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经历过2015年股市疯狂的人们,后来都怎样了?

1

对“5年”这个时间概念的理解,可以有很多种。

有人在日复一日间忘却时光流逝;有人完成由单身到为人父母的转变;有人,从一无所有到衣食无忧,甚至抓住机遇完成阶层的跨越。

而对于A股,5年,意味着昨日重现。

本周以来,A股行情转好,截至7月8日,两市成交总额连续5天突破1万亿元大关。而上一次的万亿大关的战绩,还发生在5年之前。

A股疯狂的休止符,滑落在5年前的那个夏天。“杠杆牛”之下,股民们被注入肾上腺素,有人卖房 all in,有人辞职专心炒股,炒股变成了赌博,人们永远相信,下一把的时运会更好。

直到股灾呼啸而来,幻象破碎,命运沉浮,顷刻改写。

那些曾经疯狂过的人们,现在都过得怎样了?
职业投资者:5倍杠杆,我再也不碰了


老周,股龄11年


2015年的下半年,我辞职了,同时背上了200万的债务。那时候,每天的生活就是下午起床,一醒来就开始喝酒,喝到半夜,喝晕就能睡觉。大脑几乎是不转的。

也不敢转,因为,我不敢细想之前的一切。

那一年,市场实在是太火热了。记得和银行的朋友聊天,说最近天天忙得不行,好多人来办理理财和开户的业务。

那阵子的钱有多好赚呢,有人说,闭着眼输一个代码买入,就能躺着赚钱。

身为职业投资者,我不想错过这波行情。这样实现财富自由的机会,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我拿出70万,找了机构做了5倍的杠杆,也就是350万本金,刚开始的时候没想那么多,觉得有点利息也能承受,毕竟本金大才能获利多。

刚开始,账户的盈利很稳健,但离我的目标总还有点距离,我每天都告诉自己:还没到时候。可没过几天,情况就突然转变了,刚开始是阴跌,后来就变成急跌,再后来就是无量跌停。

我还记得,每天跌停的那段时间,早上一打开炒股软件,我就开始心跳加速,手也在抖,根本握不住鼠标,内心特别惊恐。晚上也睡不着,因为当时根本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可以卖出去。

后来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几天,我就麻木了,因为有点习惯了, 你知道,这就是现状了,你得认。

在第六天,终于不再封板了,我把股票全部清仓,算了一下,赔了200多万。

我当然不是最惨的,身边也有那些借了杠杆,手机换掉,微信拉黑就跑路的,我做不出这种事,但我开始对自己的专业能力开始产生了怀疑。

现在回想起来,我就该知道,当大爷大妈都跑步进场,就是应该撤退的时候了。

5年后的今天,我依然在从事金融业,2015年的股灾是我人生的至暗时刻,我也考虑过换工作,但转行谈何容易,而且我年龄大了,除了会炒股票,我又会干嘛呢。

这5年里,炒股全都是工作需要,自己几乎没碰过股市,杠杆这种东西更是想都不会再想了。
三天亏掉90万,我的北京买房梦碎了


七哥,32岁,股龄9年


还记得2015年前夕,证券市场的氛围很浓,我本来是做美股的,当即决定从美股转战A股,几乎把所有的钱都调回来了。我有嗅觉,政策、公司、资金都在营造出一种赚钱效应,市场的热情空前高涨。

那时我才26岁,账户里趴着300来万,刚回A股,才一个月左右,户头里就又赚了10%,整个人都很膨胀。

我炒股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买房,能在北京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是我的梦想。那时北京的房价与现在相比,还不是很贵,渐渐地,我账户里的钱从1套房首付变成2套房首付,我开始幻想,行情如果一直持续,是不是可以伸手够一够别墅?我甚至已经开始在大兴周围看别墅了,美好的生活指日可待。

其实,我当时完全可以收手,但是距离别墅的目标就差那么一点,谁愿意现在就放弃呢?

股灾来了,千股跌停,其实,就在当天还有朋友劝我早点走,但我没在意。第一天,账户立马减少10%,30万瞬间没了,第二天一早,我开盘直接跌停价打出,还是没打出去,又亏30万,第三天,终于跑了。

短短三天,损失达90万,一天损失一辆汉兰达的节奏。与预想中相反,清仓了之后,我很平静,因为,我再也不用发愁明天该怎么办了。

后来复盘的时候,我分析,当时贪婪的我,不就和坐在赌桌前不愿离场的赌徒一样么,但当局者,又有谁能参透这一点呢。

之后的5年,我老老实实回到了美股,虽然赚钱没有2015年在A股的时候疯狂,但心里踏实很多。

我买过特斯拉,在300多美元的时候没拿住,卖掉了,现在看着1400美元的价格,心也很痛。不过我今年上半年在波音上已经赚回了全家一年的保险费,还是很爽的。
辞职炒股,成了我最后悔的决定


小阚,35岁,炒股12年


看着几年前的QQ空间,思绪飞驰,仿佛回到了那个大时代,这些股市记录的,是我的青春,那年我30岁,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牛市。

我记得很清楚,2015年6月初的一个周末,我回家了一趟,晚上,一边吃着我妈切好的西瓜,一边给她炫耀我的股票账户。我至今记得她一脸惊诧的表情。

我必须这样。

4月份我刚刚辞掉工作,当炒股一天的收益就能抵上一个月的工资时,工作就成了浮云。当时我在腾讯,辞职后,我妈第一反应就炸了,电话轰炸了一个礼拜。她在事业单位端了一辈子的铁饭碗,觉得我也应该在腾讯这样的好公司干到退休。

端午节在家的那几天,我终于扬眉吐气了。

起初的确挺好的。

那时候,有传言说,南车北车要合并,消息满天飞,叫人心痒痒。这种时候,往往有人愿意赌一把,风险与收益永远成正比嘛,何况,中国中车被市场称为“中国神车”,这中国高铁第一股的名号,谁能拒绝呢?

我,想当那个冒险王。

端午节之后,中车的股价已经从高位下跌了40%了,如今看来,这肯定是个危险信号,但股市就有这样的魔力——大家都看得见,但只会选择性地看自己想看的。

我有些恐高了,利用机构做了些空。仓位整体没变,但是空头整体仓位比多头高,果然,指数从5100点迅速降落到4000多点,我也没怎么亏钱,算是平仓了,我有些窃喜。

如果故事到此打住,我还算是个幸运儿。

但如果总归是如果。

到6月,降息降准消息放出,市场开始反弹,我觉得时机到了,带着一倍的杠杆融资进场。现在想想,这完全就是赌徒行为。

大的利好没能挽救市场一路下跌的局势,那两周,我几乎明白了煎熬二字的意义。每天一睁眼,就大概知道,今天又要赔多少钱,然后算一下自己还能撑几天。

7月9日那天,我的保证金比例已经低于平仓线了,需要补充保证金,不然就会被强制平仓。没辙,我又补充了保证金。

现在回想起来,我像极了输光底裤也要站在赌桌上的赌徒。

后来听说有人买了中国中车,因为下跌爆仓而跳楼,我看了看所剩无几的账户,安慰自己,“还不至于走那一步”。

我记得当年买的时候是29~30元,刚看了一下,6.3元,这还是这几天的“牛市”涨了之后的价格。

那年血赔之后,我重新找了工作。春节回家过年时,我妈还动不动就叹气:你就不该辞职,上哪去找腾讯这么好的企业。

2015年之前,我在腾讯工作了7年;2015年到现在,我已经换了3份工作。后来工作太忙,我几乎没什么时间炒股了。前阵子复盘这些年炒股的成绩,我才发现,给我带来收益最多的,居然是工作时分到的那些股票——因为是港股,我嫌操作麻烦,离职之后也没处理。

当然,我没敢告诉我妈。
我赔光了父母的养老钱,也被离婚了


大成子,炒股7年


如果将时间的指针拨回到2015年,我会告诉5前的自己,珍爱生命,远离股市。

2015年6月12日,上证指数创出5178高点。那天是一个很炎热的周五,和我的心情一样火热,我在股市里振奋了一周。

收盘后有朋友问我:有消息说快要大跌,你觉得会吗?

那天我刚大赚一笔,我回他:就算大跌也又有什么关系,之后肯定能涨回来,跌跌更健康。你要有格局,5000点才刚刚开始,怎么也要到8000点甚至10000点。

一周后,上证指数暴跌,而我手里满仓的股票却逆势上涨了,这只股票上涨的逻辑我很明白,通州要建副中心,而这家公司拿着大量通州的土地,股价肯定还能再翻好几倍。我很相信自己的判断。

几天后,上证指数继续暴跌,我的股票同步暴跌;我觉得不太对劲,选择了清仓割肉。

割完肉我就后悔了,埋怨自己不该如此没有格局。

于是,在随后两个交易日,我先找我妈借了80万,疯狂满仓抄底,但是那一年,你永远不知道底在哪里。第一个80万很快就没了,我努力想,却怎么也搞不明白,钱是怎么没的。

没办法,我又让老婆从娘家借了100多万。我老婆家是北京土著,我是外地人,虽然大家表面上都和和气气的,但我知道,她家多少有点瞧不起我,我想通过这次牛市彻底翻身。

但结局大家都知道了,我不仅没有翻身,反而成了一条永远都直不起腰来的咸鱼。

我想,这就是命吧。

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也许股灾并不是最糟的,为了填上这个窟窿,我偷偷去借了高利贷,甚至拉爆信用卡套现,但100万,哪有那么容易凑齐。

东窗事发,老丈人知道后,立马就怒了。忘记过什么节,我回她家吃饭,饭桌上的我好像在巨人国,他们每一个人都看起来高大而不可摧毁,而我则是那个误闯入巨人国的小矮人,他们的一个唾沫就能将我淹死。“没想到公务员也这么不靠谱”,我至今记得她爸说出这句话时的满脸不屑。

老婆,不对,应该叫前妻了,那之后就没给过我好脸色,还让我给她爸补上了欠条,半年以后,我们就离婚了。

后面这5年里,我想尽办法挣钱。欠前妻家的100万,我用房子还上了,离婚时,我直接放弃了那套房子,换回了那张借条。只是,父母那80万的养老钱,短期内很是很难补上。

不过,最近A股行情又起来了,身边朋友们都在讨论牛市,我也有点心痒。毕竟,当年赌博留下的窟窿,最快捷的方式,便是用一场新的赌博去填上。

但这次,我肯定不会再冲动了。

来源:首席人物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些经历过2015年股市疯狂的人们,后来都怎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