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树点歪了是一种什么体验

作者@向日葵的人生

历史上有哪些「点错技能树」的例子?
这个问题的活生生例子必须是在国内看来充满了神秘主义的玛雅文明啊!

1

冶金术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玛雅文明其实是一个新石器时代级别的文明。说好听点叫玉石文明,实际上就是玩石头玩到了高级状态的意思。
如果你有幸(或者说不幸)穿越到了玛雅的古典时期(全盛时期,公元4世纪到公元9世纪以前,差不多是中国东晋时期到唐朝中后期这段),你会惊讶地发现,当地人民全用的是石器、骨器、木器之类的,青铜的仅有一点外来货,铁更是稀缺到只能成为贵族的首饰。
因为玛雅文明远离任何一个铁矿、铜矿,最近的都在墨西哥高原,所以玛雅文明一直凑合着石器用,一直停留在新石器时代,而大洋彼岸的中国,这个阶段大概是良渚文化时期,早在三皇五帝之前。所以说,你会发现当地农民的生产是很艰辛的:要松土没有犁,要耕田没有锄头,要什么没什么,所以玛雅农民怎么种田呢?很简单:任性。
既然工具技能不够努力用手刨不现实,那干脆就刀耕火种吧!所以尽管是种植文明,但以种植业为生的玛雅人种田方式可谓简单粗暴,和主攻游牧的日耳曼人一个揍行:烧出一片地,种子随便一撒,齐活儿。
玉米们你们看着随便长长就行。但是玛雅偏偏又是世所罕见的热带文明。热带雨林嘛,万物疯长,养分充分利用,所以土地贫瘠,一块地不休耕个三五年绝对种不出像样的粮食出来,刀耕火种看天吃饭,而且容易造成水土流失。农业生产能力可想而知。

2

畜牧业和农业
玛雅文明和其他文明差异明显的就是没有大型牲口。大家耳熟能详的十二生肖,中国只缺了龙,但玛雅除了狗和鸡基本都指望不上,连猫都没有。有人会说哎不是还有草泥马吗?那玩意儿据说也挺好吃的?
醒醒,那是印加的地盘好么,玛雅和印加的关系就跟中国和印度的关系一样——基本没联系。因为没有各种人类的好朋友,玛雅人一直过得很孤独。这就导致他们什么都得自己来——自己抬轿子,自己翻地,自己奔跑……本来工具已经不发达了,再在出力气方面没有很好的辅助,就导致玛雅人的农业一直很不景气。
当然,玛雅的农业其实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不能武断地说属于科技树点偏了,但主要是配套系统的不完善导致了农业产量的惨淡。如果你看玛雅人的菜谱,那绝对是今天的标准健康食谱:玉米为主食、各种热带水果和蔬菜(鳄梨、南瓜、辣椒、西红柿等等)、偶尔一点鱼肉鸡肉甚至是蜥蜴肉,条件好点的还有用蜂蜜调味的甜玉米酒。
高纤维、低热量、低脂肪,碳水也够,就是蛋白少点。但是这对于玛雅人而言并不是那么地美好。因为在玛雅,虽然副食种类丰富,但主食基本只有玉米(可能也有木薯),所以玛雅人主要是就着玉米棒和玉米饼来吃各种菜。然而,玛雅人的玉米饼和今天大家食堂里吃的玉米饼几乎是两个概念,少油无糖不说,口感真的是粗糙到难以下咽。
因为没有畜力、风力的帮助,玉米要磨成面只能靠手磨,效率极其低下也就算了,杂质更是种类丰富,如果不是反复地舂、磨、筛,那做出来的粗玉米面和今天的精玉米面差别是非常明显的,但加工过程人力成本是如此之高,因此往往最后如果想吃口不那么硌喉咙的玉米面,那价格往往跟同重量的肉类价格差不多——如前所言,玛雅人的肉类来源单一又稀少,特别是在玛雅全盛时期,人口超过1400万,土地大量开垦,雨林并不丰富,热带天气炎热又不容易保存,靠渔猎补充的肉类量可想而知,那么自然肉价就是,very的high。

所以,穷逼只能啃棒子,富人才能吃到多次加工的玉米饼。当然,这种情况也不是玛雅人独有,在古代农业产量低、加工成本高是普遍现象,以水稻为主食的日本人也只有武士阶级以上的人才能吃得到加工过的精米,普通人只能吃舂过一两次的糙米,以至于日本农民将加工过的精米称为“银舍利子”,只有在逢年过节或者有贵客来访时才舍得拿出来吃一点。
两者的口感差别有多大呢?这么说吧,举个我们的邻居的例子。近代日本在建立了成体系的后勤补给制度之后,所有部队一律配发精米不再吃糙米,从此之后日军几乎从来没有像当今的美国这样愁招不到兵,尽管日军当时的新兵训练以严苛到近乎灭绝人性出名,但仍然挡不住农村青年踊跃报名,对这些新兵而言,吃大米饭几乎成了唯一的乐趣,以至于当日军后勤部门发现日军因为只吃精米导致脚气病想要换回糙米时,日军全军上下居然前所未有地高度一致群起抗议,差点酿成兵变。
当然,比起高纬度的日本来说,万物生的热带提供了各种补充,有各种昆虫蜗牛可以拿来补充蛋白质,各种可可等热带植物拿来当饮料,当然,还是由于没有加糖,玛雅人的巧克力的口感和今天的白色恋人差若天渊,和减肥时吃的黑巧克力以及美军二战时候配发的土豆味的巧克力能量棒有得一拼,与其说是带来快感的暖心饮料,不如说是提神的功能饮料。
因此,虽然玛雅人农业生产能力低下,但仗着热带雨林的丰富物产以及热带炎热天气带来的低消耗,普通玛雅人倒不至于路有冻死骨。
然而,如前所言,玛雅人的饮食结构对今天饱受冠心病高血压困扰的人来说算得上健康,但对当地人却是另一种烦恼:玉米的单位热量比起大米白面来说实在是太低了。
同重量的玉米提供的热量只有大米的一半,所以就算古人食量小、热量耗散少,玛雅人消耗的主食量估计也比同时代的中国人多。而前面已经说过,普通人的主食是很粗糙的,因此结果就是牙齿磨损和营养不良的问题格外严重。更不要说各种粗糙的主食对于肠胃的负担,也增加了玛雅人罹患消化系统疾病的几率。

3

武器系统
石器时代的环境一旦确定,就几乎奠定了玛雅人的军事能力。但是,就算是作为石器时代的军队,玛雅人的军事技能也是非常的令人捉急——玛雅人的唯一远程攻击武器是标枪(投枪),连【弓箭】都没有;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通通没有,长矛的战斗部是磨尖的石头(当然还是挺锋利的,就是比较脆);【铠甲】是什么东西我们连铁都没有这么热真的懒得穿;要什么【战旗】啊热带雨林里你把手挥断了别人也看不见啊纹身就是识别码;除了在【匕首】这个小武器上技能点满了之外,其他大型战斗武器科技点基本没点。
在防御科技方面,玛雅连基本的【城墙】科技都没有,尽管他们有与埃及媲美的石头金字塔,但是却和帝国时代里的哥特民族一样没有石头城墙,这可能和当地茂密的丛林所起到的屏障作用有关系。
只有在玛雅文明的最后阶段,才有几个少数的城邦点了【城墙建造术】,比如卡拉科姆鲁的北面就是有城墙的,还有城垛等现代城墙的特征,比较高级。当然可能城墙的防御作用并不是那么突出,所以玛雅文明并没有像中国那样狂点城墙技能,升级出【马面墙】、【超高墙】、【水长城】、【烽火台】等逆天的工程学科技。
战术方面资料不是很多所以了解甚少,但玛雅人的军事能力在全盛时期也算是比较强悍。从出土的文物来看,玛雅士兵的战斗指挥系统看起来也很落后,日本好歹背后还插个旗呢,而对玛雅人来说,战术协同、诸兵种协同作战的概念几乎不存在。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辅助基本靠狗。
可以推测如果在平原摆开打阵地战,玛雅人的部队战斗力和同时代的中国军队肯定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当然,人家主攻丛林作战,擅长近战偷袭战。因此,当面对鲜衣怒马的一小撮西班牙殖民者时,“以忠信为甲胄,以礼仪为干橹”精神文明高度发达(这点后文会讲)的玛雅战士和阿兹特克战士在人数占了优势的情况下终于还是毫无悬念妥妥的跪了。(当然,当时玛雅文明已经近乎衰亡)

上一张玛雅人的战刀,当然这么浮夸的配色不一定是实战的,可能表演性质更多点。

4

交通系统
玛雅人在交通系统上最匪夷所思的科技树发展观就是没点【轮子】科技,是的,他们发明了带轮子的玩具,知道用滚木搬动大石头,然而,他们并没有在日常生活中用到轮子,完全没有【车】这个概念,甚至车马炮象的概念都没有,只有相士将帅兵卒,所以自然玛雅人也没有点出【中国象棋】技能,嗯嗯,据说是因为他们没有驮拉车的大型动物,所以就再一次破罐子破摔,干脆连车都懒得发明了。
(这点我又去查了一下资料,主要原因是因为,额,玛雅文明是石器文明,缺乏锋利坚固的金属工具,要将木头加工成木条,再烤热变弯、组装、加上辐条、固定…一系列工序折腾下来连固定的钉子都生产不出来的玛雅人要想造个轮子造价堪称天价,自然广大劳动人民是用不起的。
当然我觉得这可能还和玛雅地区的交通状况有关系,由于万物生(又是环境原因)的热带,永久性的道路不仅修筑费时费力,维护更是成本高昂,再加上玛雅的邦联性质大家普遍小国寡民,修筑道路不仅好处有限(比如方便对方揍自己)而且心有余力不足。
因此基本上石板路这种高贵的永久性道路只有城市中有,城邦之间是基本靠走的泥泞小道,到处都是树根没有标志物没有沿途4S店的情况下,发展出车辆几乎没有意义,与其费劲儿在泥汤水里推车,不如走着快呢。但就算条件再恶劣,也不至于连个手推车都发明不出来吧?但是人家就是不点【手推车】技能,高冷如此。

5

宗教主义
作为“美洲的希腊”,玛雅文明其实是一个巨大的邦联性质的松散城邦文明,当然,说寺庙邦文明可能跟贴切。因为城市中占据黄金地段最耗费国家财力物力的建筑——不是给人住的。
或者在玛雅人奇怪的世界观中,城市一开始就是神和半神(祭司、国王、贵族和武士)们居住的地方。只有他们和服侍他们的侍从才能够居住在城市中。而普通农民则基本只有在国家召唤他们修金字塔(寺庙)等国家工程的时候才会进入城里,带动城市商圈发展。
迷信在古代是普遍的现象,但玛雅人似乎把这种迷信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如果大家攒够了钱去旅游,会发现玛雅遗址中很多城市都很空旷,没有中国古代“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的高密度民居,也没有中古时期西欧城市天际如线污水横流的肮脏拥挤,而像是一个专门为开展旅游业的大公园一样,各种高大建筑尽收眼底。因为城市人口实在是少得可怜。
在全民信教的玛雅,会出现很多奇奇怪怪的现象,宗教几乎是一切活动的中心。比如玛雅人就狂点“血祭”技能,基本放眼全世界除了其他两大美洲文明其他文明真心在这方面难以望玛雅项背。这是因为玛雅人民普遍有被迫害妄想症情节,总觉得太阳随时可能挂掉。
(作为太阳能转换效率最高的作物之一,种这么多玉米霸占太阳能玛雅人可能多少有点心虚吧)那怎么办啊,当然是放血啊!唉,他们就是这么想的,逻辑什么的不重要,开心就好……所以玛雅人几乎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用任何的理由戳破自己向红太阳表忠心。现在大家开车进城难免要遭遇收费站收点费,但如果你穿越回玛雅的某个城邦,在你要进城的时候你不用交钱(可可豆),而是要献血……啊,尊敬的外乡人,当你来到我们的城市,向诸神献出你的贡品吧!然后啵,一把小匕首或者鱼刺就戳在你身上了,你把血滴在神庙石阶上了之后才可以进城。
进了城之后,你会发现诸如一排人跪在地上一边高唱赞美主一边互相戳大腿蛋蛋丁丁屁股等部位搞得血流一地,比如会有人嚼着各种带棱角带刺的东西把血染在各种东西上然后虔诚的献给神明……

这么一说,玛雅人的【SM】技能也很突出,当然这貌似不属于科技树…所以虽然玛雅人还是比较爱好和平的,但就算你今天去玛雅看看他们的遗址,除了绿草如茵圣洁高大的寺庙之外,你也会发现神像上有各种厚厚的一层血渍,状如魔窟,煞是恐怖。
当然,由于玛雅人国小力弱,因此也搞不出阿兹特克这种把【屠俘虏】技能点满的文明一次性向神献祭几万战俘的这种大新闻,但在血祭方面,玛雅人也是格外卖力,如果要说他们在工具上有所建树的话,那在折腾自己或者放血工具这一项科技上,他们可是深有造诣。
特别诡异又符合常理的是,玛雅人因为血祭经验实在是太丰富,进而升级了【解剖术】技能。在早期,玛雅祭祀们献祭的时候也只是草率地把俘虏大卸八块,然后把血涂在神像上把剩下的踢下祭坛了事(想想祭祀用的金字塔那么高滚下来都要好久),发展到了后期,活人祭品会被开膛剖肚挖出心脏示众,然后剥皮供奉在庙宇里,或者干脆任其腐烂。这个场景在哆啦A梦里面都有描绘。

对于活体解剖,条件好的城邦可能会用点迷药(这个在毒品这章会讲),条件不好的就直接活体解剖哦不献祭了!当然,貌似在那个设定比较特殊的年代,大家对这点也习以为常,包括要被献祭的俘虏,大家都情(手)绪(舞)稳(足)定(蹈),一片欢乐祥和。甚至还有俘虏听说自己要被献祭的也很高兴的……额,逻辑什么的不重要,你们开心就好。

网上随便找了张类似的图大家凑合着看
正因为高度迷信,所以玛雅人点偏了一系列的科技树,这点我们接下来慢慢絮叨。

6

整容术

经常有人说玛雅人是外星人的后裔,这个当然是跟玛雅奇怪的科技树结构和玛雅文明迥异的画风有关,但也与玛雅人的审美观有关系。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审美观,唐朝以胖为美,极端穆斯林以看不见为美,当代以蛇精脸为美,但玛雅的画风就比较鬼畜了——他们的漂亮标准是斗鸡眼、扁额头和畸形颅骨。
如大家所料,孩子要长成这样靠先天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后天非常努力才行。这就催生了一大波旁支科技——【整容术】。
比如要斗鸡眼,那靠天生的概率太小了,所以玛雅妇女们排除万难,发明了【斗鸡眼矫正术】,就是在孩子小时候,就在眉中的头发上挂一个小球或者其他的能吸引注意力的物件,这样经常在两眼之间晃荡,小孩子就会不自觉地去瞅啊,时间一长就变成斗鸡眼了……
至于说畸形颅骨,这个就比较残暴了,在小孩刚出生的时候,颅骨尚未完全硬化,因此玛雅贵族们就会用各种夹板挤压,有挤压成玉米状的,有挤压成美洲豹(尼安德特人或者北京人的样子)状的,有挤压成三角形的,大头孩子的等等……总之就是完全无视小孩的苦恼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小孩输在起跑线上怎么闪耀怎么抓眼球怎么来。和以前中国的裹小脚概念差不多。

这张画的是玛雅贵族,因为画风的原因所以这些贵族看起来尚且正常,实际上可能更夸张
为什么玛雅人会有这么畸形的审美观呢?因为宗教。在贵族的眼中,他们是半神,和服侍自己的下民不是一个级别的生物。因此天赋异禀自然要从外观抓起,费劲儿折腾的原因主要就是为了将自己和普通大众区别开来,当然,总要付出点代价嘛,开心就好……
在整容术这个技能分支上,玛雅人继续在古代世界一马当先,尽管凭借着在起跑线上的努力甩出了其他文明一大截子,但仍然居安思危,为了保持自己的折腾之神地位不被撼动与东南亚、太平洋和黑非洲原住民进行着你追我赶的激烈竞争。
比如玛雅人就领先欧洲数百年点亮了【磨牙术】和【镶牙术】,将牙齿挫成锯齿状丝毫不顾及牙神经的感受,或者干脆直接在牙齿里镶嵌各种玉石,玉石文明嘛。甚至还早垄断整容行业的宇宙第一大国上千年发明出了【垫鼻术】,在鼻子里垫各种东西。
对于穿环这种在全世界各地都普及的领域,玛雅人也是拼上了民族荣誉,发展出了胸部、生殖器的各种环,并且在数量上保持国际先进水平。普通玛雅人,身上不带十几个洞出去都不好意思打招呼,玛雅贵族在这方面就更是国民表率。
除此之外,为了使自己的外表更加具有迷惑性,玛雅人还将【刺青纹身】技能点到了最高级。几乎玛雅人全民纹身,花臂花背都是大路货,玛雅贵妇们将各种新潮的复杂花纹从额头一路纹到脚背,甚至丧心病狂到连舌头都不放过,对于脸那更是任性到怎么复杂怎么来,而且这些刺青很多都是永久性的,所以,如果你在丛林中发现远处有一块快速移动的调色板,估计可能就是个玛雅贵族。
那有人会问,这样大动干戈,热带那么热,不会发炎灌脓吗?答案是:当然会啦!
在当时不知道消毒是何物的情况下,玛雅人民不畏艰难不惧死亡毅然决然折腾到底,这其中感染致残很正常,皮肤大面积溃烂是常态,甚至稍不注意就可能出人命。但是玛雅人民依然乐此不疲,哪怕风险极高,也要把自己“整的美美的”(吗)。话说回来,就算整容失败,估计也没人察觉到,说不定还以为是出的新款呢。唉,人生如梦。

7

毒品
物产丰富的美洲为当今世界贡献了无数的高价值原生作物,像玉米、土豆、红薯这种高产作物,也包括花生、番茄、辣椒、可可这种经济作物,当然也有烟草、古柯这种“提神醒脑”的经济…额…作物。
美洲的毒品历史几乎和美洲文明历史一样悠久,即使到今天美洲的毒品问题也依然领先世界,早有几乎把持国家政府的南美麦德林毒枭集团,近有创记录靠伏击全灭联邦特警的墨西哥海湾贩毒集团,再加上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国大麻合法化,毒品在美洲不说群众基础良好,至少大家对这玩意儿并不陌生。
既然烟草是玛雅人的本土特产,那自然人生如梦的玛雅人不会放过这种片刻的欢愉,刚开始玛雅人是将烟草和其他各种叫不出名字的药草混在一起嚼着吃,提前现代文明几个世纪点了【嚼烟】科技,从此之后玛雅人再也没回过头,很快就水到渠成地解锁了【雪茄】、【鼻烟】和【烟斗】科技,最终,踏上了【致幻剂】的不归路。
和主攻各种伞菇的北亚萨满和沉醉在曼陀罗中不能自拔的南亚巫师不同,玛雅人走迷幻路线主要靠的是蟾蜍身上的毒脓液,或者直接将鼻烟粉末溶入在配置的液体中。除此之外,他们的毒品成分还包括可可粉,各种天然香料,毒蘑菇和蜂蜜。
甚至为了装毒品他们还制作了专门盛装的细口陶瓶,而且这种毒品和现在不一样,是可以公开贩卖的!当然,看过前面的知友就知道,这么复杂的合成品制作工艺复杂,原料难得,自然价格不菲。连玉米饼都吃不起的普通人看看也就好了。果然经济戒断才是最有效率的禁毒措施啊。
当然,就像玛雅人不知道自己会被后来人叫做玛雅人(他们觉得是玉米养活了自己,所以非常自豪地自称“玉米人”)一样,在玛雅时代这东西不叫毒品,而是唤作【灌肠液】。当然这不是为了暗渡陈仓取个好听的名字躲避市场监管,而是它的使用方式实在是让现代人哪怕是全身针眼的瘾君子也难以接受——这种毒品是用肛门来吸收的。在灌(吸)肠(毒)的时候,玛雅人需要小心地把肛门戳破,然后通过将毒品倒入直肠来反向吸收,这种方式的特点是起效神速,当然难度和姿势嘛……唉,都写了那么多了,估计这种不走寻常路的变态路线大家也习惯了吧……
和现代人飞叶子图个乐不同,玛雅人在吸毒方面具有更多的宗教使命感。毒品是祭司和国王的重要工具,主要作用是“同神明和先人交流”。玛雅人在【血祭】上面技术水平突出,国王和贵族的表率作用功不可没,这一点在祭祀这种大事上自然不例外。
当需要国王和上天通感指引前进道路的时候,国王或者祭司就会拿着技能点点满的小刀猛戳自己放血,而且刀刀都是丁丁蛋蛋这种过经过脉的地方,豪气得简直就像是在放别人的血一样。这种行为有两个目的,表达自己敬神效古的思想感情,以及迅速失血以便出现幻觉,这个时候再加点毒品,效果就更好了。当然,这种醉生梦死是否真的能够得到来自上天的指示,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来源:九边 微信号:ertoumu89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科技树点歪了是一种什么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