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地推:日入千元,在欲望里厮杀

毕业生张太阳入职一家银行成为信用卡业务员。这份工作听上去体面,实际却和传统销售一样,长期面临业绩压力、软性加班、客户的刁难。不堪重负的他选择和“黑中介”合作抽取高额提成,游走在利益和风险的边缘。

故事时间:2015-2018年
故事地点:东北某省会城市

跟着李帅走进这家公司时,不大的房间里坐满了人。有老人,也有年轻的女孩,见有人进来,他们齐刷刷转头往门边看。

一个精瘦的中年人热情地出来迎接我们,他嘴上叼着烟,脸上每一条褶子里都挤着笑意。他一把搂住李帅的肩膀:“兄弟,我可想死你了,一会让你嫂子给你做红烧肉。”

李帅介绍说这是南哥,又告诉南哥,我刚进入银行工作。南哥脸上的笑意更深了,“那以后也是兄弟,先熟悉熟悉。”

话音刚落,房间里电话铃音响起。我注意到房间角落的一张长桌上放着大大小小十几部座机,旁边整齐竖着一排文件夹。南哥快步上前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在提问什么,南哥摊开桌上的文件夹,照着上面记录的信息回答。

李帅告诉我,这满屋子的人都是来办信用卡的,那排文件夹里夹着一张张信息填写表,里面记录的个人信息除了人是真的,其它信息多是假的。信用卡审批期间,客户把电话卡和身份证全押在南哥这,就连接听银行审核电话都是中介伪装成本人接听。

依照当地银行规定,办理信用卡得提供工作单位的证明,银行会打电话到单位回访,而南哥现在接的就是银行回访单位的电话。

工作好几个月了,我第一次见这么多人一起来办信用卡。我反应过来,南哥是一名信用卡黑中介。

2016年初,我从学校毕业后不久,被朋友推荐到本市一家银行信用卡中心做信用卡业务员。在银行里工作,说出去相当体面,实际上我的工作内容和传统销售差不多。

我每天八点半到银行打完卡便出去“扫街”——找自己没去过的街道或商场,挨个进去商铺推销信用卡,赔了不少笑脸,撞上的常常是对方的冷屁股。一句冰冷的“不需要”还算客气,挨骂、被人推搡出来也是常有的事。

来找南哥办信用卡的人却很客气。他们多没有工作单位,不满足办理信用卡的资质,但又急着用钱。有赌徒、买化妆品的年轻姑娘、贷款买种子的农民、家人患重病急需钱救命的人。不过,要花钱来办信用卡的人通常还不上钱,也不在乎个人征信。

南哥准确把握了这些人的需求,和当地各大银行的信用卡业务员合作。双方分工明确,南哥负责包装(编造)工作单位,信用卡业务员负责办卡。下卡后,南哥收取客户下卡额度百分之十五的中介费,再从中分出百分之五给业务员。

李帅劝我和南哥合作,我犹豫了。入职培训的第一天,讲师就告诉我们:一、不准和他行业务员共同展业;二,不准捏造客户信息;三,不准和黑中介合作。他补充说,特别是和中介合作,这是银行的高压线,一旦发现,立即开除。

但禁不住李帅的劝说,我壮着胆子填了两个客户的资料。忙到中午,南哥喊我李帅上厨房吃饭,嫂子做好了红烧肉,南哥将盘子特地放到我和李帅面前,让我们多吃点。嫂子的红烧肉做得讲究,每一块肉都包着酱汁,颜色通红,看得我食欲大增。
第二天到了银行,需要提交客户资料时,我害怕了,删掉那两个客户的资料。不过,没过几天,我在一个同事的审批通过名单上,发现了被我删掉资料的那两个人的名字。

1

半个月后,我领到底薪加提成一共4500元工资。李帅的工资差不多是我的两倍,还赚了4万块中介费,他告诉我,和我一起去南哥公司当天,他便赚了4000元中介费。

我很惊讶。我和李帅是出去跑业务时认识的,他在另一家银行工作,大我两岁,工作半年,已经在东北这座省会城市贷款买了房,我出去跑业务搭乘公交,他则开一辆雪佛兰小轿车。

刚毕业的我负债1万多块,拿着4千多块的月工资,每个月还完信用卡后几乎身无分文。有次住的出租屋进了小偷,小偷在我房间翻不出钱,见桌上放着两个橘子,吃完橘子,讽刺地把橘子皮留在我桌上。

看到同行和黑中介牵线后收入颇丰,我也心动,但欲望始终战胜不了恐惧。李帅再没带我去过南哥的公司,他说南哥和我们银行其他业务员有合作,要守“规矩”,不能抢资源。但他仗义地给我介绍了几个小中介,我去帮人办了卡,真正提交资料时又不敢了,几次三番,李帅也很少再找我。

信用卡营销的工作压力大,出不了业绩一周七天都要加班,我过着朝八晚十的生活也办不到几张卡,第二天去银行还得挨老大一顿骂。

2017年7月,我在办卡时和一位客户起了冲突,最终下定决心和黑中介合作,

那天,一个保险公司业务员找我预约办信用卡。我来到他所在的公司,他的同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每次银行业务员来办卡的时候,公司都丢东西。你看好自己的物品啊。”

我有点火大:“是不是你去客户家的时候,客户都防着你?”

那人随即起身威胁要打我。会议室里的七八个人也站起来,找我预约办卡的客户大概不想得罪同事,卡也不办了,还将我赶出了会议室。

我掉头回到会议室想和他们理论。房间里的人再度起身,还有人顺手拎起灭火器。我怂了,转身出去,听见身后肆无忌惮地嘲笑声。我在心里问候了会议室里所有人的家人。

入职半年我常遇到类似的事,做销售是一份尊严感缺失的工作。有客户因为信用卡额度过低打电话投诉我,也有客户要求我雨天赴约却放了我鸽子……次数多了,我觉得自己快要麻木了,这一次,耻辱感却挥之不去。

不久后李帅再次联系我,说我所在银行和黑中介合作的同事辞职了,南哥那有资质好的客户,问我办不办。

“办。”我没多考虑,决定以后要站着挣钱。

2

我再一次来到南哥的中介公司,屋子里还是坐满了人,南哥和上次一样热情。李帅从桌上文件夹里挑出6个客户,让我给他们办卡。南哥按住我的肩膀,对我说,“兄弟,好好整,中午吃红烧肉。”我点点头,开始忙活。

角落里的座机又响了,前来办卡的客户拥挤着坐在桌子附近。南哥走过去用力推开他们,“都滚蛋,谁再站跟前试一下,弄不死你们”。南哥对信用卡业务员们很热情,对这些有求于他的客户说话时却很凶。

午饭时间,南哥和上次一样,把红烧肉放在我和李帅面前。我迅速夹了一块红烧肉扔进嘴里,混着一口米饭咽下去。南哥笑着说,好吃就多吃点,以后每次来都让你嫂子给你做红烧肉。

晚上下班后,我请李帅喝酒以示感谢。他告诉我,白天我表现得太傲慢了。“南哥说能帮你杀人,你就得说能帮他抢银行,跟这种人打交道,你得比他更热情。”

我心知肚明,南哥对我好是因为我给他带来了每张信用卡额度百分之十的利益,如果没有这层合作关系,可能他也会用力推开我,让我滚蛋。

过了半个月,南哥给我结了中介费,一共5000块钱,和我这一年的月平均工资差不多。

以后每个月我会去南哥那里三四次,为几个客户办信用卡,逢去必能吃一顿美味的红烧肉。有个月我拿了将近4万块中介费。

钱来得太容易。每天从早上开始,我的手机便开始收到进账通知,少则几百,多则几千,我沉浸其中,总觉得发财之路才刚刚刚开始。我开始频繁地请身边的朋友喝酒吃饭,出门必须打车代步,每个月还给家里转2000块钱。

我也想用半年时间给自己买一套房,但那半年,我的体重飙升30斤,钱一分没攒下,买房也变得遥遥无期。

利益与风险并存,贪婪往往能让人忽略后者。

2017年12月份,领导打电话给我,说我的一个客户报警了,称自己并没有办过信用卡。

“这个是不是通过中介办卡?”领导在电话里问道。他口中的客户名字我已经没有印象,心里紧张,但不敢贸然承认。领导又说:“警察在单位呢,你回单位核实一下吧。”

挂了电话,我在银行的办卡机器上查找那位客户的信息。她是一个商店的法人,她老公不让她办卡,她找到做信用卡中介的朋友办了一张卡。这位中介告诉我,女人因赌博欠了一大笔钱,为了还债家中把房子卖了,老公将她赶了出来,她没钱还信用卡就报了警,坚称那些信用卡不是她办的,已经不止我们一家银行接到报警信息。

我确认她办卡时填报的工作单位等信息为真后冷静下来。后来,银行调出机器上的影像,核对本人照片和笔迹,确定女人是在自主自愿的情况下办卡,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那之后,我收敛了很多,只和南哥一家中介合作。2018年过完年,因为坏账率过高,银行调整了我们当地的风险系数,我所在的城市被定为高风险地区,信用卡办卡门槛也提高了。客户需要有当地户口和工作证明,或满足持有别家银行信用卡足一年、有房或车、大专以上学历其中一个条件,才能办卡。

我所在银行的办卡条件过高,我很难完成业绩,中介那也几乎没有符合要求的客户。单位里混迹在各个中介公司的业务员陆陆续续跳槽到别的银行,我也跳槽去了一家办卡门槛低、信用卡额度相对较高的银行,决定还是以和中介合作为主。我劝诫自己,好好工作半年,攒出来一套房子首付钱,在这座城市安定下来。

顺利入职后,我给南哥打了个电话。他热情不减:兄弟,等你来了让你嫂子给你做红烧肉吃。

跳槽后第一次和南哥合作,我狠赚了一笔。周一例行早会,我忍不住和一位同事分享喜悦。散会后,一个女人慢条斯理地来上班,径直走在工位上坐下。她大眼睛,身材玲珑有致,听同事说,她叫吴璐璐,和我一个组的,她的业绩常年稳居银行业绩第一,一个人的业绩能顶组里三个业务员。

我们组规定,迟到的员工要主动交给组里20块钱。吴璐璐迟到了,既没有挨批评,也没有交罚款。我觉得奇怪,但也没多想,准备出去跑业务,吴璐璐叫住我,说要请我吃早饭。同事朝我挤眉弄眼,我则不明就里。

吴璐璐请我吃了一顿简单的早饭。吃饭时,她拉家常般问我之前在哪个银行工作,我照实说了,她附和几句,又似乎是不经意地跟我说:“刚来这家银行低调一点,不该你碰的别碰。”我嘴上应着,心中不解:她看不到我的客户资料,怎么会特意找我说这些话?

我打电话给南哥,问他认不认识我们银行的吴璐璐。南哥告诉我,他一直和吴璐璐合作,上次合作那天刚好她有事,就找我过去办卡了。

原来吴璐璐找我,是因为我碰了她的资源。我想起李帅告诉我,与中介合作最忌讳“动别人的奶酪”,我决定不再去南哥那里了。

一周后,南哥说他一个朋友有客户资源,问我是否愿意合作,我想这是南哥的朋友,和吴璐璐并无关系,便答应了。

我在南哥朋友的中介公司顺利给5个客户办理了信用卡。忙完后,南哥的朋友给我点了一份盒饭。我突然怀念起南哥家的红烧肉。

第二天一早刚到银行,我把昨天在中介那里签的客户资料提交上去。正准备出去跑业务,吴璐璐走到我工位前,语气依旧淡淡的:“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啊?那再见了。”

没等我反应过来,主任把我叫了过去。他打开电脑后台,用笔指着屏幕上显示“待审核”的那几个客户。我装糊涂,笑着说,这都是真实的客户。

主任不说话,一直微笑着看我。

僵持了一会,我试探地问道:“领导,没事我去展业了?”

“别介啊。”他用笔在屏幕上戳了戳,说:“把这个事解决完再走。现在资料到总行了,风险小组要去客户那里调查了,你得给个解释,我好交差啊。”

我心里一惊,早上刚提交的资料,这么一会就出了问题。按常理,办理信用卡的客户资料提交后会有一个审核周期,最快几个小时,通常需要1-2天,行里如此准确地看到那几位客户的资料,我和中介合作的事一定是暴露了。

我拉过一张凳子坐在主任旁边,压低声音问道:“领导,多少能解决?”主任用手在肚子的位置上比划了一个剪刀手。

我背上包出了银行,给领导转了两千块钱,我安慰自己就当破财免灾了。那天在外面跑业务时,我接到主任给我打的好几个电话。上头把调查小组换成主任调查,主任走访了我近一周办理信用卡的客户的单位。查到和中介对接的就打电话问我“怎么回事”,我则用 “挂靠”搪塞他。

我心里很自信,已经塞给他两千块,这些都是例行的询问,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第二天一早上班时,我在工位上看到一封辞职申请书。

时间还早,办公室没什么人,我冲去主任的工位上,质问他收了钱怎么还让我辞职。主任说:这事儿太大了,他也无法帮我。昨天那两千块钱,买你可以在辞职书上写离职申请是“个人原因”,如果是因为风险原因开除,以后我不可能再从事这一行业。他脸上写满嘲讽。

我语塞,签了离职申请书。第二天,气不过的我向经理投诉主任受贿,还提供了微信转账的截图。没几分钟,主任微信转账将那2000块还给我,他有些气急败坏,说:“你以后别再找我了。”

钱拿回来,但工作也彻底没了。我约李帅出来吃饭,他已经跳槽到另一家银行当上团队主任。

我告诉他事情的经过。他听后,笑了笑,说,领导的意思是让我给他两万。他继续说:吴璐璐你都不知道?她几乎包揽了市里一半的大中介公司,所以业绩才会这么好,你们银行的主任和经理没少从她这里获得好处。她和银行里领导的关系好,当地的中介们也不敢惹她。

我隐约想到,客户资料暴露的事,应该是她通过南哥给我下的套。

我想打电话问南哥为什么这样对我。李帅劝我算了,我在银行工作时是他兄弟,现在不在银行工作了,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我只好作罢,又想到每次去南哥家吃饭嫂子端上来的红烧肉,以后再没机会吃到了。

我暂时告别了银行,入职一家公司做运营。两年后,交房子首付的钱还是没有着落,我再次向银行信用卡部门投递了简历,面试结束后,银行领导微信通知我,因为我在上一个银行是“风险离职”,以后都从事不了这个行业了。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微信号: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信用卡地推:日入千元,在欲望里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