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王石的三年里

timg

1990年12月,上交所、深交所成立。当时两大交易所全部的股票加起来,一共就那么13只,所有上市公司的总市值,还不到一百亿。去年,这个数字是59万亿。

那年的万人空巷,很多人都记忆深刻。豫园商城创下的单股成交超过1万元的记录,至今没有被打破。

30年过去,深圳老五股、上海老八股, 有的退市了,有的ST了,有的物是人非。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都藏在一个很微小的细节里:

只有一家公司风雨未改,仅更换了一次董事长,股票代码是000002。

今天,在深圳市盐田区大梅沙环梅路33号万科中心,万科平静地召开了2019年度股东大会。提问环节第二个问题,是问郁亮觉得自己三年董事会主席做得怎么样。

这其实是这场股东大会最重要的问题,郁亮也用了最长的时间来回答。从万科三年前的发展环境到行业变化到具体业务,他全谈到了,最后四两拨千斤地说,做得怎么样还是让业绩和股东投票说话。

摩羯男就是摩羯男。好像啥都没说,又好像啥都说了。

上次万科的董事会换届,本应是2017年3月,但之后足足延宕了三个月。有人在业绩会上问郁亮为啥,他的回答是:

这是众所周知的原因。

众所周知的原因,是这家当时全球规模最大的房企,经历了一场控制权争夺战。险资宝能、安邦、央企华润,民企恒大都被卷入其中。直到深圳地铁作为白衣骑士出现的时候,一切才尘埃落定。

然后是2017年6月。王石发了一条朋友圈,告别万科铁王座,郁亮接任董事长。

不过,在此之前,郁亮其实已经掌舵万科多年了。

他来自一个普通家庭,母亲是苏州一个普通工人,父亲是一位工程师。他从小是好学生,1984年考上了北大国际经济系,毕业后被分配到深圳外贸公司,很快遇到对其非常赏识的王石,并在加入万科的第十一年——2001年成为万科总经理。

宝万之争激战正酣时,站着台前为万科摇旗呐喊的,是王石。不过在背后,亲赴华润沟通、拉恒大总裁夏海钧私聊、到处找白衣骑士、还要主持内部会议、稳定军心的,是郁亮。

国外能有《门口的野蛮人》,但中国可能不会有的。很多未解之谜,其实都在郁亮心里。所以王石会说:我过去对这个问题保持沉默,现在会沉默,将来还会沉默,一直到郁亮愿意回答的时候,以他的回答为准。

股权争夺战尘埃落地后,万科管理层没有一个人离职。很多人担心的事情也没有发生,深圳地铁没有向万科派驻一个工作人员。这应该说很大程度来自于郁亮的努力。

眨眼间,郁亮作为万科董事长的第一个三年任期就结束了。

这是并不平静的三年。央行和棚改红利开闸,三四线城市的市场大爆发,很多黑马窜了出来。趁着带头大哥几十年未有之变局,恒大、碧桂园籍着政策东风,轻舟越过了万科的万重山。

万科已不是销售额第一的宇宙房企。但其实从2014年开始,郁亮就对外讲:

现金为王,注重ROE,不过度追求规模。

他还把利润回报率作为考核四大区首最重要的指标。他对外解释,没有回款的销售是耍流氓。

只是泡沫年代,大家有时候觉得老大哥的话,太刺耳了。

过去的三年,在万科董事长的第一个任期里,郁亮精力投入最多的事之一,是主业和转型的平衡。

长租公寓、物流地产都写进经营计划里。一边巩固提升基本盘,另一边万科物业走出社区给城市做起了物业服务,万纬物流悄然发行了自己的第一支纯权益产品,受到资本追捧。

前年,郁亮主持的2018年一次秋季会议的标语,被一个员工拍摄下来传到了网上。当时整个行业因为这句话,乱成了一锅粥。但回头来看,这几年中国所有的企业家们说过的话,子姨印象最深刻的,只有两句。

一句是王兴说的,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还有一句就是郁亮说的那句话:

活下去。

要是福晟和泰禾早听下这两句话,就好了。

过去的三年,中国房地产销售额和净利润排行榜上的名字浮浮沉沉。也许是巧合,两个指标万科始终是第二名。上市30年的时间里,万科坚持分红的时间是28年,分红金额加起来是:

573亿。

这三年,摘掉了老大的帽子,他反而比以前更从容多了。子姨去年问他,当董事长和总裁的区别,他说:

不再关心一年之内的事情了。

他是最成功的中国第一代职业经理人之一。多年来,他并未引起多少注意。人们的目光都被他的导师、万科的创始人王石卷走了。郁亮则刻意保持低调,极少参加需要公开露面的大型会议。就算讲话,这位北大才子也是满口大白话,反对文诌诌,语不设防。

他没有王石的英雄光环,也不具有孙宏斌的破坏性,更没有许家印的赌性。但正是他带领的万科,一次次穿越调控的幽暗角落,把万科的销售额从百亿带到到千亿,又从千亿带到了六千亿。

跟万科同时代的大公司大都死走逃亡伤,但他带领的万科还屹立在潮头,并试图给行业带来更多的思考和探索。

他一直是被低估的那个人。大家都知道,王石的梦想是把万科做成一家真正意义上现代化管理的全球化公司。但少有人知道,而作为接班人的他,梦想是让这家公司基业长青,像马云说的那样,活上102年。

所以转型这件事,显然是他必须考虑的。对于其中的弯路,他不隐瞒。他给员工邮件说,很抱歉,几年过去了,万科的转型并没有特别成功的案例。

但不管是万科,还是郁亮本人,显然不会放弃这其中的探索。对抗房企难以转型这一宿命的斗争,仍将继续。

有次讨论万科,家住百子湾的刘二东突然说:“郁亮”这个名字很有意思。“郁”代表内敛克制,“亮”则寓意激情和方向。

这位上升星座是射手座的摩羯座,身上呈现了多面性,正如我们每个普通人。我想起2015年有一次跟他聊天,问他虚构中的人物谁是英雄。他说:

罗宾汉的经历很过瘾。

在过去三十年中国商业世界里活下来的人,谁不是罗宾汉呢。

又一个三年开始,他要继续独自带着万科,活下去。

来源:壹地产 微信号:yidicha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离开王石的三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