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公司网易和热爱者丁磊

6月30日,是网易在纳斯达克上市20周年的日子。

丁磊说:“全世界一共有一万家上市公司,其中只有100家,也就是只有1%的公司,在过去的20年里,每年的资本回报率都超过20%。在中国只有两家,一家是茅台,另一家是网易。”

丁磊还是太谦虚了。上市20年来,网易股价增长超过100倍,跑赢大盘5倍还多,年化回报率高达28%。茅台的年华回报率是22.2%,股神巴菲特自1965年至2014年间,平均投资年化收益率为21.97%。如果在2000年以发行价购买1万美元的网易股票,今天价值超过100万美元,更不要说像段永平那样,在网易跌破1美元时抄底了。

截屏2020-07-01 下午2.06.58

网易20年股价走势

互联网行业一向推崇快,相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相信快鱼吃慢鱼,相信一快遮百丑。但20多年来,网易就这么不显山不露水,不紧不慢地存在着,却始终保持在中国互联网的第一阵营。它推出的每个产品,都把“品质”两个字写在骨头里。

目前,网易是中国第六大互联网上市公司。

网易是中国现存最老的互联网公司之一,由丁磊创办于1997年6月。三大门户中的新浪,1998年12月才成立,搜狐则诞生于1998年2月。BAT还要晚一点,腾讯创办于1998年11月,阿里巴巴创办于1999年2月、6月、7月或者9月(取决于你相信哪一个),百度创办于2000年元旦。

网易在这些公司中资历最老,但也许是因为网易当时偏安广州的缘故,加上个人性格的原因,丁磊从来都没有成为互联网行业的符号式人物。在上世纪末的互联网泡沫时期,媒体更喜欢个性奔放的张朝阳,以及掌管当时头号网站新浪的王志东。

直到2003年,32岁的丁磊猛不丁成了中国首富,媒体才赫然发现,这个小伙不一般。

我跟网易最初的渊源,来自网易推出的中国最早的免费个人主页。1997年,我在网易的个人主页上更新我的相当受欢迎的“金蜘蛛软件下载中心”,昼伏夜出,茶饭不思。那时的互联网项目,你不知道能存活多久,你只能让自己处于一种朝生暮死的濒死状态中,假设自己所忙碌的一切被早晨的太阳一晒就会消失。

是的,如今世上基本上不存在个人主页这种东西了,可是,我今天仍在使用的163邮箱,差不多是一个史前化石般的存在。

网易运气不算太好,它赶在科技股开始崩盘的时候流血上市。网易又是幸运的,它终究成为少数登上2000年上市末班车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并因此储备了帮它度过最冷寒冬的粮草。之后,网易股价长期徘徊在1美元上下。

2001年,股价低迷让网易多次成为传闻中的被收购的对象,传闻中的金主有新浪,有中华网,有Lycos Asia,有AOL,以及距离签署并购协议只差一个晚上的香港有线宽频(顺便说,有线宽频的市值如今不到4亿港币)。

2006年,Donews在广州办活动,我当面问丁磊,为什么一度那么想把网易卖掉,跟有线宽频的交易失败后,为什么又突然对卖公司没有兴趣了。

丁磊答道,曾经有人问他(据说此人是段永平),卖掉公司后打算干吗,他说有钱了可以再开一家公司,专心做自己喜欢的事。那人说,你现在不就有一家公司吗?你为什么不专心把它做好呢?

这当头一棒打醒了丁磊,网易这家公司突然从一个随时准备卖掉的生意,变成你终归要做点什么的那个意义。不再急于卖公司的丁磊,一下子淡定了下来。

2001年,是那一代互联网公司最苦闷的时期,资本市场已经崩盘,公司却不知道怎么赚钱,曾经蜂拥进入互联网公司的各路人才,候鸟一般地飞走了。就在那一年,丁磊却四处说,我知道怎么赚钱。他说他发现了三个东西可以赚钱,一个是手机短信,一个是游戏,还有一个——他卖了个关子——我不说。

在无线增值业务上,网易推出过一些很有想象力的产品,比如史前陌陌“同城约会”。2003年,在丁磊成为首富的那年,无线业务和游戏业务共同贡献了网易八成以上的收入。

网易是最早关注游戏业务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可能也是最早开发原创游戏的互联网公司。早在2001年初,网易就收购了Fishman创办的天夏科技,及其所开发的图形MUD《天下》,这个团队为后来大获成功的《大话西游》和《梦幻西游》,打下了最初的人才基础和技术基础。

不过无线业务的钱,赚得却让丁磊不踏实。这个领域的竞争,跟技术、创意越来越远,越来越成为一个拼下限的传统故事。在游戏收入稳定增长的情况下,2004年,网易选择逐步退出无线增值服务市场。到2004年第四季度,原本占收入半壁江山的无线业务,只贡献了不到10%的收入(约合290万美元),作为对比,新浪当季无线收入高达3570万美元,在总收入中占比63%。

“在赚钱之外,要持续地为世界带来一些美好的改变;在理想和现实冲突之时,要尽可能对理想多偏袒一点。因为,美好的到来,总是缓慢而悠长的。”这是前些日子为了网易在香港的二次上市,丁磊写给股东的信中的一段话。

我相信这是丁磊的真心话,虽然丁磊一直都不怎么理会风口,不怎么在意外界的看法,坚持按照自己的理念,踩着自己的节奏做事,但你始终可以感受到这种自行其是背后的态度。

我是“有态度”时期的网易新闻的铁杆儿支持者,我知道“有态度”的背后是期望改变某些现状、推动社会进步的态度。事先张扬的养猪事业,并不是真的要把畜牧业做成网易新的收入支柱,而是在表达对日益严峻的食品安全形势的态度。

至于第三个可以赚钱的东西,虽然丁磊不说,但从网易多年不懈的努力看,我猜是即时通信(IM)。

早在2000年,网易就跟以色列的即时通信服务Odigo合作,推出了中文版Odigo,名为“口对口”。这个产品基本上连一圈水波都没在中国互联网的水面上留下,但却在丁磊心里埋下了一颗IM的种子。

之后,通过网易泡泡和与中国电信合作的易信,网易对QQ和微信所把持的IM市场持续发起冲击。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背后必定有一个顽固的执念。

带着那个顽固的执念,网易涉足了公开课、有道、音乐、电商等全新的领域,而且每一个新领域都必定做出跟别人完全不一样的味道。

网易有道最初是从搜索引擎切入的,很多人接触有道是通过有道云笔记和有道词典,以及有道精品课、有道翻译王等。今天有道已经是一家领先的智能学习公司,以及一家市值4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

拥有超过8亿用户的网易云音乐,在一个没人看好的市场上,硬是把一个工具产品,做成了活跃的社区。

以有道和云音乐为代表的网易新势力,正在接过网易未来增长的接力棒,引起投资者的关注。

还是在那封致股东的信里,丁磊说:“风口会消失,风向会变化。只有人心不变,用户需求长存。”网易看上去是一家慢公司,并不是它反应慢、动作慢,而是它对人心和用户需求这些恒定不变的东西的持之以恒的追求,让它显得不同,而且不急躁。

2001年,网易因为账目问题被纳斯达克暂停交易的时候,丁磊说:“我哪套现过一分钱?年初的时候本来股价3块多的时候就可以卖了,我没卖——又不是那么缺钱。”接着他又补充说,“张朝阳不但没套现,还自己买进了一万股。”

段永平在网易股票上赚了130多倍,最终还是卖掉了网易股票,他解释卖掉的原因时说:“丁磊就是个大孩子,那么多钱放他手里不放心,虽然股价证明我可能卖错了。”

“成年人只讲利益,小孩子才分对错。”电影《后会无期》中的这句台词红遍互联网,但总有一些成年人坚持只做对的事,并一意孤行地要把对的事做好,这样的成年人大概就可算作是大孩子,不谙世故,童心未泯。

丁磊在内部讲话时曾这样说:

这几年总有人问我,为什么网易一会儿做游戏,一会儿做音乐,一会儿养猪,一会儿做电商,这些业务的共同逻辑是什么?

我的答案很简单,共同逻辑就是:通过创新,为中国人带来更美好的生活,给用户带来更多的惊喜。我希望所有员工,都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共同努力。

丁磊就是这样一个大孩子,不世故,不犬儒,热爱,有态度。

来源:keso怎么看 微信号:kesoview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慢公司网易和热爱者丁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