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知道我在养它吗?

仓鼠

作者:MTNNNY

我想应该是知道的。

我大学的时候,养了一只仓鼠,叫蛋黄,是一只布丁。

一开始养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它有什么不同,就是一只很普通的小动物,每天吃睡跑跑轮。

后来毕业了,我带着蛋黄回家,一开始我妈是相当抵触的,她坚决抵制我带回一个「老鼠」。

但我不管,我就要把它带回去,过了一天一夜以后,我妈给我打来电话,说:「你的小仓鼠好可爱哦,会跑跑轮,还会嗑瓜子」

然后就此开启了我妈和仓鼠的和谐生活。

毕业后我就去了别的城市工作,家里只剩我妈和蛋黄,于是,她就把蛋黄放了出来,嗯,一只放养的仓鼠,据我妈说,蛋黄每天会在外面玩,如果饿了,它就会自己回笼子,或者去找我妈要吃的。

而且我一直觉得很神奇的就是,无论蛋黄藏到哪里,我妈想找它的话一下子就找到了,真的好神奇。

蛋黄特别喜欢我妈的一件衣服,于是我妈就把那件衣服放在榻榻米上,蛋黄玩累了,就会回那件衣服上睡觉。

久而久之,蛋黄身上就有了衣服淡香的味道,和别的鼠子不一样,它香香的。

我妈说她是讲究漂亮的小姑娘,每天都把自己打理的盘靓条顺。

我妈的床旁边有个布艺沙发,我妈睡觉的时候,就会呼唤玩的不知道哪里去的蛋黄,蛋黄听见我妈在叫她,就会跑到床旁边,我妈把手伸下去,蛋黄会自动爬到我妈手上,然后把它放在沙发上,蛋黄就会在沙发上和我妈一起睡觉。感觉好像在坐「电梯」一样。

把我妈哄睡着以后她自己又从沙发上下去到处玩耍。

我妈有半夜老醒来的毛病,醒来以后发现蛋黄不在沙发上,就觉得很孤单,于是她就呼叫蛋黄,对了我妈给蛋黄起外号叫小短腿儿,每次叫她小短腿儿快来,蛋黄就会跑到床边探头探脑的等着我妈用手接她。

我也不知道我妈是如何把一只仓鼠培养的能听懂她说话的,总之就是很神奇。

后来蛋黄老了,非常老,她的眼睛上的毛、胡子都变白了,吃不动鼠粮,身体消瘦,我妈给她泡了燕麦片,软软的,喂给她吃。

再后来,蛋黄老的连燕麦都吃不下了,只能喂米糊糊,曾经的大胖子,变得干枯瘦小,甚至到最后,眼睛都看不见了,它每天每天,只躺在我妈那件衣服上,也不跑跑轮了,也不磕瓜子了,我妈打电话给我,长吁短叹,蛋黄时日无多,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坚强的活着。以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久。

直到有一天。

那天我妈要来我的城市看我,临走的时候,特意去看蛋黄,她已经老的动不了,我妈伸手摸摸她,告诉蛋黄自己要出远门了,蛋黄突然用尽力气咬了我妈一口,我妈说,你这老鼠真是老糊涂了,连我都认不得。

然后她就嘱咐我妹,每天放学回来照顾蛋黄。

我妈走的当天我妹放学回来的时候,蛋黄已经冰凉了。坐火车坐到一半我妈哭着给我打电话说小蛋黄已经走了。我妹妹拿小盒子把它装起来,安葬到了花园里。

我想,蛋黄那么狠的咬我妈一口,那就是告别吧。

坚持了那么那么久都不肯离开,我妈刚出门,她就离开了。

大概是不想看到我妈难过的样子?虽然人类有的时候喜欢自作多情,但蛋黄应该是对我妈是有真感情的。

蛋黄回到她的星球后我妈很想念她,时常提起她,后来我又养了很多只仓鼠,但没有一只能像蛋黄那样,又聪明又机灵。

感谢蛋黄在我不在的那两年多里替我陪伴了我的妈妈,给她创造了很多欢乐的回忆,她的离去也给我们带来了悲伤和想念,如果有来世,希望我们还能在一起,我从市场买走了呆呆的你,而你,就这样天真烂漫的点缀了我们漫长的岁月。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仓鼠知道我在养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