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下老家三线城市收入情况

老家坐标西部某省份地级市。改之前是个地区,后改制为市,我老家在该地区地委行署所在地,属于比较核心区域。

1. 发小A, 41岁,市财政局某科,副科级。月收入大概4500左右,喝酒闲聊说每年帮人办事能再收个4万多。

2. 发小B,該市下属某区公安局,股級,不到科级,月薪大概4000不到,每年幫人辦事,調節一些案件,灰色收入大概有6,7萬左右

3. 高中同学C,没考上学没有进入体制内,先后干过彩票店,手机店,做的都不太好,月收入大概一直在2000到3000之间浮动,10年前买过一辆面包车,大概3万多,想拉货,没做起来,现在转行做律师,神奇得考过了律师证,目前见习律师,月收入大概3000左右。

4. 高中要好同学d,高考差了几分没考上大学,先去南方城市打工,后回老家县城开茶叶店,人不错,会来事,脑子也灵活,现在月收入大概在6000到1万之间浮动。

5. 高中要好同学e,南方某重点非985大学毕业,最近5,6年扶摇直上,先后当了副局长,局长、现在升了副市长,明面工资月薪8000出头、实际灰色收入完全不了解,据传每年5,6百万应该有的。

他大学毕业本想留在南方,后因感情问题,灰心丧气回了老家,我们本是三观非常一致的好友、一度无话不谈,但是最近5,6年,我出了国,他在体制内步步高升,尤其到了副市长之后,感觉不知道该聊什么了。

上次回老家,一块吃了顿饭,打官腔多了,也就是晚上在他家里坐会儿,回忆过去的时候聊了点知心话,他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也明白他难处,也就告辞了。感觉曾经如此要好的朋友慢慢渐行渐远,心下有点悲凉。

6. 我上中学时候常吃的一家卖小吃的摊主,从小到大吃了她家小吃快10年,非常熟悉。去年回国吃她家小吃的时候闲聊,一个小吃摊,月纯收入大概2000元左右。她就是露天小摊,没有店面。80年代那阵摆小吃摊比当干部挣的多好多,自从2000年之后就不行了,没保障、收入也低得多。

7. 发小的家里老人,重点小学退休教师,高级职称,退休金大概一个月4000

8. 家里农村的舅舅,50岁之前都在省城建筑工地打工,前几年中风,失去劳动能力,躺在家里,两个表弟,一个在农村小学教书,月收入1000多、一个在外地当厨师,一个月3000多,我每年回国都给舅舅接济5000元,舅舅是个非常善良的中国农民,从不愿意麻烦别人,我每次给钱都不要,每次都是我悄悄把钱放在角落里,出了门再告诉舅妈把钱收好。

9. 表侄,刚从省城某211大学毕业,找了两年没找到工作,家里花了6万块给安排到联通公司,做技术维护,月工资大概2500。

总结:

1. 我所在的省份,人均gdp大概全国中位数,我觉得这几个人大概有点代表性。总理说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我觉得稍微少了点,没有量级的差异,可能还有更穷的地方,四川云南青海某些地区,没有去过,无从得知。另外,即使老家在三线线城市,但是仍然属于城里,老家农村收入要低的多的多。

2. 在老家三线城市,经济活力不如北上广,基本只有体制内一条路,刚改开时候,下海摆摊比当干部挣得多。2000年之后随着体制改革,体制内收入扶摇直上,收入碾压体制外,稳定性,社会地位更是不在一个等级。我感觉这个趋势有点过了。

3. 20多年,从老家考学到北京,又到上海,又到美国,不同地方,不同公众收入方差非常大,我基本从比较穷的地区,到比较富裕到很富裕的地区都呆过,算是看的比较多一点。

中国发展了几十年,贫富差距很大,在北上广深将近一亿富裕人群之外,还有5,6亿的刚解决温饱的,更有几亿还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这些都是中国的国情,管中窥豹不可取。

来源:水木社区 微信号:shuimushequ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聊下老家三线城市收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