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水利工程这么强,为什么还是会出现严重的汛情?

作者:路路路路

这个题目很早就想写了,今年的汛情发展正好是我观点的有力佐证,反倒是拖到现在正合适。

目前的现实发展有力证伪了“人类跟大自然比力量就是弟弟”之类的观点。

今天就以长江为例,就比较1954、1998、2020这三个年份。

一、1954年

长江中游,以武汉为中心,上至洞庭湖口城陵矶,下至鄱阳湖口九江,是长江洪水威胁最严重的区域,也是华中精华,交通、工业、经济核心。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荆江这一段又是中游最脆弱的地方,在新中国成立前的300年中,荆江大堤汛期溃决过34次。

大多数人想象不到,新中国治理长江,最先修的不是干流堤坝,更不是拦江水坝,而是一座分洪工程。

1
2
3

1952年4月5日荆江分洪工程开工,30余万军民用75天就建成了第一期主体工程。

1954年7月,长江流域发生了百年罕见的特大洪水,荆江分洪工程先后3次开闸分洪。

所谓洪水,对我们有威胁的是其实是洪峰,用不太严密的语言形容也就是单位时间来水太多了,超过河道、水库的承载力。

典型例子:7月7日歙县洪水导致高考首日科目取消,但是第二天就退水,起码县城交通条件能考试了,这就是“峰”。

而各类水利工程的防汛功能,要么是削峰(水库多存一点),

要么是强化下泄能力(如淮河的第二入海通道),

要么是强化河道承载能力(加高加强堤坝,原来河道水位最多10米,现在15米,大家算算截面积大了多少,单位时间过流能力大了多少,刚刚高考完,看看自己还会算不),

最后一招就是滞洪、分洪。

说白了就是,先找一个原本不是河道,不是湖泊、原本也住着人、种着地的地方,把洪水放进去,分担主河道压力。

4

这就是荆江分洪区。

前面的历史资料里面,大家可以看到当时是什么样的施工条件。我们也只能选择这种抗洪路线。

说难听点,1954年分洪,我们是牺牲了分洪区的群众,他们的庄稼、他们的房屋、他们的家园,来保卫大武汉,保卫工业基地,保卫下游的一切。

即使如此,武汉也付出惨痛代价,

单武汉一市,最高峰时动员抗洪人员289830人,其中有国家水利部的,有治理淮河指挥部的,有黄河水利委员会的,另有后勤支援人员31万人。

当时全国年产麻袋500万条,中央给武汉调来540万条,搬空了国库。

武汉市周边三十公里内的汉阳的赫山、梅子山(现成为武汉城区);汉口的祁家山、陈家山(现武汉市东西湖区);武昌的梅家山、姚家岭、何家垅、纸坊等荒地全部变成了采土场,连远在黄陂滠口、祁家湾的武汉长江大桥取土工地也加入采土大军,日夜不停的为堤防工程挖掘土方。

到八月份,堤防工程更加紧张,由于江水暴涨,很多道路被淹没,土方无法运出。武汉市防汛指挥部组织空军战士、装卸工人以及各企业青壮年职工5000余人,配备11部挖土机,在市区内的解放公园和王家墩机场内紧急挖掘土方,就近供应沿江一线。

5

持续几个月的强降雨,让整个武汉市内涝极为严重,航空路地区一度被大水淹没了三层楼之高,汉口电厂无法正常生产被迫停机,汉口市区全部断电。周恩来总理得知后,当即下令正在山西榆次发电的,当时我国唯一一个列车电站2号列车电站火速赶往武汉,支援抗洪抢险。

6

毛主席欣然亲笔题词:“庆贺武汉人民战胜了1954年的洪水,还要准备战胜今后可能发生的同样严重的洪水”。

1954年长江洪水是1931年以来最大,武汉关水位极值出现在8月18日,这个数字请大家记住:

29.73m

二、1998年

选择这一年,是因为98抗洪是全体70后80后关于洪水最深刻的记忆。

7
8
9
10

大家还记得吗,子弟兵在做什么?

在武汉,在九江,洪水高过了江堤,我们用沙袋、钢管、彩条布临时加高堤坝,构筑子堤抵御洪水。

由于土堤跟脚被长期浸泡失去强度,出现塌方、管涌甚至决口,是子弟兵用身体、棉被、船舶和汽车去堵抢眼。

中央领导也来到抗洪前线,他们不仅仅是来为大家鼓舞斗志,还背负着重大的历史抉择——要不要再次分洪。

分洪,意味着分洪区人民积累的财富再次归零,经过改革开放发展积累,这里与1954年已经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损失。而如果武汉失守、九江失守,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结果大家都知道,大堤挺住了。我们挺过去了。

这里我们要感谢长江委的水文工作者和整个水利行业齐聚前线的最顶级专家团队,是他们立足科学做出了峰值已到,洪水力度即将减弱的准确判断。

11

1998年长江洪水是1954年以来最大,武汉关水位极值出现在8月20日,这个数字请大家记住:

29.43米

三、2020年

从1998到2020,长江经历了什么?是以三峡工程为代表的一系列国家重器建成应用,是长江沿岸堤防的持续强化提标,是洪水预报监测和水利枢纽联合调度能力的不断提升。

下面是我写文时的最新数字:

楚天都市报7月9日讯(记者潘锡珩 通讯员廖宇智 摄影李辉)9日15时,27.92米;18时,27.93米;19时,27.94米。今日,长江武汉关水位依然在持续缓涨,直逼28米整数关口。长江委预计,汉口站水位12日将突破28.5米。

28米什么概念?这意味着长江水位已经高达堤内三层楼的高度。

那么,我诚心诚意的问所有人,包括武汉市民:

全国驰援武汉了吗?

城区划船了吗?

解放军子弟兵上堤了吗?

武汉是不是一切正常?

12
13

武汉市自己就有信心搞定。

然后,自1998年以来的最高水位淹到了哪里呢?

14

淹没武昌诗画廊

15
16

逼近武昌第一观景台,只是逼近哦。

再涨个一米五,破掉所有历史记录也稳得很。

没有子堤,没有钢管、沙袋、彩条布,没有悲壮的血肉长城。

17

指挥部对市民的提醒仅仅是:在江滩游园时,注意安全提示,切勿翻越警示带到江边戏水、游泳和垂钓。

四、总结

什么是严重的汛情?洪水大就是汛情,水位高就是汛情,

一场有望突破98年记录的大洪水,当然是严重的汛情,

一场如果没有三峡水库削峰,肯定突破54年记录,有望刷新有史以来新高的大洪水当然是严重的汛情。

中国的水利工程这么强,就是为了将洪水的损失降低,甚至消弭。

中国水利,大国重器,我们做到了,我们还会做得更好。

2020.07.11晚更新数据并集中回答若干问题:

    1. 截至7月11日18时,武汉关水位28.44米,武汉市防办防汛专家组组长丁心红介绍,目前,长江水位还在持续上涨,预计16日或达到29.2米。这一水位将在武汉市有水文记录历史上排第三,仅次于1954年(29.73米)和1998年(29.43米)
    2. 为什么正文中说“再涨个一米五也不怕”,因为目前的长江干堤,均按照1954年最高洪水位超高1.5-2米进行建设。
    3. 很多朋友质疑28米洪水岂不是十几层楼高……水文意义上的水位都是指海拔高度。
    4. 很多朋友提出只讲水位不讲流量不严肃……嗯的确不严肃,从水工设计到水文观测到防汛规划,往往流量更重要,但这文主要是科普,单说水位还有很多不晓得是海拔嘞……并且大多数人的洪水记忆,也就是某某年淹到多高的地方对不~
    5. 为什么只提武汉……举例说明啊大兄弟……您翻翻我之前的回答,其他地儿也讲过的……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中国的水利工程这么强,为什么还是会出现严重的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