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商路往事

一座城市的往事可以从地名里找。

比如,武林门虽以“武林”为名,却与江湖无关。此地从前是杭州最北面的城门,门的南面有一座虎林山,吴语讹作武林山。武林门因此得名,从明朝沿用至今。只是,昔日的城市尽头,如今已成了最繁华的所在。

又比如,杭州最不像路名的“直大方伯”原先叫作“直大方伯里”。在明代,“方伯”指的是布政使。明仁宗时,布政使应朝玉在巷内建大宅邸,一横一直两条巷子也因此有了名字,一用就是500多年。

再比如,网商路。

“网商”,顾名思义是“在网上做生意的人”。网商路位于杭州滨江区,北起江南大道,南至南环路,短短2.8公里,却容纳了中国互联网行业举足轻重的两家公司——阿里巴巴和网易。

隔着一条秋溢路,网易和阿里巴巴已经做了十几年邻居。它们的园区是脚前脚后开工的,网易是2006年4月,阿里是2007年10月。

截屏2020-07-01 下午1.32.26

这两家公司的气质迥异,从建筑上就能看出来。两家地块一样大,但阿里的房子比网易的多。阿里的大楼颇具现代感,色调显眼;网易则灰蒙蒙的,藏在树丛之后。

阿里请的设计师都是大手笔,建筑外形是悉尼奥运村的设计方Hassell做的,白色网格外立面是鸟巢团队设计施工的。

网易大楼的设计师,则是非常接地气的一家公司:

辽宁丹东金海建筑设计研究院。

但这不并意味着网易园区偷工减料,相反,社长认为丁磊找这家相对弱势的国内设计公司,就是为了自己能有更多的设计话语权。

据说盖房子那几年,丁磊最爱说的话是:

花一百万就让大家工作起来很开心,这钱要花。

所以,网易办公楼的层高是罕见的4.5米,用的是圣戈班的双层Low-E玻璃,小到垃圾桶和吧台台面,也都满满是丁磊的小心思,就连办公楼大门上的LOGO怎么弄,丁磊就纠结了两年。

所有墙体外立面都用了陶板干挂,成本比一般的条砖外墙贵10倍,10年都不会变色。据说,丁老板有一次盯着对面阿里的楼,开心地说过两年白色鸟巢楼就会很难看了:

不耐脏。

气质的差别又何止于建筑风格。阿里大开大合,又有平台,又有虎狼之师,向来以江湖正统自居;网易不喜欢讲战略,也不太提生态,像是一个不怎么爱说的产品经理。

2019年2月,东京大学教授吉见俊哉编撰的《平成史讲义》出版,明仁天皇还要两个月才宣布退位,史学家们就急着给平成时代盖棺定论。

在这本书里,知识分子们为国家的现状捶胸顿足,将平成三十年的历史称为:第二次战败。

从昭和男儿到平成废柴,一个民族的精气神发生了变化。而对于日本新的令和一代的年轻人,南京大学研究员蒋丰对他们的定义是:“令和电玩”。

从2017年到现在,“令和电玩一代”最爱的游戏排行榜上,都出现了一款名为《荒野行动》的游戏,它让吃鸡风靡日本,在此之前,日本玩家是出了名的不爱射击游戏。

这个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日本人的游戏,是网易开发的。

当日本通过《旅行青蛙》向我们输出平成废柴气质时,网易向日本输出了火爆的《荒野行动》,在这个游戏里有很多中国特色的东西,比如8座的面包车可以坐进12个人,日本年轻人们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超载。

两个国家的玩家靠着仅有的几个互通的汉字,通过游戏,走到了一起。有人评论说,要说最懂平成废物和令和电玩这两帮人的,非网易莫属。

网易在日本的文化输出,甚至让日本年轻人发出了怒其不争的疑问:

荒野是中国的、LINE是韩国的、其他是美国的,日本是干什么吃的?

《荒野行动》的成功已经有人总结了很多,比如日系动漫风画面,比如和日本很多动漫大IP做了联合策划,网易甚至发挥了自家一贯的群众动员能力,搞了个几百人参与的线下活动。

总而言之,网易做产品的调调,很符合以挑剔著称的日本人的口味。

网易的这种气质,一直就没怎么变过。

丁磊在乌镇请了四年客,每年都勤勤恳恳背着猪肉过去,从来没有人说他要拉帮结派;刘强东和王兴只请了一次客,就有了“东兴局”,就有了腾讯帮共谋天下的说法。

但在自己熟悉的业务领域内,游戏、教育、音乐,网易其实都眼光狠毒、出手迅速。

云音乐、有道、公开课这些产品不用说了。当别人都在嘲笑“非洲机皇”传音的四卡四待手机、低端山寨时,只有丁磊意识到了非洲的价值,传音的手机,是进军非洲音影娱乐市场的最好载体。

2017年,网易和传音成立了合资公司。三年过去了,这家名为传易的公司,现在手里握着非洲最大的音乐播放软件Boomplay和最大的短视频软件Vskit:

非洲网易云音乐、非洲抖音。

尤其是有6200万激活用户的非洲网易云音乐,不仅沿袭了网易云音乐的调调,更重要的是握着750万首非洲音乐的版权,是全球最大的在线非洲音乐曲库。

非洲人民的精神生活交给网易,祖国人民是放心的。

社长看了一下,Boomplay的会员是按日、周和月付费:

没有按年付费。

什么是本地化运营?这就是本地化运营。

上个月,网易回到香港二次上市,股票被抢疯了。社长特意去看了下网易的股价,才意识到一个被人忽视了很久的事实——上市20年来,网易股价涨幅超过90倍,年复合增长率在25%以上。

最近,网商路又添了两个新园区。一个属于阿里,一个属于网易。风格还跟以前差不多,一眼就能认出谁是谁。不同的是,阿里的新园区引入了不少“阿里经济体”的关联企业,继续“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网易则把网易云音乐、网易严选等部门挪到了新园区,让它们有更大的空间施展拳脚。

这就是命运吧,有些人活成了数字,有些人活成了历史,有些人则活成了:

最会过日子的互联网巨头、身价最高的带货主播、唯一懂得快乐的百亿富豪、可以影响CPI指数的男人……

但无论哪条路,只要心怀赤忱,总会抵达好风景。

来源:铁头功社 微信号:onehangzhou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网商路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