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父母最大的特点,是莫名其妙的傲慢

作者:@写不出稿苏见祈

中国式父母最大的特点,是莫名其妙的傲慢。
无视人的意愿,无视人的心血,无视人的尊严。明明只是个普通人,偏偏有我即真理的自信。

“别人能行,你一定也行”这句捧杀,从小学开始一直伴随我到大学。

大概从初中开始,我就发现每个人在不同领域的天赋差异之大,说一句你之蜜糖我之砒霜恐怕都不为过。
我觉得语文书很有意思,每次开学发新课本,第一件事就是翻翻语文书看看有什么好故事。
但数学却让我望而却步,完全不明白为什么都认识的字组合在一起就成了天书。老师说一句“易得”,全班同学都在点头,只有我茫然地望着黑板。

当我就此找同学诉苦的时候,却发现同学的处境和我正好相反——数学令他甘之如饴,因为一法通万法通,只要理解了就什么都会了。
而语文书上那些故事并不能引起他的任何兴趣,必须背诵的烦躁更令人几近抓狂。

我们的文理科成绩自然拉开了差距。无论多么坚强的毅力,多么认真的努力,都不能让泥泞里行走的人追上公路上飞驰的汽车。
天赋决定效率,而每个人的时间有限,结果自然大有不同。

我以为是一件非常容易理解的事情——也是必须理解的事情。
因为它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但父母不这么认为。
他们觉得世界应该遵循他们以为的规则,他们觉得自己就是规则。

当我试图告知父母客观存在的差距时,他们就像忽然听不懂汉语了一样。
我费尽口舌说了上文所说的一大段的例子之后,他们还是那句复读:
“为什么别人能行,就你不行?”

小时候我特别不理解,难道成年人的世界竟然如此励志,职场充斥着“我要成功就能成功”的成功学式梦想?
直到今天,我自己也成了大人。

成年人并没有孩子想象的那么强大。恰恰相反,成年人的生活里充斥着更多的压迫和无奈。
有人月薪十万,有人月薪一千。有人坐地收租,有人流落街头。有人哼着歌儿平步青云,有人日夜加班却看不见出路。

世界上有的是是别人做得到而我做不到的事,有的是出生在罗马的人,有的是无可奈何的叹息。
不得不为了生存打拼的父母,本该比孩子更明白这一点。

也正是因此,我才更迷惑于父母的莫名其妙的,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
“别人行,你一定也行!”
难道他们被社会毒打的还不够彻底?

他们的意思是,如果没有追上汽车,唯一的原因是你没有努力奔跑。至于别人为什么有汽车,他们不想知道,也不想听。
你不如别人,就是你的问题,一定是你的问题。

作为父母,理直气壮,绝不反思。哪怕在大庭广众之下,哪怕面对着摄像机镜头,都能昂然自得。
人总是会藏拙的,这样都不反思,那他们的确是发自内心的自信。

那个把女儿一笔一划写出的,三十多万字的小说撕掉的父亲,面对女儿的控诉,居然可以对着几百人和摄像机镜头,说出“别人能行,你也行”“等我们的数学成绩能提上去,我们再商定一下能不能继续”这种话。

他甚至还在笑。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还在摆高高在上的家长谱。

作为一个成年人,理解人力有时而穷,理解术业有专攻,有这么难吗?
作为一个成年人,理解一个人花费心血的劳动成果是多么宝贵,有这么难吗?
作为一个成年人,在职场打拼过的成年人,难道竟然会相信努力必然会有收获?

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在社会上遭受过挫折和失败的普通人,为什么能如此理所当然地,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的观念绝不需要反思,认为自己永远正确?

我大概理解了这一类父母的生活轨迹。在公司唯唯诺诺,对老板点头哈腰,回到家里摇身一变,对着孩子过一把老板颐指气使的瘾。
什么别人可以就你不行,什么只看过程不看结果,甚至什么感恩公司感恩福报,老板嘴里那些鸡汤换了个花样,又用在孩子身上。

只不过员工不听话,老板可以扣工资,那孩子不听话,该怎么办呢?

找到孩子最珍视的东西,然后毁掉它。
我是父母,我可以为所欲为,反正孩子是不能拿我怎么样的。

30万字书稿的心血,撕了。
六年积攒灵感的笔记本,烧了。

孩子上台控诉,父亲笑着说等你听话了,我再赏赐你写作的资格。
孩子绝望了,绝食了,母亲上网发帖”求助“说,“本子都已经烧了,这也是她成绩下降的原因啊”。

反正孩子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这是唯一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

社会上总有人说,我才是规则的制定者。我觉得该怎样,你就该怎样。
老板说,996是福报。什么身体健康,什么陪伴家庭,一文不值。
长辈亲戚说,女人就该结婚生子。什么自我实现,什么多元价值,一文不值。

每个人都没有尊严,每个人都处在压榨的链条中。

有些人不服气,可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不对的,他们只是也想过一把我说了算的瘾。
他们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孩子,投向了唯一比自己弱小的人。

“我生你养你,当然我说了算。”

人的意愿被无视,心血被毁弃,尊严被践踏。
“人”字被狠狠踩在脚底,这个事实贯穿了普通人的一生——

就连年幼的孩子,都不能幸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中国式父母最大的特点,是莫名其妙的傲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