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老詹把标语刷身上,感觉如何?

截屏2020-07-08 下午1.20.08

NBA要在球员身上刷标语了。

确切地说,是球员想做点什么,表达一下对BLM运动的支持,NBA就想出了在球衣上刷标语的办法。

胸前不好刷,有号码,有队名,有NBA赞助商,有球队赞助商,再刷标语,就成电线杆上的小广告了,不好看。只好在背后找地方,那里除了号码,就是自己的名字,那就把名字换了,刷上标语。

为了规范,防止五花八门,NBA规定了29条标语,只能在其中挑选。这些标语经过了法务部门的严格审核,确定没有版权、专利、歧视和政治不正确的任何漏洞,才提供给球员。

火狐截图_2020-07-08T05-16-43.559Z

刷标语是自愿的,你可以保留自己的名字,不用标语。不过,BLM运动轰轰烈烈在进行,别人刷了标语,你不刷就有政治不正确的嫌疑。到时候看谁背后有标语,谁没有,会非常有趣。

比如说,一个黑人球员,刷标语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刷也没事——我天生就是黑人,难道我还会瞧不起自己?但一个白人球员,不刷就可能引来异样的目光:你是不是反对BLM运动?还有外国球员,戈贝尔不刷没事,因为他是黑人,077不刷就有风险:你是反对我们国家搞的运动吗?

据统计,上赛季在NBA共有接近75%的球员是黑人,相当于每4个球员里面有3个。这和黑人在美国的人口比例反过来,美国只有13%是黑人。

NBA向来反对在球场上搞政治,以前不允许单腿下跪听歌,也不许在训练服、T恤衫上写标语,更别说打比赛的球衣上了。但在鞋子上写,他们就没办法。因为反对在球场上表达,NBA就鼓励打完球表达,你说什么我不管,结果莫雷脑子一热刷了一条标语,出大事了。

这次,NBA一反常态,很积极,也很配合。这都是欧文、布拉德利他们逼的,如果不做点什么,在迪士尼复工就有道义上的麻烦。可见,此一时彼一时,所谓的原则、价值观啥的,可以变通。

刷标语简单粗暴,不费事,还很醒目,所以成为第一选择。不仅球衣背后要刷,地板上也要刷。刷得越多,越醒目,就越安全。

这个我们五十多年前早有体会,满大街只要有墙,都刷满了标语。大标语醒目,言简意赅,铿锵有力,比写一篇文章,密密麻麻好几张大纸贴墙上管用,那玩意儿说是“大字”,其实小得很,看多了废眼睛。

NBA的做法,证明标语不是我们的专利。标语这种形式,因陋就简,非常方便,墙上、门上、山坡上都可以刷,打仗动员、批倒批臭、计划生育都用得上,哪那么多婆婆妈妈的,一句话完事儿。

标语的力量有多么强大,我可以举个例子。

20多年前的1996年,马德兴曾写过一篇文章《中国足球十问》,因此被封杀多年。即使当时看来,他“问”的那些也不算多么尖锐和惊悚,引起注意的就是“十问”这个标题。有人因此低头读了一下,勃然大怒。

火狐截图_2020-07-08T05-16-57.302Z

马德兴是我的无锡老乡,偏巧当时他在《中国足球报》,实际上就是《中国体育报》的子报,因此和我一个大院,我对这事的背后,多少有点了解。此文如果不用这个标语式的标题,可能根本不会出事。

当时国奥队成绩不好,《新民体育报》约马德兴写一篇文章批评一下。马老师向来写文很长,头版搞得连题图、照片都放不下了,而且里面有一些敏感的质疑,因此初审被删节不少。当时报纸的主编是《新民晚报》体育部主任、资深体育记者徐世平,徐老师也觉得文章太长,结构不明晰,有的地方过于委婉,不够尖锐,就亲自操刀重改了一遍。

文章的标题起初并不是“十问”,徐老师提炼了10个要点,变成疑问甚至质问的语气,标题改成《中国足球十问》。凡是过来人,对“十问”的提法会很敏感,因为当年轰轰烈烈搞运动时,上海滩的墙上,曾连续10天,每天刷出“一问”。从一问、二问一直到十问,上海滩人头攒动,成千上万的人每日观看,就像现在刷美剧一样。

一个优秀的编辑,将一篇被改得支离破碎的文章化腐朽为神奇,引起轰动,上级震怒,这个标题是关键。我到现在还没学会标题党,为此汗颜不已。标题是什么?标题就是标语嘛,必须精炼、醒目、有力、直刺神经。“十问事件”过了10年,美女记者易小荷在《体坛周报》也写过很轰动的一篇文章《尤纳斯九问》,这个过程和马德兴的文章差不多,标题由当时的总编瞿优远亲自敲定。

旧事重提,是因为NBA在球衣背后刷标语,让我有感而发。无论是标语,还是标语式标题,都带着强大的气场,充满了战斗的力量,让立场犹疑者不寒而慄。

这是人类文明的共同财富,非一家独有,无论是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会一直被利用,并且一直利用下去。

来源:苏群 微信号:suqunbasketbal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让老詹把标语刷身上,感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