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份文物,很有意思

@马伯庸:看到一份文物,很有意思。这是民国三十年十二月,中央医院贵阳分院负责人钟世藩写给重庆中央医院副院长吴绍青的一封信。

这两位都是当时的医学大牛。钟世藩是协和毕业,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吴绍青是湘雅毕业,哈佛医学博士,儿科专精。两个人学成后,都选择了回国奋斗,各有成就。

1937年,国立中央医院随同国民政府撤离南京,一拆为三,分散到重庆、贵阳、兰州三地。吴绍青带着一群上海医学院的学生,从上海辗转到河内、昆明、重庆,担任重庆中央医院副院长。钟世藩则在战事一爆发,便举家千辛万苦迁到贵州,负责贵州中央医院分院。

这封信写于41年,抗战最艰苦的时候。贵阳当时屡遭轰炸,医院人员和物资都损失惨重。钟世藩写信给吴绍青求援,希望重庆能够支援贵阳最紧缺的十九种药品。在信的末尾,他还不忘加了一段英文:祝你圣诞及新年快乐。

其时贵阳是重庆和昆明之外的另一个西南大后方,屡遭日本空军袭击,医院是重灾区。(大家可以搜一下二四轰炸和图门关)钟世藩这封信语气急迫,可见是真的面临窘迫,无以为继了,费尽心机要争取更多资源。最后末尾那段英文祝福,明显是后来加的,大概是他写信至此,觉得该为同样困苦中的同僚一些微末鼓励,不致丧失信心吧。临至暗时刻而心不颓,当存亡之秋而志不废,这是国士之风啊。

对了,钟世藩当时有个儿子,37年才一岁多一点,也跟着他颠沛流离去了贵阳,童年就在中央医院度过。写这封信的时候,这孩子应该是五岁多,名字叫钟南山。

1
2
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看到一份文物,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