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眼中的摆摊

我是一个城管,一个 90 后的城管。

其实城市管理这一块,涵盖的东西很多,市容市貌管理只是其中一小块。

还有包括像违法建设,城市的防洪排涝,道路建设,燃气管理,污水处理,卫生管理等等,还有一些比如油烟、噪音的末端执法。

以上列举的工作,我有做过一些,摆摊只是市容市貌管理中的一项,另外还有小广告张贴,随意乱拉横幅,店外店,随意设立广告牌等等。

为什么会不让摆摊,主要有几点:

一是危险,有些摊位直接摆在十字路口的右拐处,还有的摆在城市主干道上,来往车辆多;

二是卫生,你别指望摊贩到收摊的时候,会收拾卫生,不会的,今天产生有多少垃圾,那就是多少垃圾,一分不会少;

三是阻碍交通,四车道变成一车道,原来设计是时速四十的,现在只能开时速五。

我们接到投诉呢,主要有以下几类人群:

一个是摊贩楼上的住户,有些摊点一两点还在烧烤,对了说到烧烤,主要还有油烟飘到楼上的窗户上,辣的气味呛到楼上的住户,半夜不睡觉,打扰楼上住户休息等等;

第二个是保洁人员,一个月拿着两千多的工资,摊贩的卫生也不整理,他们也不容易啊,每次摊贩走完,都是一地的玉米叶子,纸张,烧烤的串串枝,然后地上油腻腻的,这些都要保洁人员来清理;

三是开车的人,占道占得车都走不了了,明明家就在两百米处,却每次回家都要用上十几分钟。

我知道很多人愤慨,讨厌我们,但是这很多人中,举报的也不少。

我能理解那句:「我支持摆摊,只要不是摆在我家门口和我要走的地方就行了。」

立场的转换,人性如此,每个人这么做我都觉得很正常,摆摊影响我的时候,我就举报,摆摊不影响我的时候,我就骂城管。

这种转换的时间也许短到电话里还在举报,网上评论的时候又是不同说法了。

就我个人而言,我支持摆摊,我也时常在想,要是我爸妈,我爷爷奶奶在这边摆摊,我怎么办,我也不想去赶他们。

很多人都说,我们执法没有方法,朋友们,城管的职能只是末端的执法,很多东西都是别的部门决策,我们动手,比如有朋友提到的创城,那是文明办主抓,他们没人,我们就负责清理市容。

而且城管的工作也不仅仅只是市容市貌,像我上面举的例子,没下雨的时候巡查违建,下雨的时候防汛值班,树木倒伏,抢险救灾。

城管也是一支队伍,再比如前段时间的抗疫工作,城管也没有落在人后,真的是上面千条线,底下一根针。

工作太多,时间太少,真的是掐着表干活,所以有时候可能难免急躁了些。

我也有很多想法,想让工作变得更好,我们一直想的都是尽量让大家满意。

比如油烟问题,你总不能直接让店家关门吧,那有人就会说一刀切,也不现实,那就整改,要居民满意,那满意的标准是什么?

有时候拿出了专业的检测报告,居民也还是觉得不满意,所以我们也是在尽量协调,平衡各方面的满意度。有人又会说这是和稀泥,唉。

然后我现在也确确实实希望有一份文件下达基层,这样我们也有了标准,比如什么时间可以摆,哪里摆。

最后,再说说允许摆摊以后会出现的新问题。

我们都知道,即使你划了摊位,那摊贩就会老老实实地呆在那里吗?更何况摊贩越来越多怎么办?

让摆还是不让摆,比如划了一条线,只允许在这条线里面摆摊,但是后面来的,怎么办,为了招揽客人,他就会往外面摆,然后又形成了恶性循环,我也见过很多有店面的,在路上还有摊位,问他有店面为什么还出来摆?

他说,因为客人不会走进他的店,在外面就买完了,如果不出来摆摊,他就会饿死,小摊贩可怜,那开店的可不可怜,大家都是一样的呀……

我也希望大家能和谐相处,共奔小康,以前我读大学的时候,很喜欢李白,现在很喜欢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我们也有心,也有肝,不是没有感情的冷血机器,我们也能理解底层人民的难处,因为我本身就是出身底层,做的工作也是多和底层打交道,也希望大家能理解城管的难处。

这个工作很难做,容易挨骂,不被理解,所以只要是年轻有为的,都想着跳出去,我也不例外。

不过做一天的城管,就干好一天的活,大家越不理解城管,那么进来这个队伍的素质就越差,我的体会就是:吃力不讨好,不论是对上还是对下。

刚进来的时候,我也是一腔热血,想要改变它,后来我发现,实在是太难了,能力有限,只能在能控制的范围内,尽量做好。

其他的,能走就赶紧走了。

就不用再被质疑有没有拿人好处;不用再被上级押着整市容,也不用被老百姓骂,两边受罪;也不用再被质询暴力执法的问题。

来源:知乎日报 微信号:zhihurib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城管眼中的摆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