当注意细节的一个整洁君子。宁中则和他倒也算夫妻和睦,夫唱妇随。估计是传统式的师兄妹婚姻。岳掌门是一定有些个人魅力的,不然何至于宁阿姨发现他掉胡子练剑,揭破了真相,还对外守口如瓶一如往日?
做一日君子一个月君子不难,难的是时时处处为君子。没事看着岳掌门口齿清朗说事时,我总是颇邪恶地想到:岳掌门这种大君子与宁阿姨洞房花烛、轻怜蜜爱之时,不晓得是哪副嘴脸呢?反正岳灵珊姑娘的出生,总不是花果山上迎风一吹、石头里蹦出来的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所谓男孩子好色而慕少艾,乃是人之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