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瓦尔巴德的弓头鲸,是人类商业化捕鲸的第一个受害者

@Ent_evo:斯瓦尔巴德的弓头鲸,是人类商业化捕鲸的第一个受害者。

曾经,可能有多达10万头弓头鲸在这个北欧群岛附近的广阔水域巡游,那是地球上最大的弓头鲸种群。但从17世纪开始,人类的捕鲸舰队到来了。19世纪初,这个种群已经被逼到了灭绝的边缘;等到1986年商业捕鲸禁令实施的时候,研究者普遍认为这个种群就算没有彻底崩溃,残存数量也不会超过一二十了。

二十年后,人们听到了鲸歌。

在群岛西侧的弗拉姆海峡,研究者投放的海洋录音设备录到了弓头鲸的歌声。这些歌低音十几赫兹,高音可达五千赫兹,包含了复杂的调幅和调频呼喊,往往一次连唱几个小时,不同年份的歌声都有细微差异,有时全天不断。仅在西弗拉姆的一个设备点,研究者就录到了66首不同的歌。

这不是一个濒死的文明应有的声音。可是,传统的巡查手段只能偶尔发现零星的弓头鲸踪迹,根本找不到成规模的鲸群。何况,弓头鲸寿命高达200年,性成熟就要近20年,两胎间距4-7年,照理说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正常的。

挪威极地研究所的科学家使用了新手段:破冰船搭载直升机空中搜索,然后对零星弓头鲸射出带卫星定位的飞镖,追踪它们的活动轨迹,顺藤摸瓜找到了整个鲸群所在。他们在皇家学会会刊B上发表的新论文证明了两件事情:

其一,斯瓦尔巴德的弓头鲸种群还有约两三百头,远比过去以为的多;

其二,这些幸存者的迁徙路线,和其他的弓头鲸大相径庭。

弓头鲸是唯一一种全年在北极区域生活的须鲸。按照常理,北极的生物应该夏天在食物丰盛的北方海域活动,冬天回到更加温暖的南方。全世界的弓头鲸,原本都是如此。

唯有这个残留的鲸群,晚秋时节反而向更北方游去,一直深入北纬80度牢牢封冻的冰下海,在暗无天日的极夜里度过整个冬天。北大西洋暖流偶尔入侵会带来海冰变薄或开裂,这些裂缝就是它们冬季唯一的呼吸渠道。

而当春天到来,它们才会重新以每小时两公里的平均速度游向南方,但也不会太远。除了每年夏末的短暂时间会在开放海域猎食之外,其他时候始终不曾远离海冰的边缘。

换言之,这个北方家族在沉重冷冽的北极坚冰下,在人类未曾触及未曾知晓之地,悄悄躲藏了四百年。

四百年前的捕鲸人曾经记录过巡游路线与众不同的弓头鲸,但他们大概没有想过这些鲸的最终目的地,也没有想过它们的后代将是斯瓦尔巴德弓头鲸最后的火种。

而如今这些鲸又在繁衍生息,它们的歌声又一次响彻了深渊。

Kovacs Kit M. , Lydersen Christian , Vacquiè-Garcia Jade , Shpak Olga , Glazov Dmitry and Heide-Jørgensen Mads Peter, 2020. The endangered Spitsbergen bowhead whales' secrets revealed after hundreds of years in hiding. Biol. Lett. 1620200148

图1:在冰缝中呼吸的弓头鲸(非斯瓦尔巴德种群)。图:Craig George
图2:被弓头鲸顶破的薄弱冰层(非斯瓦尔巴德种群)。图:Craig George
图3:部分鲸歌的频谱图。图:Kathleen M. Stafford et al.

1
2
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斯瓦尔巴德的弓头鲸,是人类商业化捕鲸的第一个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