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世

截屏2020-07-14 下午12.00.27

18岁,我读了大学。
20岁,我大二结束,开始悔恨
自己前两年幼稚的行为
于是开始努力
22岁我大学毕业了,却发现
找不到一份令自己满意的工作

26岁,我看着身边的人都结了婚
婚礼的份子钱逐年递增
春节回家,父母从带我串亲戚
变成了带我去见相亲对象
见了十几个姑娘
我每次都觉得和那个她比
差了一点

28岁那年,我遇到了一个和我遭遇差不多的姑娘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她说:你还不错
我喝了一口可乐说:你也是
我还不确定喜不喜欢她
双方家长就已经摆好了订婚宴
结婚的前一周,我和朋友出去喝酒
我说,不想结婚
朋友说,你啊,就是想太多。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29岁,我们终于结了婚
婚礼办的不大不小,朋友来的不多不少
攒了几年想要去实现理想的钱
搭在了这一场百人的私人庙会上

婚礼进行到中间
司仪带着标准的商业化微笑
对着台下的亲朋喊道
要不要让他们亲一个!
台下那些人跟着一起起哄
不知道为什么
我简简单单的亲了一口
俩人恢复到了一开始的站位
我小声说了一句:我爱你
那个昨天还看不惯你倒腾模型的新娘
愣了一下说:我也爱你

我不确定她是不是对我说的
就像我不确定是不是对她说的一样
婚礼结束后,并没有我想象的浪漫
我听着外屋的新娘一笔一笔的算着份子钱
想着不过才两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想着想着,洞房夜就睡着了

30岁,她怀孕了
辞掉了工作,在家养胎
我在公司逐渐有了点地位
手里管着十来个人
独立负责一个项目
结婚前陪嫁的那辆20万左右的车
也变成了我一个人的独享

但我依然不敢放松
每次加班
电话那头都是抱怨与委屈
但我不能争辩什么
谁让她怀了我的孩子
在这一刻
不论是我的父母还是她的父母
都无条件的站在她这一边

31岁,孩子落地了
前前后后连孕检带住院费花了10万块钱
不过无所谓
我看着我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喜欢
高兴的仿佛这是我的新生

32岁,这是人生最不愿意重复的一年
平均睡眠3小时
孩子每一个小时都要闹腾一次
第二天拖着睡不醒的眼睛去上班
老板说我上班不干活
回家媳妇说我不干活
我想了半天不明白,那活是谁干的呢?

那辆开了3年的车
成为了我真正的家
我不在抱怨路上拥堵的交通
我甚至开始希望
再多堵一会

回到家,我关了发动机
在车上点了一根烟
这是我每天最幸福的十分钟
车前是功名利禄,车尾是柴米油盐

35岁 我因为身体越来越差
加班越来越少
晋升的速度也越来越缓慢
那天下班,媳妇告诉我
孩子要上幼儿园了
双语的一个月3000

我皱了皱眉头,那边就已经不耐烦了
“四单元的老王家孩子,一个月6000”
“你已经这样了,你想让孩子也输?”
我没说话,回屋给媳妇转了6000块钱
这笔钱,我原本打算给自己过个生日,买个新电脑

38岁,孩子上了一年级
老师说一年级最关键,打好基础很重要
我笑着说,是是是,老师您多照顾
新生接待的老师看着我不明事理的脸
给你指了一条明路
“课外辅导班,一个月2200”

40岁的时候,孩子上了三年级
老师说,三年级,最关键,承上启下很重要
我笑着说:是是是,正打算再报个补习班

44岁,孩子上了初中
有一天回到家,他对我说
爸爸,我想学钢琴
我没什么犹豫的
我以为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
但那句“爸爸现在买不起”我始终说不出口
好在孩子比较懂事
他说:爸爸没事,要不我先学陶笛也可以
我看着这么懂事的孩子,却开心不起来

46岁,孩子上了一个不好不差的高中
有一天我在开会,接到了老师的电话
电话里说我的孩子在学校打架了
叫我去一趟
我唯唯诺诺的
和那个比我还小5岁的领导请了个假

到学校又被老师训了一通
无非台词就是那一句
你们做家长的就知道工作,能不能陪陪孩子
我看着这个老师,有点可笑
好像当时说:
家长在外辛苦点
多赚点钱让孩子多补补课的和他不是一个人

50岁,孩子上了大学
很争气,是一个一本
他学的专业我有点看不懂
我只知道工作不一定好找
而且学费还死贵

我和他深夜想聊聊
准备了半斤白酒,一碟花生米
我说着那些曾经我最讨厌的话
还是要为以后工作着想
挑个热门的专业
活着比热爱重要
我们从交流变成了争吵
我发现,我老了
老到可能都打不过这个18岁的孩子

我说不过他,只能说一句:我是你爸爸!
孩子看着我,知道再怎么争辩都没用
这场确立我最后威严的酒局不欢而散
我听的不真切
在孩子回自己屋的路上好像叨叨了一句
“我不想活的像你一样”

怎么就哭了呢?50岁的人了
一定是酒太辣了,对不对
一定是酒太辣了

55岁,孩子工作了,似乎有一点理解我了
但我却反了过来,我说不要妥协
我说最怕你一生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
孩子叹了口气,我仿佛听见他说
太晚了

56岁,孩子也结婚了
我问他喜欢那个姑娘么
他愣了愣说:喜欢吧

60岁,辛苦了一辈子,想出去走走
身边的那个人过了30年
我依旧分不清到底喜不喜欢
我们开始规划旅游路线
这么多年了
我们还是存在分歧,还是在争吵
某个瞬间,我觉得
这样可能也挺好

一切都准备好了
儿子说:爸妈,我工作太忙了
可以帮我照顾一下孩子么
我们退了机票,又回到了30年前

70岁,孩子的孩子也长大了,不用天天操心了
我下定决心说:一定要去玩一趟
可是手边的拐杖
只能支持我走到楼下的花园

75岁,我在医院的病床上
身边聚满了人,我迷迷糊糊的看见医生摇了摇头
周围那些人神情肃穆
我明白了,我要死掉了
我没有感到一丝害怕

我突然问自己,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死掉的呢?
我想起来30岁的那场婚礼
原来,那时候,我就死掉了吧
依照惯例
死前的3秒,我的大脑要走马灯
倒叙我这75个年头的一生

画面一张一张的过
1秒
2秒
两秒过去了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两秒内的回忆

第3秒
突然我笑了
原来已经回到了18岁的那一年
我看见一个男孩
他叼着一袋牛奶,背着书包
从另一个女孩家的阳台下跑过
那个男孩朝窗户里看了看
那是18岁的我暗恋的那个女孩子
我想不起来她长什么样子了
最后一秒我努力的回忆着
突然浑浊的双眼流出了悔恨的泪水

要是当初的高考志愿
和她一起填了北邮
那么我的人生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我自嘲的笑了笑
3秒过去了
身边的人突然间开始嚎啕大哭
我可能听不清了
我最后听到的嘈杂的声音
是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年 起着哄说的
“答应他”
“答应他”
“答应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这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