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是个听致富经的好地方

作为一名外出旅游又疯又浪,平时生活无风无浪的宅青,我有时也会在无聊的日常生活中碰见一些有趣的事儿,比如昨天在法院旁听的一场庭审。

整场庭审倒不太有趣,无非是一个知名品牌公司A告另外一个公司B侵犯商标专用权,连带着把生产厂家C也一起告了,请求停止侵害和赔钱,有趣的是被告方律师的气定神闲。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一个知名品牌公司A主要生产各种女装和女鞋。有天突然收到消费者投诉说你们的鞋子产品质量有问题,结果一查,发现自己商标被他人以注册近似商标的方式侵权了,消费者买的根本不是自家生产的鞋子。

顺藤摸瓜之下,A公司发现侵犯自己商标权的B公司在京东、淘宝、天猫还有其他电商平台上都有店铺,还打着旗舰店的招牌。事后我去天猫搜了一下,B厂家的所谓“旗舰店”在“双十一”期间竟也卖了不少货。

于是A公司申请证据保全,法院就冲到生产厂家C厂去把厂给查了。

但问题是,C厂只是个无辜躺枪的代工厂。庭审的时候,C厂说我根本就不认识B公司啊这谁啊根本没做过他们家的产品。

所以B公司到底有没有委托C厂加工这批女鞋呢?法官和A公司律师眼睛齐刷刷地扫向B公司律师。B公司律师身材微胖,面容和蔼,不紧不慢地说,嗯,没有。

法官问,那你们怎么在鞋盒上印着C厂联系地址和电话?

B公司律师淡定答道,啊,那是印错了。我们找的是另外一家代工厂。

C厂负责人这会儿和B公司律师一起坐在被告席上,我觉得要不是在法庭上,这两人准得开始打起来。平白无故地被查了,影响生意不说还上了法庭,这得多冤啊。后来C厂负责人气不过,在法庭上指着B公司律师问法官,过会儿我也想告他们,行不?

B公司律师在一旁正襟危坐,毫无惧色。

A公司律师说,我起诉你们赔款多少钱,是根据你们在淘宝啊京东啊这些地方店铺页面上的销售量和销售金额计算出来的。B公司律师说这不算数。

法官问为啥?难不成你们刷评分了啊?

B公司律师笑而不语。

法官对旁听席说,所以你们看啊,淘宝评价靠不住啊。

最后双方都有和解意愿,法官说那你们先谈谈。B公司律师笑嘻嘻地说,不如我们把注册商标1000万卖给你,就这么算了?

此刻我已经深深地被B桑给折服了B桑实在太屌了可以跟着你干实习律师吗我也是司法考试刚过线几分的学渣哦。

注册一个和知名品牌公司类似的商标,找家便宜代工厂生产劣质产品。没有实体店,只在电商平台上售卖,成本自然是极低的。消费者一在网上输入这个品牌,就有可能找到这家店,买了假货不知还沾沾自喜,店家则享受着他人品牌给自己带来的收益。被告上法院了?也没事。这行业做几年下来,捞到的好处远远多于赔款,大不了再换个品牌抄袭一下就是。

这违法成本到底是有多低?想想就心寒哪。

最后提一下,结果是原告胜诉,判决的赔偿款是原告请求数额的四成。但这会儿才是一审,也还不知道对方会不会上诉,所以有些东西不太方便写出来。大家克制一下八卦的心吧啊谢谢,我一个一个豆邮也回复不过来了……

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45015903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法庭是个听致富经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