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击队长联发科,没有根据地

作者:邓宇

编辑:刘芮、陈帅

支持:远川研究所科技组

最近,沉寂已久的联发科似乎开始转运。

随着美国对华为的芯片禁令步步紧逼,连华为的自产芯片供应也难逃卡脖子之难。业内不少传言表示,无奈之下,联发科已成为华为在中低端市场的首选备胎。

从华为的选择来看,这已然从传言走向现实,截至目前,已经有畅享10e 、荣耀Play 9A在内7款手机搭载了联发科最新的4G以及5G中端芯片。

但时来运转的联发科,能在新的顶峰站多久呢?

复盘历史,从2004年的山寨机,到2012年的低端智能机;从华强北到小米魅族再到传音、华为,联发科的市场从中国打到了非洲,从2G打到了5G。但是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之下,却是徘徊十年的股价。

归根结底,联发科始终没有根据地,而一场场胜利,最终也不过是一场场游击。

01. 山寨机:挖开巨头的墙

联发科在手机界,最惊艳的亮相,无疑是在功能机时代缔造“山寨机”。

早在15年前,手机还远远不是人手一部,谁都能消费得起的日常用品。当年,中国有8亿农村人口,人均收入3258元。

但也同样在2005年,这一年里,诺基亚一款最便宜的娱乐系列手机N70,最低价也有1700元,再加上当年漫天要价的电话费、漫游费、异地通话、彩信彩铃费用,一部手机的成本,几乎等于一个农村人口一整年的收入。

漫天要价的底气在于当年手机产业高昂的进入门槛,一方面需要技术,另一方面需要资金,想要拉通屏幕、音响、外壳、键盘、蓝牙等上百个环节的供应链,两亿的资本,还只是被称作是入门级玩家。

但很快,联发科2004年推出Turn key solution“交钥匙”方案:通过在芯片上集成多媒体、基带和操作系统,联发科的全套解决方案,将手机制造变成了由采购与组装两个环节组成的人力密集型产业。

这也一手创造了后来的华强北创富神话:

短短几年,5000家山寨厂商在此拔地而起。几个初中文化的人打在一起,就能拉起一个杂牌手机加工厂,而一个一平米的小柜台,一年也能创造近千万的营收。

而对普通用户来说,华强北的杂牌与山寨机,可以让他们用500元就买到与5000元诺基亚相似的外观,还额外附带三卡三待、跑马灯、验钞功能。

这也直接导致了当年的手机价格大跳水与亏损浪潮:诺基亚带头,一众知名外企率先将手机的价格从几千元降到一千元,最后探到几百元。而本就走低价路线的传统国产功能机霸主波导,则干脆在两面夹击中以2005年亏损2.8亿元,两年后被ST收场。

攻势越来越猛,2009年的联发科在中国一举卖出了1.45亿部山寨机,拿下90%的市场,出货量超越高通,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机芯片厂商。

联发科的股价,也随着山寨机市场的崛起而划出了一条陡峭的增长曲线,并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的前夕冲上了顶峰。

但谁也没想到,此时山寨机的辉煌,其实只是踩在功能机末日鼓点上的最后狂欢。一场彻底颠覆了手机形态的智能机革命,也正是在这一时期悄然埋下了伏笔。

02. 千元机:杀死自己来续命

当年功能机时代的成功,已然成为了联发科在智能机浪潮初期转型的诅咒:

在2007年以iPhone 发布为代表的智能机初期,联发科一度沉溺于当时功能机的辉煌,并执着于所谓“半智能”方案。

另一边,在安卓系统+高通芯片的组合加持下,智能手机的崛起依然势不可挡。一直到2011年,雷军带着不到2000元的小米悍然冲入市场,已经把手伸到功能手机最后的基本盘:低价市场。

好在小米无论怎么做方案,在当时一颗高通芯片就要500多元的情况下,还是很难下探到山寨机的千元市场。不过这并不代表山寨机就安全了,毕竟高通吃完高端市场以后,推出便宜芯片继续吃市场只是时间问题。

看明白这一点的联发科知道,与让别人来摧毁自己的山寨机市场,不如自己动手收割续命。于是,在联发科的一手主导下,千元机迅速涌入智能机市场:

2010年开始,联发科开始主推廉价3G智能手机芯片,并且快速的和OPPO、vivo、金立、酷派等一众厂商搭上了线,成为三四线城市的“街霸”。这个决定,让一度错失了3G市场先机,2010年WCDMA芯片仅出货110万片的联发科,在仅仅两年后,就定下了7500万套3G芯片的年度目标,并蝉联中低端老大地位。

2013年,联发科的低价智能机芯片战略终于迎来了把它送到最高点的合作产品:红米手机。在联发科和小米这两个成本控制大师的运作下,这款功能齐全,体验良好的智能手机仅仅售价799。也宣告了功能手机和山寨机的彻底出局。

逐步在低端智能机站稳了以后,联发科开始考虑迈向中端市场。2014年发布的“真八核”的MT6592成为了试水之作。其产品宣称,由8颗Cortex-A7核心构成,采用台积电28nm工艺,最高频率可达2GHz。

诚意满满的联发科,迎来了现实的暴击。

03. 一路撤退,痛失大陆

高端芯片,并不只是刷性能就行,还要有市场对品牌的认可,具体来说就是要有手机厂愿意在自己的旗舰机上采用联发科的芯片,这样才能改变市场对联发科的固有印象。

可惜联发科有情,但合作伙伴无意。

率先搭载了联发科高端芯片的MT6592的酷派F1,这一年里率先将产品拉到了千元水平;紧接着,小米的低端产品线红米迅速跟进,价格直接杀到799。

自此,价格一跌再跌,剑指中端的MT6592,最终却成为低端中的战斗机。

2015年,不甘心的联发科又推出Helio X系列,定位高端市场,直接对标高通的800系列。

一开始,客户还算买账,HTC、魅族、金立等都把X10用在了旗舰机上,HTC One M9的价格更是上探到了四千元档位。

与此同时,同期的高通810由于采用台积电20nm的工艺,导致发热量异常巨大,又加上糟糕的电池管理,一度被外媒评为史上最差的CPU。

联发科的高端梦眼看要成,却万万没想到刚刚亲手埋葬山寨机市场的小米,又拿出了祖传的799价格,在当年的红米Note 3中搭载联发科的X10系列芯片,通过低价高配走量,瞬间赢得市场一片良心好评。随后,乐视同步跟上,将X10用在了自家的千元机之上。接二连三,将联发科与魅族、金立的脸打的烂肿。

联发科副董事长谢清江,更是直接将和红米的合作形容为“含着泪数钞票”。

虽然一百个不甘心,但还能继续数红米的钞票,对此时的联发科来说却已经是活下去的最后几根稻草。

原因很简单,高通杀过来了。在高通的产品梯队中,主要分四个等级:800系列主攻高端,600系列负责中端,400与200系列则专门服务联发科的基本盘小米、OV与魅族。

小米向来是高通的死忠粉,OV也很快在高通的品牌与价格面前叛变了革命;就连魅族也在PRO7上使用了联发科P25与X30处理器之后,逐渐抛弃联发科,与高通重新签订了和解协议。

另一方面是联发科技不如人,虽然在X20中强上10核,但受到工艺拖累,无法承载10核心的功耗,锁核降频的无奈之举被人戏称为“一核有难,九核围观”;

更重要的原因则在于联发科舍不得摘下的低端帽子。消费电子产业,低端并非没有市场;只是低端也同时意味着低门槛与低议价能力。一旦面临高通的降维打击与展锐的拼死博弈,联发科就不得不夹在中间两头受气。

更何况,自主造芯浪潮下,华为的麒麟系列已见成效,小米的澎湃也紧随其后,就连OPPO也挖来了联发科5G芯片天玑的主要功臣李宗霖挂帅手机芯片。

前有老对手拦路,后有合作伙伴背盟,联发科在手机市场的第二次崛起再次被打回原点。

面对日益崩坏的战局,是硬扛还是战略转移,联发科做出了新的选择:

上山下乡。

04. 上山下乡,出海游击

如果说从功能机到智能机,从山寨机到小米OV再到被抛弃,联发科还没能走到穷途末路,这应该归功于联发科对上山下乡打游击思路的谙熟。

事实上,早在2007年,联发科就已经将在中国用过的山寨机思路带到了印度。与当年在中国的打法相同,联发科与华强北强强合作以中国供应链+印度组装,一度占据了印度超过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为适应印度运营商繁多的现状,联发科甚至配合手机厂商推出了四卡四待的设计。

但很快,中国的智能机浪潮与产业大洗牌也蔓延到印度,2014年7月15日,Mi3在印度开卖,产品半小时被销售一空,仅仅一周时间,就有10万用户排队预定。

而小米OV风卷残云的清扫了印度的山寨机市场的同时,也将高通一同带入了这个新兴的市场,重复了在中国市场上几年前就发生过情节。

失去了印度,联发科在此将目标转向非洲。

而在非洲市场,不得不提到另外一家隐形巨头“传音”。2019年传音出货1.4亿部,独占非洲市场的半壁江山。而传音在非洲的成功,其实也正与联发科在山寨机时代的经验如出一辙:技术上做双卡双待,渠道上扎根线下,“农村包围城市”,就连独特的“美黑”功能,也是在双方深度合作下完成的。

不过,归根结底,联发科只是在不同的地方,重复了一回当年在大陆的经历。然而,蓝海打一块少一块,蓝海的消费者也会越来越挑剔。我们不得不追问:联发科的根据地到底在哪里?

05. 尾声

在经历了小半年其他厂家高价5G芯片的战斗后,终于又带着自己的5G芯片:天玑系列杀了回来。而所到之处,场景也异常熟悉:

最新的5G手机,不要3000,不要4000,通通不到2000。

搭载天玑820的红米 10X 只要1599元,搭载天玑800的华为畅享Z不过1699元,荣耀Play 4 1799元。吓得搭载高通骁龙865的红米K30 Pro直接从2999降价到不到2200。

还是熟悉的低价配方,还是不变的红米味道,加上华为的助力,联发科也一度打破十年股价原地踏步的魔咒,冲到了上市以来的最高点。

就像每次手机市场换代的初期,联发科借助台积电的工艺和ARM的IP支持,加上自己对市场需求的灵活判断,和务实让利的合作态度,总是能取得不小的战果。

但每次进入存量市场贴身肉搏的时候,技术积淀不够的弱点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暴露出来。

先是“一核有难,九核围观”被群嘲,后是没能配上Cat 7技术达不到中国移动的入库要求。每一个缺点都被对手抓住穷追猛打,导致后期逐步落伍。

高通有通信专利墙、苹果能把计算能力爆出对手几条街、三星和华为则有自家的手机来保障退路。他们都有自家牢不可破的根据地,进能厮杀,退能深耕,也有耐心实现长线的技术目标。而一直在寻找蓝海和新客户的联发科,却经常徘徊在多个目标之间,最后发现自己走得不够远。

当然,联发科也已经有意识的开辟后方根据地,比如2012年吃下电视芯片巨头晨星半导体之后,取得智能电视芯片市场七成份额,物联网芯片上,更是拿下了亚马逊Echo和天猫精灵,小米路由器,甚至共享单车等一系列明星产品,为联发科坚持到5G的反攻贡献了大批粮草。

但仔细来看,这些根据地依然是以蓝海抢占市场为主,新的竞争对手正在磨拳霍霍,联发科真正的大后方依然谈不上稳固。

也许,流浪地球,才是联发科的星辰大海。

来源:远川科技评论 微信号:kechuangych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游击队长联发科,没有根据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