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能帮王兴实现出行梦吗?

be79-iwasyei5889756

文/李信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王兴再次瞄上了出行领域。

据《晚点LatePost》报道,理想汽车即将获得5.5亿美元D轮融资,其中美团领投5亿美元,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跟投3000万元,此轮融资过后理想汽车估值为40.5亿美元。

这已经是王兴第二次大手笔投资理想汽车。去年8月,王兴个人出资2.85亿美元,美团旗下龙珠资本出资1500万美元,共计3亿美元参与理想汽车C轮融资。

至此,王兴已经在理想汽车投入了8亿美元。

面对王兴真金白银的支持,后来居上的李想也很争气,理想ONE推出半年内已经交付一万辆,这距离王兴实现出行梦,又更近了一步。

走过交付大关的理想汽车,也在筹备上市事宜,据36氪报道,理想汽车将在7月或8月IPO。

不过,理想汽车上市之路或许没有那么顺利。据财经报道,7月6日,理想汽车运用主体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突然新增11条股权出质信息,11位股东全部出质股权,质权人为北京罗克维尔斯科技有限公司。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向财经分析,理想汽车可能是为了让股权更加集中。

但也有媒体认为,理想汽车赴美上市或许遇到了困难。由于此前瑞幸咖啡造假事件爆发,波及中概股,也为国内赴美上市企业增添了负面影响,当时李想还在微博称陆正耀为“诈骗犯”。

此前,理想的融资也不算顺利,理想汽车不同于蔚来等造车新势力采用的纯电动技术路线,理想汽车采用的是增程式技术路线,这导致理想汽车早期并不受投资机构青睐,在其C轮融资前,理想汽车总融资额仅有10亿美金。

理想ONE,图源理想汽车官网

理想ONE,图源理想汽车官网

王兴的出手,改变了理想汽车的融资困境,其也想依靠理想汽车,在出行领域上扳回一局。

此前,美团探索过共享单车、网约车等出行业务,虽然投入巨大,但并没有为美团带来更大的效益,此次与理想汽车深度绑定,也是美团在出行领域新的布局。

如今,发展数年的新能源汽车领域,也进入到关键时刻,拿不到融资的造车新势力企业纷纷陷入倒闭潮,拜腾、博郡已然进入最后时刻。

理想汽车是幸运的,经历过首款量产车型SEV因政策原因停止运作后,理想汽车转而押注SUV车型,最终顺利拿到新能源汽车的少数入场券。

不过,接下来新能源汽车的竞争也将更加激烈,理想汽车既要面对蔚来、小鹏等友商的直接竞争,还要布局自动驾驶等更先进的技术路线。

新能源汽车行业赛事将更加凶险,而李想要想承载起王兴的出行梦,势必需要在更长的时间内活下来,并且活得更好。

1

亏损也要投理想

尽管由于疫情影响,美团各项业务均受到严重影响,但王兴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出行梦。

今年5月底,据美团发布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当季总营收为167.5亿元,同比减少12.6%;经营亏损17亿元,同比增长31.6%。

好不容易实现盈利的美团,再一次陷入亏损。不过,这并不能阻挡王兴实现自己的出行梦,美团发布财报后次月,立即传出了投资理想汽车的消息。

其实,早在市场上还未传出美团投资理想汽车的消息时,王兴就已经在饭否上力挺新能源汽车。

“在科技领域有句老话,人们通常会高估未来两年将发生的变化,但会低估未来十年将发生的变化,这对智能电动车也非常适用。”王兴在饭否上写道。

汽车行业的确在发生剧烈的变化。6月10日,特斯拉股价1000美元,市值达到1889亿美元,首次超越丰田汽车成为全球市场市值最高的汽车公司,而这距离特斯拉创办才17年。

特斯拉股价

特斯拉股价

而在过去七个交易日,特斯拉股价飙升了40%以上,使该公司市值达到2590亿美元。

特斯拉的中国学徒们,在狂奔六年后,表现也可圈可点。

2019年,小鹏汽车虽然未完成4万辆的销量目标,但也达到了1.67万辆,而且今年小鹏还获得了生产资质,小鹏P7将在自建工厂生产;蔚来汽车今年第二季度交付量则达到1.03万辆,同比增长190.8%。

相比之下,理想汽车的脚步则有点慢,直到去年12月底,首款量产车型理想ONE才开始正式交付。

不过,虽然理想ONE的量产速度比同行慢了,但市场表现却较为出色。

今年6月16日,理想ONE交付量达到一万台,创下了造车新势力最快交付一万台车的记录,同时理想今年还在加快扩张速度,今年内准备将计划开设的门店数量从20家调整到60家。

“如果不出什么大的意外,理想ONE应该会成为造车新势力里第一款交付过10万辆的车型。”看到理想ONE的市场表现后,王兴再一次在饭否上夸赞理想汽车。

从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行情看,理想汽车的确赶上了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最后窗口期。

近年来,国家大力倡导新能源汽车产业,引得大量资本涌入新能源汽车行业,2017年,全国就有100多家企业踏入造车领域。

部分造车新势力logo,图源网络

部分造车新势力logo,图源网络

然而,造车行业并没有出现百家争鸣的盛况,反而陷入倒闭潮。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中国造车新势力企业数量仅有40家左右,也就是说超过一半都没有活下来。

与此同时,今年遇到疫情突袭与车市寒冬的双重影响,国内新能源汽车正在加速进入淘汰赛。6月开始,先是赛麟汽车爆雷,后有拜腾汽车、博郡汽车因资金耗尽,宣布停运或放弃造车。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5月,仅有8家车企在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实现销售上万的仅有4家车企,分别是蔚来、小鹏、威马和理想。

王兴重押的理想汽车,可以说是顺利“上岸”,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李想可以高枕无忧。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越发激烈,接下来理想汽车也将面临更多的挑战。

2

理想“傍”上美团

冲击上市,成为理想汽车接下来面临的首要挑战。

据36氪报道,在6月底理想汽车线上沟通会上,李想告诉投资机构,“理想汽车将在7月或者8月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这一消息得到多位资本行业人士证实,“目前看,7月有点来不及,大概率是在8月上市。”

至今,国内造车新势力企业,只有蔚来在纽交所上市,这也是继特斯拉之后的第二个在美国IPO的电动汽车制造商。

很明显,理想汽车迫切想成为国内新能源汽车第二股,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需要钱。

毕马威中国合伙人吴剑林此前提到,“新能源车企需要大量的资金流,没有几十亿到一百亿人民币是造不了车的,甚至是要两百亿人民币以上,巨大的资金量需求很难容下非常多的公司,最后一定是趋于头部公司靠拢。”

吴剑林没有说错,近期拜腾、博郡均因资金问题停产倒闭,理想虽然获得了美团5亿美元融资,但这对车企来说远远不够用。

为此,上市融资成为新能源汽车企业获取资金来源的重要渠道。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理想汽车并不是纯电动汽车,而是采用以燃油发电机为基础的增程式技术路线,也就是说理想ONE的动力系统不仅有电池包,还有一台由发动机和发电机组成的增程器。

理想汽车核心组件,图源理想汽车官网

理想汽车核心组件,图源理想汽车官网

对于这一区别主流电动的技术路线,李想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选择增程式技术路线原因主要为国内充电设施不足,增程式技术路线可以保留纯电动体验,同时解决电动车的续航焦虑问题。此外,电池成本高企也让纯电动车难以获得可观的利润空间。

目前理想汽车在二级市场受到一定程度的热捧。据36氪报道,投行在资本市场问了一圈,不愁卖份额。

理想汽车也将为美团在出行领域,拿下一块重要的版图。

据连线Insight了解,美团与理想汽车已经产生一些合作。此前,理想汽车推出过微型电动小车项目(SEV),但由于政策原因终止运行。此后,美团基于理想的SEV,打造了无人运货车。

此外,“傍”上美团的理想汽车,还能借此切入出行领域。早在2019年初,美团就曾与威马汽车合作,将威马旗下首款量产车EX5引入到了美团打车平台,为用户提供出行服务体验。

众所周知,美团一直想打造网约车体系,如今重金押注理想,也是获取了一位重要盟友,而只要美团开放网约车体系,双方也可直接进行合作。

与此同时,美团还在持续布局自动驾驶领域,先是与百度Apollo达成合作,后加入加州大学伯克利DeepDrive深度学习自动驾驶产业联盟(BDD),还在开发自己的“美团地图”。

王兴曾表示,“自动驾驶肯定是未来”,而这也是造车新势力布局的重点领域。

近期,理想汽车也公布了自动驾驶计划:2021到2022年,实现相当于L3级别的导航自动驾驶——NOA;2023年,全新车型X01将标配支持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的硬件系统;2024年左右,计划将L4级别的自动驾驶能力通过OTA的方式量产上车。

毫无疑问,今后美团与理想合作,也不仅会局限在资本层面,更会落地到技术、业务等方面的多重结合。

3

理想能否撑起王兴的出行野心?

王兴从未掩饰过自己对出行领域的野心。

2018年3月21日,王兴打响闪电战,当天美团打车登陆上海,同时上线了出租车和快车两种业务,通过对司机端和乘客端进行大量补贴,美团很快在上海拿下不少市场份额。

当月24日,王兴在2018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美团出行是新玩家,去年开了南京,几天前开了上海,很迅速地拿到1/3的市场份额。”

很显然,这个原先被王兴称作“我就试试”的业务,很快引起滴滴注意并发起反击。

滴滴先是在网约车市场与美团互撕,同时将战火延伸到外卖市场,直入美团核心腹地。2018年4月9日,滴滴外卖在无锡上线,通过高额补贴的方式,滴滴当日订单达到33.4万单,并在9天内成为无锡市场份额第一的外卖平台。

滴滴的打法让美团陷入被动,如果持续加大在出行领域的探索,势必需要和滴滴“血拼”,但彼时美团的核心业务外卖还处于持续亏损中,并没有多少资本打价格战,而且当时美团正处于上市前夕,需要给资本市场一份好看的数据。

为此,美团停止了自己做网约车的尝试,在其上市招股书中明确提到,公司将不再继续拓展网约车业务。

美团打车平台

美团打车平台

不过,王兴终究还是没有真正放弃拓展网约车业务。去年4月26日,美团打车变换运营模式,宣布在上海和南京接入首汽约车、曹操出行和神州专车,也就是说美团打车从自营改为了聚合第三方打车平台。

除了网约车业务之外,美团在出行领域投入最大的莫过于共享单车。

原本,王兴只是摩拜的C轮投资人,但在2018年4月,美团却花了156亿元人民币收购了这家处于巨亏中的公司,截止当年底,直接为美团带来了45.5亿元的巨额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此后美团放弃了摩拜单车品牌,将其更名为“美团单车”,还将车身颜色变更为具有辨识度的“美团黄”,这背后的代价是将摩拜价值16亿元的商标价值全然抛弃。

然而,美团在出行领域付出真金白银的代价后,并没有交出如团购、酒店、外卖等业务一样的出色成绩。

如今,王兴重押理想汽车,或许想靠李想在出行上扳回一局,但李想要想撑起王兴的出行野心,也实属不易。

目前,虽然理想汽车挤入了万辆交付俱乐部,但此后也将面临特斯拉、蔚来、小鹏、威马等造车新势力的直接竞争。

与此同时,理想汽车采用增程路线,相比其他纯电动汽车,理想ONE在电池成本上会低很多。但如果要转向纯电动路线,理想汽车必然面临更高昂的电池成本压力,而且更换技术路线也需要投入大量研发成本。

此外,目前国产新能源汽车,普遍都处于亏损状态,盈利希望依然遥远。

由此可见,今后理想汽车面临的挑战将会更多,不过王兴对李想却极有信心,他表示未来造车新势力只会存活三家,分别是理想、蔚来和小鹏。

造车新势力销量情况,图源第一财经

造车新势力销量情况,图源第一财经

“我算是见过中外各国许多创业者了,李想是少有的真能Think Different的人。可笑又可叹的是,很多人一方面对已成为传奇的苹果Think Different广告顶礼膜拜,另一方面却对身边正在发生的Think Different视而不见甚至百般嘲讽。叶公好龙。”王兴在饭否上表示。

王兴可谓对李想抱有极大期待,李想也的确拿到了新能源汽车的入场船票,接下来新能源汽车的战场已然聚焦在头部之争,理想汽车是否能撑起王兴出行的野心,或许也将很快见到分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李想能帮王兴实现出行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