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糟糕的父亲的故事

1

这是一个糟糕的父亲的故事。

他掌握核心科技,拥有一家BAT级别的公司,还联手另外一个巨头一起干掉了B。

这样的父亲,是没有什么时间管自己的孩子的。

于是他的四个女儿中,有两个病逝,有一个溺水身亡。

这个父亲的名字,叫神农。

神农的title可以比卡丽熙还长,他是三皇之一炎帝,他是炎黄子孙的联合发起人,他发明了刀耕火种,跟黄帝一起战胜了蚩尤,又战败给了黄帝。

当然,你最熟知的他的事迹,可能是那句“神农尝百草”。

但是如果让你详细讲讲“神农尝百草”的故事,你使了半天劲儿,能讲出来的恐怕也就是,“神农尝了百草”。

再努力吭哧吭哧,还能多讲一句,“百草是能治病的”。

至少神农为啥要尝百草?大部分人是懒得追问的。

毕竟上古时期的人和神,好像每个都是有一个大大的dream,都是要改变世界的那种。比如女娲就是要补天,夸父就是要追着太阳跑,后羿就是要把太阳干下来的。

站在这一系列人中间,神农想尝个百草有啥稀奇的?

但神农想尝百草的初心,并不伟大。

他的那个时代,是没有药这种存在的,啥病来了都是新冠疫情般,只能靠自己的免疫力去对抗。

于是神农的大女儿,没有battle 赢,病去了。神农把她烧成灰烬,传说神农觉得空气里还有她的影子缠绵飘荡。

神农的第二个女儿,还没有婚嫁,也病去了。传说中她变成了姑瑶山上的神草,叶子层层叠叠地向上生长。

神农的小女儿,贪玩溺水而亡。传说她变成了精卫鸟。

这三个离去的女儿,是那个打下了一片江山的神农,选择独自尝百草的起源。

这个一辈子在开创、征战的男人,由此想去寻找对抗病痛与死亡的方法。

他这一辈子,吹过很多要造福用户、改变世界的牛x,这么多年后读来依然让人想落泪的,是他私心驱动下,去尝百草的故事。

这个故事里,你能看到爱的出处。

作曲家陈其钢在失去爱子后,花了一年时间,写了一部24分钟的作品,叫《悲喜同源》。

2

这是另一个糟糕的父亲的故事。

他工作常年没有什么进步,在同事汇报工作的PPT中,他时常被抢功。他儿子在家里犯了罪,他连想都没想,就打110报了警,导致儿子被判了死刑。

这个爸爸,是《西游记》里的西海龙王,就是大家熟悉的白龙马他爹。

西海龙王第一次露面,就是孙悟空去龙宫要装备,东海龙王出了一块铁,作为群主的他在群里@另外三海龙王,号召一起来做贡献。

南海龙王敖钦是主张削孙悟空一顿的,但西海龙王非常怂地出面劝阻了,“二哥不可与他动手,且只凑副披挂与他,打发他出了门,启表奏上上天,天自诛也”。

“二哥啊,我们一起去告老师”。

于是,北海龙王出了一双藕丝步云履,南海龙王拿了一顶凤翅紫金冠,西海龙王出了最大头——一副锁子黄金甲。

后来东海龙王给玉帝的信是这么写的,“南海龙战战兢兢,西海龙凄凄惨惨,北海龙缩首归降。臣敖广舒身下拜,献神珍之铁棒,凤翅之金冠,与那锁子甲、步云履,以礼送出”。

东海龙王如果赶上做ppt的时代,相信他也是汇报工作的一把好手。

白龙马那种一身白衣,登台必要摆pose的男孩子,在心里一定是瞧不上他爹的。

他要成为的,是站在他爸对立面的那种男人。在目睹了女友出轨夜店认识的九头虫后,白龙马在家喝酒,一气之下,烧毁了玉帝赐的殿上明珠。

年轻人为爱癫狂,这不是很好理解吗?

但是西海龙王没有表示理解,他竟然向玉帝举报了小白龙,害他差点儿被在斩龙台上杀掉,幸亏后来去取经团队当专车司机,才换回了一条命。

如果小白龙当时被杀了,西海龙的难过应该不比神农少。

但如果重选一次,他恐怕依然要举报小白龙,毕竟他身后还有更多要保全的人——

《西游记》里有个疑似来自东北的龙王——泾河龙王,他和袁守诚打赌,为了赢得赌局,私自修改了圣旨上下雨的时辰和点数。

为了一个赌局可以这么拼,泾河龙王终于赢得了赌局,丢失了性命。

泾河龙王在斩龙台上挂了之后,他的媳妇,带着他的九个孩子,投奔了孩子们的三大爷——西海龙王。

泾河龙王的孩子,是跟着西海龙王家的孩子一起长大的。

这九个孩子的命运,直到第九个孩子在黑水河为妖,才被淡淡地点了一笔——第一个小黄龙,现居淮渎;第二个小骊龙,现住济渎;第三个青背龙,占了江渎;第四个赤髯龙,镇守河渎;第五个徒劳龙,与佛祖司钟;第六个稳兽龙,与神宫镇脊;第七个敬仲龙,与玉帝守擎天华表;第八个蜃龙,在大家兄处,砥据太岳。

那个很怂很怂的西海龙王,不仅照顾了他们长大,还给八个应届毕业龙,都安排了工作。

我一直觉得,《西游记》里西海龙王的形象,是吴承恩照着自己爸爸的模样写的。

他们没有太多升迁的机会,常常被熟人占了便宜;他们不敢惹事儿,在工作中常常被抢功;他们时常犯怂,因为不能不怂;他们很少表达,偶尔很大脾气。他们的爱不够细腻,因为仿佛抬头就能看见一家老小四个字。(关于西海龙王的故事,我在《这个窝囊了一辈子的男人,是我爸》里写的更详细)

3

每年这个时间,我都有一个疑惑,母亲节和父亲节相隔一个月,为啥父亲节在社交媒体上,那么没有存在感?

是因为他们被定义的社会角色,所以缺席了我们生活的许多琐碎?

还是因为他们也被生活折腾的左脸懵逼、右脸狗血,时常不够体面?

抑或是他们没能按照预期,护得全家稳妥,于是无法面对自己,偶尔迁怒他人,在沉默与暴怒中,来回切换?

完美的父亲少有,用尽全力却还是会给自己打差评的父亲比比皆是。

《请回答1988》里,爸爸跟德善说,“爸爸妈妈对不起你,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头一次当爸爸”。

今天又是父亲节,我知道你们大部分人可能都跟我一样,没有准备礼物,早起发个“爸爸我爱你”的信息,就混过去了一天。

我们不会给他送花,因为没有一个仪式感规定过,父亲节要送什么花。

爸爸就是那个,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收到你的花,却愿意为了你,尝尽百草的男人啊。

来源: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作者 :林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这是糟糕的父亲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