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日本陪酒女郎.....

注意了,酒席散去后发生的事儿和陪酒女郎的职业无关。即使这样,这些姑娘也会被日本人看扁。但是这两年日本经济越来越不景气,陪酒女郎已经成了一项流行的工作,白领兼职陪酒时撞见上司,或者毕业生撞见老师,这都不叫事儿……

ku/24岁

陪酒女郎郎有多流行?东京文化学研究所调查了1154名女高中生,陪酒女郎在40个受欢迎职业中排第12位,公务员列第18位,护士列第22位。上图中是24岁的ku,她从16岁开始就向往能成为一名陪酒女郎。

对很多姑娘来说,这是一份梦幻中的职业。虽然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压力很大,但是她们可以向客人们吐露心声,端起酒杯,双方都可以缓解压力;放下酒杯,双方都能更好地投入到工作、生活、生产中去……

这里是新宿靖国大道北侧的歌舞伎町街,是全东京最大的一个红灯区。在这只有0.3平方公里的街上,各种店铺约3000多家,各种酒吧、游戏场、俱乐部、夜总会、舞厅、旅店、影院等不少于200多家。入夜后,歌舞伎町灯火通明,喧闹异常,其中不少店营业至天明。

在歌舞伎町管理多家俱乐部的经理三浦建太郎称:“越来越多有不同背景的姑娘想来当陪酒女郎,这份工作已被很多年轻女性视为很有吸引力的工作。”据初步统计,东京有13000名陪酒女郎。

日本Record Japan网公布了一组令人意外的调查结果——30%的陪酒女郎郎白天就是公司白领。该调查结果也使得“陪酒女郎”这个人气职业,在人们心中形成了一个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印象。上图是工作时的ku,除了陪酒,她还需要花大量的时间与客户到酒吧外约会。

在这项调查中,当姑娘们被问到陪酒女郎有什么好处时,排在首位的回答是“收入高”。据《纽约时报》报道,出入高档场所的陪酒女郎年薪可达10万-30万美元。除了计时收费外,姑娘们还能从酒类收入里提成,这些酒类的销售价格是实际标价的5倍以上。当然,不同陪酒女郎之间的收入存在很大差距,底层普通陪酒女郎的收入甚微。

除了丰厚的报酬,陪酒女郎郎衣着光鲜、夜夜笙歌,这也吸引了大量高中女生。图中是21岁的陪酒女郎coco正在化妆间梳洗打扮。

作为一名低收入的陪酒女郎郎,刚入行的姑娘只能在简陋的更衣室内换衣服、化妆。

想在这一行混出头,除了长得要漂亮身材要好,还需要经过专门的训练,除了要会聊天陪笑劝酒,连端茶、递毛巾、点烟等小事都有严格规定,每个动作,每句话都要恰如其分。

东京东洋英和女学院大学久美子教授说,尽管加入陪酒女郎郎行列的女性群体更加多样化了,但这一职业吸引的大多仍然是底层的女性,日本的中上家庭的姑娘是绝不会把它当做向往的职业的。

像大多数陪酒女郎郎一样,coco的梦想也是能在工作中遇到一个有钱的男人,但是这行吃的就是青春饭,只有极少数的姑娘能在短暂的职业生涯里和大款相知相识。

这位是24岁的陪酒女郎Yuka,她已经开始向顾客撒谎,把自己说得年轻一些,因为她担心顾客会嫌她老。

为了吸引固定的客户,陪酒女郎必须经常到高级的发廊做头发,买高档的服饰等等,甚至在情人节的时候为客户准备情人节礼物。上图一位酒吧陪酒女郎孩在更衣室内展示她的手指甲。

这是21岁的陪酒女郎阿雅,在16岁时她的父母离异,随后她就成为了一名酒吧陪酒女郎。

这里是阿雅的公寓,每天起床后她会一边刷牙一边给客户发短信,确定日程安排,维持客户关系。

根据日本女性问题专家的说法,在在东京的职场中,女性压力远大于男性,像陪酒女郎这样的职业可以很轻松地吸引那些业绩平平的职员放弃职场生涯。

不光是东京,今天日本女性在就业上仍然受到公然的歧视。日本早在1986年就颁布了《平等就业机会法》,但职场女性今天仍然得不到平等工资,升迁机会也远远少于男性员工。在日本,只有65%的女性受过高等教育,她们的收入只是同样学历男性收入的三分之一。图中阿雅正在与一名顾客聊天。其实她非常想放弃陪酒女郎的工作,但是她没有什么文凭,除了陪酒女郎的工作外,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什么。

31岁的朱莉相对更加成功一些,她曾经在东京成田机场的免税商店工作,她一点也不怀念过去的工作:“白天的工作,他们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工作。”

由于日本持续的经济不景气,女性相较男性,在就业上受到更大的冲击。对东京的陪酒女郎来说,今年800多家酒吧倒闭了,留在东京打拼也绝非易事。上图中的是一家酒吧更衣室内的烟灰缸,熄灭的烟头上留着陪酒女郎的唇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不知道的日本陪酒女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