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今夜月光那么美

我没想过叶柏会来敲我家的门,虽然自从认识叶柏以后我就以演偶像剧的标准要求着自己,但我没想到他真的会来,而且来得这么快。
而此时我正赤着脚坐在地上啃西瓜,头发乱糟糟地扎在脑后,穿着一套松垮垮的背心短裤,看着综艺节目笑得花枝乱颤。
听到敲门声,我不耐烦地边问是谁边走向门。
然后我听到了他的声音,我,叶柏。
我一惊,从猫眼里看了一下他,说你先等等。
我抛下在门外的叶柏,迅速进屋翻了一条像样的裙子出来穿,鸡飞狗跳地奔向洗手间,洗了把脸,把头发披下来梳顺滑,再抹了点粉底和口红,涂了一层睫毛膏。
我拉开门,巧笑盈盈地说,不好意思我刚刚睡午觉起来。
噢。他点了一下头,所以你是梦游着化了个妆?
我在心里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阻止自己因为尴尬而想关上门的冲动,挤出一丝笑容,关你屁事啊。

我和叶柏的认识过程完全可以拿来给一部国产偶像剧当开头。
大学的一个暑假,我失恋了。
那些光鲜亮丽是装给别人看的,大道理都是说给别人听的,事实上是,失恋以后我异常痛苦,几乎每天晚上都喝到天昏地暗,持续了半个月。
有一天晚上,我和往常一样,扶着墙东倒西歪趴在门口开门,门却跟我作对,开了好久都开不开,我大怒,开始借酒撒疯,用脚一脚一脚地踢门,奶奶,开门。
里面灯亮了,门开了,我盯着面前的陌生男人,看了两秒,把包往他身上砸,同时抓着他的衣服开始尖叫,抓小偷啊。
这个男人就是叶柏,住我家楼下。
从这件事以后,我每次见到他就觉得非常尴尬,好在我脸皮够厚,想着反正邻居不认识就算了,一旦认识了就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更何况叶柏还长得挺好看的,所以索性豁了出去,每次在楼梯或者小区里碰见他,就算尴尬都还是点头微笑打招呼。而他每次都会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问,今天没喝酒啊?
我就努力维持着笑容,在心里默默骂一句脏话。
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喝多过了。

熬完夜一大早就被楼下的歌声吵醒,我按了一下手机想看时间,手机却没电了。
屋子里拉着窗帘,还是灰蒙蒙的。
我蒙着被子继续睡,楼下的歌声却通过音响不断地传上来,在耳膜里荡来荡去。
对我来说仇人分两种,一种是杀我全家的,一种是吵我睡觉的。
我打开门气冲冲地跑下楼敲门,对来开门的他一顿吼,你神经病啊,脑子进水啊,一大早吵什么吵,幼儿园老师没教过你懂礼貌树新风啊,炫耀你家有个家庭KTV啊,唱得又不好听还一大早嚷嚷,让不让人睡觉了,尊重两个字知道怎么写吗。
他听着我伴着旋律的这一段咆哮,无辜地指了指客厅的钟,可是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啊,你还没起床啊?
我盯着那个钟,嘴唇慢慢闭上,牙齿咬合到一起,挤出一个笑,不好意思您继续。
我灰溜溜地上楼,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并且发誓以后过四楼的时候跑快一点,再也不跟他打照面。

这个誓发了没多久,我就又不得不去敲他的门。
一场暴风雨过后,我去收衣服,却发现bra掉到了他家的阳台上。从国外代购回来的价格实在让我觉得心疼。
于是我又厚着脸皮去敲门了,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生来开的门,应该是他的朋友,他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专心致志打游戏。
我说,不好意思我的衣服掉到你们家阳台了,那间屋,我能进去拿一下吗?
他爽快地一挥手,多大点事儿啊,你懒得换鞋,我去帮你拿就好了。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已经转身进屋了。
接着他用手捻着那个bra的肩带,瞟了我一眼,递给我,说,这垫得有点儿厚啊。
我顿时羞愧极了,从他手上扯过来,要你管啊。接着蹬蹬地头也不回地跑上楼。

这以后又碰面了几次,居然可以正常地说话了,还一起溜过狗,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在小区前面的小吃店里一起吃过饭,还出去爬过一次山,每次都相谈甚欢。。
按照偶像剧情节的走向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迷糊他毒舌,我莽撞他包容,时间久了越发发现我的可爱,然后对我欲罢不能,两个人之间擦出爱的火花,再有点误会吵吵架和好什么的,就能走向大团圆结局了。
为了这个结局我已经蓄谋已久,并且时刻准备着。
这不你看,他现在不是来敲我家的门了吗。
然而我只猜中了开头。

我放他进屋来,端坐在沙发上,双腿合拢撇向一边,努力本身短的腿线条拉长,问,天气这么热,要喝点儿什么吗?
有酒吗?
我在心里暗想,一定是想酒后乱性,坚决不行。然后我摇头,没有酒。
你不是那么爱喝酒吗?我还以为你家就是个酒窖呢。他环顾四周,原来不是啊,是人住的地方。
我,戒,酒,了!我一字一顿地说,谁没事儿成天喝那个啊。
我现在挺想喝的。
不开心啊?
有点。可能天气太热了吧。
你等着。我给你拿去。

我端着一碗米酒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喝吧。
他盯着那碗米酒,哭笑不得,我找你要酒,你就给我这个啊?
异曲同工嘛。我还加冰块儿了。你尝尝。你要是不满意的话我再在里面给你下点汤圆。
他护住碗,好了可以了。
他把一碗米酒咕咚咕咚地喝完,说,好喝。
哈哈是吧。我现在不开心的时候就改喝这个了。
免得跑到别人家揪着别人的衣领管别人叫小偷是吧?
我把翘着的尾巴压下来,装腔作势地咳嗽一声,那某些人现在还不是到我家里来讨酒喝。
你不是说不开心的时候喝酒挺管用的吗。
那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啊,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我家里了让我去相亲。我特别烦。

我心一跳,这是要跟我表白的节奏吗?家里人让他去相亲,但是他并不想去,因为他心里有一个牵挂的我,所以今天才来找我,是这么回事对吧。
我盘算完,莞尔,为什么不想去呢?
他咬了咬下唇,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我更加坚定了他是要跟我表白的想法,差点都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了。
良久,他终于艰难地开口,你知道同性恋吧?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茫然地点了点头,知道啊。
我就是。他缓缓说道,明明只说了三个字,明明说得很轻的三个字,却仿佛花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在脑子里整理了一下头绪,问道,所以你喜欢男生?
他点头。
我操你大爷啊。

我翻了一个白眼,说等我啊。
我进了卧室,把裤子换回来,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扔了一个垫子在地板上,往垫子上盘腿一坐,开始随意地边用手扎头发边数落他,早说你喜欢男孩子啊。我还特意换了条裙子来给你开门,早说我就以真汉子的面目示人啊。
你喜欢我啊?他问。
我托着下巴想了一下,也算不上喜欢,就是我现在单身,全世界的单身男人都是我的,我是这么想的。
他笑了一下。
你说那么多人,你干吗非跟我说啊?你抖一个这么大的秘密给我,知道我思想包袱有多重吗?
你不是说你是腐女吗?上次爬山的时候。
老子是腐女!但是老子的那种腐女就是顶多看看耽美漫画然后感叹一下好美好的那种腐女啊!不是看见一个男人就想象他跟一个男人在一起有多美好那种腐女啊!况且你知不知道说自己是腐女会显得很萌!
他点头,长得好看的腐女就是萌,长得不好看的就是猥琐。
我继续翻白眼,老子就是萌,别阻止我。

叶柏比我大几岁。长得阳光帅气,成绩也好,待人处世也好,就是大人眼中那种“别人家的孩子”,现在已经毕业进入国企上班。工作悠闲待遇颇丰,唯一让他难以启齿的就是性取向。
他小时候经常跟男生一起玩,但是没觉得自己喜欢男生。
上初中的时候也有一帮兄弟,每天玩玩闹闹,早恋的已经开始早恋了,他却发现自己没有对任何一个女生动过心。他也并不觉得奇怪,想着学习为主。
他在高中的时候交了一个女朋友。
那个青涩的年级,心都开始蠢蠢欲动,叶柏已经长得很高,再加上因为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被不少女生喜欢。有一个总是在他打完篮球的时候递上一瓶水然后快速跑开,朋友们就在一旁起哄。不久以后,他答应了这个女生。
他们一起吃饭,一起放学回家,叶柏载着她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笑声也在那些街道回荡开来。
但是关系也就仅此而已。叶柏从来没有想过要搂她抱她吻她。
某一天叶柏和一个男生朋友一起骑车回家。一条林荫大道,夕阳撒在上面,风起了,落叶缓缓往下飘,那个男生的衣服也被风吹得鼓鼓的,夕阳跳上他的发梢,金色的光从他的身上溅出来,他满身都是青春洋溢的荷尔蒙的味道。叶柏的心狂跳不已,眼睛也转不开。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喜欢过女生。

刚刚知道自己喜欢男生的时候,他非常恐慌。
他背着家里人偷偷跑到网吧里上网,搜索同性恋应该怎么办,怎么治疗,怎么改正,甚至去看了心理医生。但是医生说,同性恋无法被治愈,因为它本身就不是一种病。
他从恐慌自卑自责到慢慢接受,故意透露早恋的证据给老师,在班主任的课上写情书,没有称呼,被老师当场没收,然后是叫家长。
老师和父母都生怕他因为早恋耽误学习,百般劝说,他假装痛改前非,跟女生说分手,也让父母相信他是喜欢女生的。
他和那个男生还是好朋友,一起打球一起勾肩搭背地出去玩,有一次和那个男生闹着玩,他用手臂夹着那个男生的头,两个人玩闹着,他不知不觉把动作放慢,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男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神经病啊?

他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天在图书馆看着书,图书馆就下起了雨,等他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大雨瓢泼了,由于这场雨下得突然,图书馆前一堆人等着雨停,叶柏也在里面。等了一会儿,觉得雨一时半会儿不会变小,于是一横心冲进雨里。
没走出多远,身边有人追上来,转头一看是个男生,已经和他一样被淋得狼狈,两人相视一笑,一起跑着。
在宿舍楼面前,叶柏牵起T恤拧了拧水,正好对上了那个男生的眼睛,他缓慢又温柔的一笑。
说来奇怪,知道自己喜欢男生以后,人群中谁跟自己一样,一个眼神就能看出来。
他和这个男生就此认识,后来谈了恋爱,工作了,两个人还在一起。平淡又幸福。
这场恋爱一谈就谈了五年。
直到现在,叶柏被逼去相亲。

我看着他已经空掉的啤酒罐,把我的那罐也递给他,说,我真没有酒了啊。
他苦笑,点点头,没事儿,借酒消愁愁更愁。
你难道,打算一直不告诉你的父母吗,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前段时间跟家里人在一起看电视,正好有个台放到对社会同性恋的调查,我看了不到一分钟,我妈就把遥控器抢过去换台,她说,这些变态有什么好看的。
我端着水杯碰了一下他的啤酒罐,无言地喝了一口。
他叹了一口气,盯着啤酒罐,声音缓慢,我要怎么告诉我妈,她儿子,就是那种变态。
以后不开心的时候,就上来吧。我多囤点酒。我说。

叶柏就这样跟我成了朋友。
后来我见过一次他的伴侣,就是我去他家要衣服的那一天,在他家的那个男生。干干净净的,笑容也灿烂,他叫大鱼。大鱼为了维持和叶柏的爱情,毕业以后也就留在这个城市工作。
我去叶柏家里玩过几次,我在沙发上东倒西歪地躺着,嗑瓜子看电视,他和大鱼在厨房忙活,叶柏切菜,大鱼把材料丢到锅里,油锅就噼里啪啦地炸开了,我看着他们,脑子里冒出无数个粉红小泡泡,偷笑的时候,钥匙转动门的声音响了。
叶妈出现在门口。
我急忙翻下来,正襟危坐,冲叶妈一笑,打招呼,阿姨好。
叶妈指着我,一副幡然想起的样子,你是楼上那个小姑娘吧?
我猛点头,为“小姑娘”这个词。
大鱼出来了,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阿姨。我紧张得要命,叶妈却点头回应,大鱼来玩了啊?你就别去厨房忙活了,我去吧。
大鱼说没事儿阿姨您坐着。我们这儿都快好了。
大鱼又进了厨房,叶妈换了鞋,坐到我旁边来,一脸笑容,我以前听你奶奶说过你,在外地念大学是吧?
我也堆着笑点头,对的。
哎呀,真乖,真讨人喜欢。叶妈伸头看了一下厨房,拉住我的手,坐近了一点,声音小了一些,小杨啊,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我顿时明白了她的用意,点点头,嗯,阿姨,我有男朋友。
她把失望立刻就写在脸上,你说现在这年纪轻轻上大学的小姑娘都有男朋友了,这叶柏怎么就那么挑。小杨,你身边有没有合适的姑娘介绍给叶柏啊?你看他老大不小了,就一直说不急不急,他不急我们急啊,我们年纪也大了,要求也不高,温柔孝顺就行了,怎么到他那儿就那么难呢。
可能是他没遇到合适的吧。我回答。
叶妈拍了拍我的手,小杨,这个事儿你帮我留心一下,身边有适合的姑娘,一定要介绍给叶柏,成了阿姨请你吃饭,不,阿姨给你包一个大红包。
我只好点头,嗯,好。

我没有给叶柏介绍过对象,但是叶柏还是去相亲了。
叶妈威逼利诱,说这个女生多好多好,好不容易才约着见一面,要是叶柏不去见就是不孝。叶柏同家里人吵了一架,叶妈不吃饭,躺床上哭了一个下午,叶柏就答应了。
叶柏去见了那个女生,彬彬有礼但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想着这样可能女生就会明白,谁知对方觉得叶柏踏实又稳重,各方面条件都挺满意的,随即向叶妈透露了自己的意向。
叶妈高兴得都快上蹿下跳,急忙邀请女生到家里来做客,明明才见过几次面,却已经把女生当成儿媳对待,呵护有加,生怕这桩事黄了。
有一次散步回来,在楼下碰见叶柏送那个女生回家,他们并肩走着,叶柏把手插在裤兜里,两人无声地走着,过了好久,才说一句话。
我看着他们走过来,叶柏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我笑了一下。他也苦笑了一下。他们走不去不久,我的手机就响了。
进来一条短信。叶柏说,晚上出去走走吧。

我和叶柏没出去走走。就在楼顶的小花园里,吹着夜风喝啤酒。
他说,你看,我现在已经落魄到跟一个小屁孩儿在这儿谈人生谈痛苦了。
我瞪他,谁小屁孩儿了,我是个成年人!
他笑了一下,拉开啤酒罐的拉环,说,我觉得这段时间我要跟你一样变成酒鬼了。
我继续瞪,我说了我不是酒鬼!再说了你不是说借酒消愁愁更愁吗。
我妈说,我年纪也不小了,是该结婚的岁数了。
那你准备结婚吗。
我不知道。看过一个调查说,中国百分之八十的同性恋,都会选择结婚。迫于家庭的压力,迫于社会的压力。他顿了一下,说,跟异性。大鱼家也在催他了。我最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会成为那百分之二十吗。
哪有那么简单。我和大鱼都是家里的独生子,他们觉得传宗接代觉得天经地义不可推卸,我从小就小心翼翼不敢犯什么错,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以后更是如履薄冰,我原来以为我做得特别好,他们就会在其他方面包容我一点,但是还是不行。
我叹了一口气。没说话。
我跟你说这些是不是挺影响你心情。
我摇摇头,不是说能说这种话的只有我一个人吗。虽然我没法感同身受。
这种事,你还是别感同身受了。他苦笑了一下,我最近每天早上醒过来,都想摔东西,都想砸桌子,都想冲到外面吼几声,但是我不能啊。我得穿好衣服去上班,在我妈面前跟大鱼装成兄弟,我是个男人,我不能做这么可笑的事,可是更可笑的事,我已经做了。
你不可笑。你只是没办法背叛自己的心。
你爱过人吗?
我点头,爱过啊,看见那个人的时候心怦怦跳,等短信等到睡着了,只要看见他冲我笑一下一整天心情都很好,他惹我难过了心就打着结一样地痛,什么都愿意为他做,觉得他做什么都可爱,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他,但是又想把他的好藏着掖着只属于我一个人。觉得我离开他就活不下去,大概是这种心情吧。
他把易拉罐慢慢地捏扁,抬头看着我说,同性恋,也是这样。我爱大鱼的心情,跟这个,一模一样。

假期快结束的时候,晚饭后我戴着耳机跳健美操,摘下耳机准备出去散步,隐隐约约听到楼下传来声音,吵架声,哭声,骂声,和东西破碎的东西混合在一起,我从床上坐起来,跑到窗边听,心跳得突突的,第一反应就是叶柏家肯定出事了。
过了一会儿,那些声音安静下来。周围又陷入一片沉寂。
我坐在床上,准备从窗户上喊喊叶柏,想了想,又退了回来。
走的前一天,我还是决定去看看叶柏。
我敲他家的门,来开门的却不是他。叶妈红着眼睛拉着我的手,小杨啊,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事儿,你放在心上啊,给阿姨留意一下,阿姨要求真不高,是个女生,人不坏就成,你帮帮阿姨。
我匆忙点头,找借口回到楼上,打电话给叶柏。

叶柏坐在我对面,他说,你这么快就走了,以后想跟你喝酒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了吧。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事儿可以打电话给我,我们不是兄弟吗。
大鱼也走了。这下真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
大鱼怎么会走了?
我跟我妈坦白了。

大鱼周末到叶柏家来拿书,叶妈带着那个跟叶柏相亲的女生回来了。留下大鱼吃饭。叶妈一个劲儿撮合叶柏和那个女生,女生挽着袖子帮忙去洗菜,叶妈就鬼鬼祟祟地找理由把大鱼叫出厨房,给叶柏和那个女生留出独处空间。
饭桌上,叶妈一直使眼色让叶柏给女生夹菜,大鱼一声不响地扒着饭,叶妈笑得鱼尾纹都能织一张网,说,大鱼啊,你也别老跟叶柏学,这么大岁数了也该找个女朋友了。
大鱼扒着饭,眼睛就红了一圈。
叶柏沉下脸,妈,你别说了。
叶妈不满意了,敲了一下桌子,我怎么了,我说什么了就让我别说了,你和大鱼关系好,所以我才说的,你们是朋友,你现在有着落有希望了,我替大鱼着急一下不行啊,随口说了一句,我是个长辈,这话都冒犯你啦?还不是为你们好。
叶柏放下筷子,你要是真为我好就别给我安排什么相亲了。
叶妈脸色铁青,但是当着女生的面又不好发作。大鱼放下筷子,阿姨我吃饱了,公司还有点事就先走了。女生也站起来,阿姨我还是改天再来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门外,叶妈把筷子一摔,叶柏你长进了是吧,不要我这个妈了是吧?当着这么多人面儿给我难堪,我说那句话招你惹你了,你不去相亲你倒是给我带个女朋友回来啊。
叶柏盯着那一桌子菜,眼睛渐渐模糊,没有说话。
叶妈的气却没那么容易消,喋喋不休,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今天居然让我别说话,你知不知道你多给我丢脸,你秦阿姨的儿子跟你同岁,从小就跟你在一个学校,什么都不如你,但是现在结婚了生了一个小姑娘都会叫爸爸了,你呢,从上大学就没见你带过一个女朋友回来,连楼上的小杨都有男朋友了,我每次出去打牌大伙儿都问我儿子什么时候结婚,你让我怎么回答,你不结婚你好歹先找个女朋友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说你两句怎么了,我为你好,我就不能说你了?翅膀硬了是吧?
叶柏吸了吸鼻子,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妈,说件更不孝的事,大鱼是我男朋友。
叶妈的唠叨一下就停止了,她愣了一下,问,你说什么?
叶柏抹了一把眼泪,大鱼是我男朋友。
大鱼怎么会是你男朋友呢?叶妈一脸震惊,不知道是没反应过来还是不敢相信。
妈,我喜欢男生。大鱼是我男朋友。
你喜欢男生?我儿子喜欢男生?叶妈六神无主地重复这两句话,重复了几次,一把抓住叶柏的手,我不逼你跟不喜欢的女孩儿相亲了,你别这么吓妈,小柏你别吓妈,你别跟妈开玩笑。
叶柏克制住哭声的沙哑在喉咙里翻滚,妈,我没开玩笑。我真的喜欢男生。我这么多年,不交女朋友,就是因为,我是同性恋。
叶妈摇了摇头,不,不可能,我不相信,你高中的时候不是还交过一个女朋友吗。
我不喜欢她。
叶妈扯着叶柏的手,把他往门外拉,走,小柏,我们去看医生,你肯定是这段时间我让你相亲给你压力太大了,我们去看看医生,看完你就没事儿了,你肯定是病了,小柏,没事儿,看完医生就好了。
叶柏滚烫的眼泪滴在叶妈的手上,没用的。
叶妈突然就歇斯底里地吼,怎么会没用呢,不是,你是我儿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怎么会喜欢男生呢,你怎么能这么心理畸形呢,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我和你爸都好好的,你怎么会这种怪物呢!
对不起,妈。
你说什么对不起!你去喜欢女生啊!男人怎么可以喜欢男人呢!多变态啊!多恶心啊!这.......根本没这样的事儿啊,不可能的啊!
妈,真的对不起。
叶妈重重地把碗摔在地上,你滚,就当我没生过你。
叶柏去抱叶妈,妈,你别这样,真的对不起。
叶妈瘫坐瓷器碎片上,嚎啕大哭,把身边的碎片,一个一个地砸向叶柏,叶柏站起来,轻轻地带上门出去了,好几天没回家。

叶柏说完这一段,声音又有些沙哑了。
我搂过他的脖子,自己也转过头把眼泪抹干净说,叶柏,你还记得我失恋那段时间吧,我每天喝得天昏地暗,觉得全世界都抛弃我了,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觉得自己一定找不到那个人了,每一天都很痛苦,现在我觉得,我那点儿痛苦真的不算什么。
我捂着嘴眼泪不停往下滚,我失恋了,我还可以再找一个人,我还可以再找一个我喜欢也喜欢我的人,我随时都可以开始新生活,但是我今天突然就理解你了,你抓住一个人,你就想抓住,因为你们在一起的机会实在是太渺茫了,没有人理解你们,没有人祝福你们,那种感觉。
叶柏递过来一块纸巾,我跟我妈坦白是我真的不能结婚,我真的不能去害了别人。我自己已经是这种怪物了,我不能去祸害别人。我现在就觉得,只要我妈答应我不结婚,我什么都愿意,我真的什么都愿意。
你不是怪物。
我妈说我是。
你不是的。
好,你说不是就不是。
那个晚上我和叶柏坐在地板上说了很多的话,也掉了很多的眼泪。虽然我知道这并不能改变什么,但是就像是溺水的人正在挣扎,我没法成为他的那根稻草,作为朋友,我能做的只有在他等待那根稻草的时候,给他一点氧气。

第二天我到了重庆上学。
不久之后的一个晚上散步的时候,接到了叶柏的电话。
叶柏笑声爽朗,他说,我现在S城。
我说出差吗?记得给我带特产啊。
他说不是的。我和大鱼决定定居在这里。我把工作换到这里来了,大鱼也是。
家里同意了吗?
没有。我妈不相信,抵抗,又绝食又发动亲戚劝说,软硬兼施,还是很难说服。但是我好歹是她儿子,既然坦白了,那就抗争一下。
我笑了一下,那你加油抗争。
我不是怪物。我又没有杀人放火,我只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人。不能因为一个人爱另外一个人,就说他是怪物,对吧。
嗯。你好就好。我在散步,难得重庆没有雾。
我在阳台,正好满月,所以今天晚上月亮好美啊。
是啊。我抬起头和他仰望着同一轮皎月说道。

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43368910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说今夜月光那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