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杭州最有福报的企业

1

最近总听到有人抱怨杭州的万人摇,社长都是冷笑一声,那是你没有见过灵隐寺的“烧头香”。

每年大年初一,成千上万的杭州人涌向灵隐寺,争烧头香,公交集团还特意开通888路进香专线,那一天门票价格也会从30涨到200。如果不想排队的话,就买300元的票,可以直接把车开到寺里面。

现在,有一个更好的侍奉佛祖的机会摆在眼前。

6月最后一天,杭州灵隐寺发布了一则招聘通启:招募2名文宣,负责微信公众号运营,不需要出家。

此次招聘不招女性。法师告诉社长,灵隐寺是一家男众寺院:

考虑到众生平等,因此没有明说。

虽然嘴上说众生平等,但“中文系专业本科以上”的招聘要求还是说明:

我佛不渡非中文系本科及本科以下。

社长了解到,负责灵隐寺公众号的是文宣部,已经运行7年,一直保持着每日更新,内容除了常规的寺院佛事活动,也会追热点。

灵隐寺文宣部在大雄宝殿东侧厢房联灯阁二楼办公,一共有8个人,其中编辑组三人,分别负责灵隐寺两个微信公众号和刊物《狮子吼》。

另外,还有活动策划、美编、文书、摄像和技术维修各一名。

社长注意到,灵隐寺的微信文章是从来标“原创”,负责人说这样方便别人转载:

佛说,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

灵隐寺上一次公开招聘文宣还是四年前,来了一千多名应聘者。

当时入寺笔试的考题是《如何文明进香》,要求应聘者在两个小时内交出一份图文报道草稿。

最终,90后小伙赵莲贵成为灵隐寺公开招聘的第一位新媒体小编。入职后,师父对赵莲贵说的第一句就是:

我们一眼就看出来你上网搜了答案,阿弥陀佛。

赵莲贵很感动,询问法师对公众号的阅读量和粉丝量有什么要求。法师双手合十:

不必强求,一切随缘。

没有KPI,但要考勤。上班时间是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4点半。上班第一天,赵连贵就提前7分钟开溜了,因为他急着去约会。

法师们表示很理解,然后代表我佛对他罚款了100元。

在灵隐寺工作,最重要的一条,是要能适应寺庙生活。到东厢收发室签收快递,是赵莲贵与俗世的主要联系。想下山也有条件:

和师父打篮球“斗牛”,连赢18个才能下山。

和赵莲贵交手的,是寺内篮球队的师父,据说身材劲爆,还有神勾手。

在灵隐寺工作了500多天后,赵莲贵选择带着自己心爱的滑板下山,进入了杭州一家电商公司。因为灵隐寺的加持,他接受各路媒体采访,火了一把。

这也是另一种福报吧。

在寺里工作,KPI随缘,但工资奖金、待遇不是随缘的。

负责招聘工作的法师告诉社长,寺内不提供住宿,目前法师住宿的房间都不够。当年是考虑到赵莲贵情况特殊,才给安排了一个小房间。

赵莲贵告诉社长,他在寺里的薪酬是5000元,加上五险一金在6000左右。和他签订劳动合同的是下城区一家第三方劳务公司。

灵隐寺的法师们,也都是通过这家劳务公司代缴五险一金。

赵莲贵运营的新媒体背后,站着一位思路清奇的高僧。

灵隐寺现任方丈光泉大和尚,头顶着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浙江佛教协会副会长等诸多光环,对于佛教的发展,他历来有自己独特的思考。

去加拿大UBC大学演讲时,光泉方丈自带摄影师跟拍,熟练发通稿的样子,像极了奥斯卡上发通稿的黄圣依。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光泉大和尚曾经说过自己的宏愿:

末法时代,高举法杖入红尘。

按照他的说法,末法时代的宗教领域,就像一个市场,各大宗教及每个教派都要生产符合当今人们需求的产品:

只有把产品做好了,才会有信众。

与其说是高僧,他更像一个产品经理。

执掌灵隐寺9年以来,光泉既做杭州佛学院和云林书院这样的佛教底层建筑,也做佛学图书馆、世界禅茶大会、腊八粥申遗这样的热点项目。

2019年年底,有媒体报道天风证券在灵隐寺内召开年度策略会,方丈光泉大和尚将会亲自接待。此事被媒体报道后,因为影响太大只能作罢。

仁波切成为心灵鸡汤生产主力军后,全国寺庙短期出家等禅修项目异常火爆。光泉直言:

汉传寺庙有自身的特点,灵隐寺对此很谨慎。

没几个月,灵隐寺就“蹭热点”推出修学营、研学班。2018年,灵隐寺甚至开创了国内首个英语讲经培训班。

对于社长这种没钱参加研学班的人,用新媒体侍奉佛祖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众所周知,1977年到1987年马云免费给外国人当了十年导游,他常带游客去的景点,就包括灵隐寺。

直到现在,灵隐寺内的功德箱只支持一种在线支付方式——支付宝。杭州121路公交车,起点是灵隐寺,终点是阿里云所在的云栖小镇。

谁让人家侍奉了佛祖十年呢。你现在理解为什么马云会说“福报”了吧。

要说福报,灵隐寺才是最有福报的企业。

来源:铁头功社 微信号:onehangzhou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这才是杭州最有福报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