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去做UP主 靠谱吗?

1

文/颜椿颖

来源:新榜(ID:newrankcn)

(本文为作者根据三位被采访对象的口述整理而成)

低成本试错,找到成功的突破口,这可能是很多人的看法。半佛仙人在一篇文章中给了自己的答案:“不要,如果你很有钱的话,可能还有点机会,就是概率比较低,低到还不如做点别的事情”,因为一个一般的普通人,无法为读者提供不一样的体验。

我们找了三位新晋的全职博主,他们有良好学历,曾就职于大厂,因为各种原因离职,如今的身份是B站UP主。

全职投身新媒体并不新鲜,但在年初开始的疫情影响之下,这件事情变数更大、也更需要勇气。

以下是离职3~6个月不等的3位“新人”博主的自述,他们中有人在年底离职却没想到赶上疫情,有人刚辞职不久,一度被同事评价为“疯了”,好消息是,截至目前,他们都拿到了持平或高出离职前工资的月收入。

我要全职内容创作吗?现在入场晚吗?我要如何养活自己?他们可能也没有答案,但或许,是现在的你正在经历的。

@我是雨蒙蒙

为成为UP主,我做的最好的准备是好好工作

95后,2020年4月中旬离职,曾就职字节跳动

雨蒙蒙可能是最另类的一位博主:辞职之前,没做过视频,没学过剪辑,只是因为“真的很喜欢做视频”。到B站2个月,粉丝超过10万,播放量最高的一条有80万观看。她给自己的定位是“养成系博主”,相信真诚可以打败一切 。

今年4月是我第二次提离职,距离上次已经过去了一年,原因相同——我很想做视频,尽管当时我没学剪辑,也没有正经做过视频。

为成为UP主,我做的最大、最好的准备就是认真工作、认真赚钱。字节跳动的节奏很快,能学到很多(能复用的)技能和思维方式,比如现在,我会用工具导向的思路去提升效率,给自己设定OKR,再往回倒推我的时间线。

这在很大程度上能缓解我的焦虑和不自律。

我给自己定了3个小目标:一个月涨粉1万,3个月内收入养活自己(单月开销6000),半年内收入要达到在字节跳动的工资,第1个月就全部完成,非常意外。

喜欢视频的原因也很简单,尽管在北邮读书,学的还是信息(通信)工程,但我真正喜欢的是文艺的东西,试过约拍,我认为摄影摄像是相通的,加上自己怕死又感性,想用影像留下一点纪念。如果我的分享还能帮助到别人,那就是一种价值的体现,我很想去做。

在我看来,剪辑软件只是工具,而只要是工具,我相信都可以学得会。我的剪辑都是在B站学到的,结合我看视频的经验和评论的反馈不断改进,今天加个特效,明天加个字幕,我的视频形式会越来越丰富。有粉丝说我是“养成系”,我觉得挺合适的。

比起形式,更重要的还是想要表达和输出的欲望。

也不是没想过一边工作一边做视频,看看自己潜力如何。但工作太忙了,晚上10~12点之后下班,人很容易给自己找借口,“没关系,这是因为我工作太忙”。另一方面,这项兼职无法给我的本职工作带来提升,更容易造成精力分散。在我看来,一件事情,只有认真对待才能学到东西。

一开始想做穿搭。我是B站的6年老粉,最喜欢看的是穿搭视频,能随口列举出20~30个穿搭博主。很容易想到的是,年轻女孩包括我自己都爱美,积蓄不多的学生党或刚毕业的女孩也想买漂亮衣服,但是,有钱的人毕竟是少数。

所以我代入自己的视角,“我想看什么?”“我想看便宜、漂亮的小裙子推荐和搭配建议。”

我没做过什么用户调研,只是单纯觉得,我在B站非常喜欢和需要的东西,别的用户也会喜欢,从现在数据上看,这是对的。

出过《我从字节跳动离职,来b站做一个小UP》这期视频后,我发现干货类视频的需求非常大,尤其是同龄人。

虽然B站干货视频千千万,但我的最大竞争力在于“真诚”——作为大多数的普通人,向另一些普通人分享自己的感受。我烦恼的,是他们现在烦恼的,我经历的,可能他们正在经历。

这种代入能力可能和产品经理要求的用户视角有关系,代入别人的感受成了习惯,视频制作上也会采用我喜欢的风格,现在发现,粉丝也喜欢。

我的内容规划有三块,首先是穿搭视频,淘宝店铺那么多,不愁选题枯竭;第二是个人分享,大学、实习和工作的几年,我有很多可以说,当掏空自己不足以支撑内容时,我可以请来优秀的人做分享;第三类才是恰饭视频,在自己感兴趣的基础上,顺便恰个饭,目前计划一个月一期。

我的原则是,绝不在穿搭视频里恰饭,它是丰满我人设的基本盘,需要真心推荐,但如果粉丝认可我和我的内容,谁说不能做美妆和其它产品的恰饭呢?

赚钱这件事,我很早就尝试过,比如帮人内推,做手工饰品微商,可以赚一些钱,但这些都是辛苦钱,付出多少就得到多少回报,无法随着经验的增长实现价值翻倍。而做UP主是可以价值翻倍的,粉丝越多,你的内容越值钱。

裸辞的时候不是没怕过,工作两年,工资给了家里,自己没有积蓄。我担心养不活自己,担心找不到新的工作或者是像字节跳动一样好的工作,也担心创业失败。

往好了想,万一成了百大UP主呢?往坏了想,实在失败就重新找工作。但在字节这两年,我是实实在在没放水走过来的,提离职第二天还加班到10点。所以,我没那么担心找不到工作,最多是不如字节嘛。

也许是现在还有冲劲儿,趁着冲动还能做决定,想得越久越容易瞻前顾后,机会成本也越来越大。

我记得辞职的时候,同事们都很惊讶,“疫情期间,你疯了吗?”“做博主很难,成功者都是百里挑一”,也有人说,“裸辞真牛逼!”这些我都接收到了,但也还是“任性”了,有一个念头是,他们都没做过UP主,给的建议有多大参考价值呢?

等到两个月得到10万粉丝的时候,再回头看同事们的惊讶和感慨,还挺爽!

@小鹿LAWRENCE

夜晚才是我的工作8小时

80后,2019年12月离职,曾就职于腾讯音乐

因为搜“东京 奈良 vlog”知道了小鹿,被转场惊艳,然后发现细腻的文案、很有磁性的旁白声音,以及意想不到的创意。从2019年年终总结视频知道,小鹿曾在北京电视台、南方周末电视部、腾讯音乐工作过,既往的工作经历内化成了如今视频的个人特点 。

当自己变成自己的甲方之后,生活就被挤满了,《隐秘的角落》最火的时候,我好希望哪一天能抽出空看哪怕半集。

举个例子,2台机器每天8小时拍2天,加起来就是32小时,我必须全部看一遍才能粗剪出来,在大公司里明确的分工又重新回到了我手里。

很多年轻人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在大公司是非常优秀的螺母,但需要单打独斗,成为自己的项目经理时,不一定能处理好,这可能是全职做UP主一定要面临的问题。

而在离职之前,本职工作和自媒体也成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关系,加上工作中“人岗不匹配”的问题,我从大厂离职了。

离职之前,我接到两个大单:IMAX和迪士尼,加上手里还有一些明星的商业拍摄,未来前景看上去很好,我的自媒体正在进入正轨。紧接着,疫情爆发,春节档撤档,公共场所停止营业……嗐,我要知道有疫情,打死不离职

全职之后,因为自己的拍摄成本比较高,除了设备,偶尔需要付费请摄影师、买音乐,我无法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自媒体上,需要用商业拍片来养活自己。现在白天的八小时被商务询价、采访、甲方沟通挤满,时间被切割成碎片,完全无法工作,等到别人的八小时都结束了,我才能开始自己的八小时,看片子、选音乐、剪辑。

现在能做UP主,和过去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在北京电视台做出镜记者的两年半时间,平均3天出2条新闻,自己拍、剪、写,还要和人沟通,这不就是现在的短视频吗?特别是出镜,帮我克服了对镜头的恐惧。而在大学之前,我还学过打击乐,尽管大学之后不再打鼓,但那时的节奏感流淌在现在的视频节奏里,比如非重拍、切分音转场等。

做博主很有可能需要掏空自己,我和小起(小鹿的猫)8年的故事最后有80万播放,但这可是8年的时光啊;比如21岁和31岁的我的对话,就像小时候看到的《天龙八部》里萧峰和乔峰的对话,我花了6天时间写稿和剪辑,每每进入到情绪里都可能让自己失控,人生分享的视频只能做一次。后期看到很多弹幕,很多人表示有共鸣,但数据始终没爆,这种时候又很沮丧。

简单的挑战视频不是没考虑过,但和那些搞笑博主相比,我的内容没有明显优势,为什么不专注擅长的内容呢?我更想分享一些打心眼儿里想分享的故事,做让人有共鸣,留得下来的作品。

我目前还没有创作焦虑,记事本里有好多脑洞,但就是时间不够。有位前辈说:“羡慕你通过创作视频得到认可和成就感的早期创作者心态。”也许我以后也会遇到选题枯竭的问题吧,珍惜现在的状态。

因为做视频,我认识了更多更有趣的人,比如我最喜欢的博主竹子,我的世界反而被打开了。没有了工作带来的社会感,你可能的确需要面对独处的时光。但在和自己对话的孤独感中,依然保持对外输出的面密度。

我现在的更新频率挺佛的,商业化也是,连个人定位也希望不设限,不是摄影博主、旅游博主,就是小鹿的生活分享,希望粉丝能在视频中看到“我”。

能支撑我持续创作的,是现在这些粉丝,因为从小到大都没这么多人喜欢过。小时候很自卑,很胖,导致现在的心思都有点敏感,聊天的时候想顾及所有人的感受。如果你看我的视频,我可能是和粉丝互动最多的博主之一。

最近和朋友在工作间隙想打一局王者荣耀排位赛,我的段位掉太多,已经不能组队了,新出的英雄还不认识我就死了,会有一些失落。这半年,没有时间健身,没有时间玩游戏,比以前忙太多,但粉丝的支持,是现在为爱发电的动力。

  

@伍团子

希望自己是博主,也是优秀的“广告公司”

95后,2020年1月离职,曾就职于梨视频

伍团子是一个校园/学习向的博主,“策划、拍摄、剪辑、设计、运营我都会,为什么不自己做呢?”她评价自己有些“迷之自信”,市面上知名的同类博主两只手能数得过来,我比他们差吗?不见得吧!

我是2019年6月毕业的,前后也在B站投稿过几个视频,比如分享联合国纽约总部的实习经历、拿下腾讯/新华社等实习offer的写简历干货等。做博主的念头起源于年入百万的做时尚博主的闺蜜,当时第一次感觉到:“哇塞,原来博主可以赚这么多钱!”

辞职和原来的工作内容没什么关系,就是工作节奏和我不太匹配,正好当时又检查出腰椎间盘突出,所以打算回家休养一段时间,没料想到后来疫情爆发,在家一待就是三个月。

我观察过市场上已有的知名校园类博主,有清北复交背景又能做好内容的,可能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那么,我比他们差吗?不见得吧!

浙大和复旦的学历,广电+新媒体传播的专业背景,也在腾讯、联合国、梨视频实习和工作过,做UP主需要的热点和内容敏感度、选题策划能力,和我做过的新媒体工作是一样的,所以当时就是有一些迷之自信的。

在视频里我讲过,做UP主一定要热爱分享。我以前是个特别爱朋友圈的人,遇到个芝麻大点的事情都会发,另一方面,我自己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希望对选题、时间线都能自己掌控。商务广告也是,我喜欢和品牌讨论内容方向,希望广告也能做得很有意思。

据我对市场的了解,像时尚美妆领域,受众和市场会比教育领域更大一些,同样粉丝量的美妆博主和校园博主,前者的商业报价可能会更高。但与之对应的,时尚美妆领域的博主也会更多,竞争压力会更大。

于我而言,尽管教育类的受众和变现能力相对受限,但这个类型的博主尚未饱和,学历门槛也相对较高。所以我现在想通了,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最有含金量的内容,比如我从小保送的经历,或者是直接获得的一手资料,比如我身边朋友的学习经验等。

播放量最高的是高考数学149的学霸分享,因为身边正好有资源,所以卡在高考倒计时100天的时间点。

并没有刻意主打“校园”标签,只是因为我自己刚毕业一年,正好处于学习和工作过渡期,有很多相关话题可以聊。相较于贴上一个类目标签,我更希望大家建立起对“伍团子”这个人或者说“品牌”的认知,对我有好感,认为是有趣的。我在频繁更新的3个月,粉丝从1万涨到了8万。

目前来看,我的品牌溢价还不错。

爸妈以前问过我:“兼职博主的素材来源是工作,你如果分享学习方法、工作经历,等到老本吃完了怎么办?”

在我看来,你要有主动输入的意识,按传统职业来定义的话,第一,我是做纪录片的人——记录我和我的UP主工作,比如,一个全职UP主的工作状态;第二,我是记者——通过我的视角和人脉挖掘有价值的信息,比如,学霸们怎么复习;第三,我是一个综艺导演——设计关于我的真人秀。

做博主,内容之外的挑战在于自我管理能力,不会管你什么时候起床,产出内容更多是靠自己,时间管理做不好,自由职业的“自由”,反而会成为“不自由”。我的自律更多来自于品牌合作和兴趣热情,很喜欢的选题可以通宵肝出来。

目前来说,我并不急着变现,品牌合作足以维持现在的生活,父母还给了我一笔钱做启动资金,内容更重要吧。

我很希望成为一家优秀的“广告公司”,把恰饭内容也做成优秀作品。

半佛在讨论是否全职创作内容的文章末尾写到,“等待花开这一天,我等了17年。或许你会更长,或许你会更短,这都说不好。”

可以看到的是,这几位博主此前的人生经历,如今内化成了自己内容上的某个不可替代性,小鹿的打击乐基础带来的节奏感,电视台写拍录剪中得到的视频必备技能,伍团子从大学开始接触新媒体获得的网感,雨蒙蒙在高强度的字节跳动养成的工作态度。

当你成为自己的老板时,自然也要思考,哪些特质才能帮你点满技能。

我们不希望盲目鼓吹有理想谁都了不起,也不想一盆冷水泼给你,毕竟,人生依然充满无限可能性,差别在于,是否做好了拥抱可能性的准备,也做好了无法实现可能性的最差准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离职去做UP主 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