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如何从“欧阳西傲”到“Oh,杨逍!”的过程

@某个张佳玮:一直以来,杨逍的身份,极为神秘。
九年前吧,考证过一下子。

杨逍初次出场,是出于纪晓芙叙述;千呼万唤,终于在张无忌千里送未来师婶,遭遇昆仑派母老虎和妻管严追杀时,才得出场。
甫一露面,便退昆仑两位高手,武功高绝;听说纪晓芙死了,当场失态晕倒,是为至情。
此后再登场,是在光明顶。独战韦蝠王与五散人,挥洒自如间引出无上绝学乾坤大挪移。
此后拥立教主,隐然为张无忌智囊。嫁女儿给殷六,显然不拘世俗礼节;独自训练五行旗,是其智谋深远。
大战三渡时,武功之华丽冠绝天下。

至此,可以为杨逍画像了:
四十来岁,粗布白衣的书生。
面容俊雅,只是表情凄苦。
神情淡定从容,出场时平淡的一句:“在下杨逍。”
武功华丽神异,是轻逸潇洒路线。
不屑当教主。
不拘世俗礼法。
总是和峨嵋过不去——推倒了峨嵋的纪晓芙,气死了峨嵋的孤鸿子。
足智多谋。
读过书(考证过明教教史)。
懂得毒药(五行旗在少林寺演示时,有华丽的毒水表演)。

俊雅,凄苦,武功华丽,不屑的拧劲儿,风流倜傥,聪明,不拘小节。
这些元素,其实很有杨过味。
但《倚天》里已经有一个黄衫女子,所谓“终南山后,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是也。所以,杨逍和杨过的关系,忽然就远了。
换个角度想想呢?

武功。
杨逍初出场,被昆仑夫妻档拿剑指住。当时杨逍死中求生、败中求胜,是靠这招:
“便在此时,杨逍的身子猛然间贴地向后滑出丈余,好似有人用绳缚住他的头颈,以快迅无伦的手法向后拉扯一般”。
身体贴地这功夫,何其诡异?武侠片里可有类似功夫?有。参考《东成西就》,梁朝伟版欧阳锋使过的。

白衣。
杨逍出场,是一身粗布白衣。
而《射雕》里说:
只见那人一身白衣,轻裘缓带,神态甚是潇洒,看来三十五六岁年纪,双目斜飞,面目俊雅,却又英气逼人,身上服饰打扮,俨然是一位富贵王孙。
完颜康笑道:“这位是西域昆仑白驼山少主欧阳公子,单名一个克字。”
——这是欧阳克出场。

凝神瞧欧阳克身后那人,但见他身材高大,也穿白衣,只因身子背光,面貌却看不清楚。
——这是欧阳锋出场。

欧阳家白驼山,世传的白衣。

西域,坐忘峰,明教,白驼山。
白驼山在西域,明教亦在西域。自不待言。
杨逍自称在坐忘峰等纪晓芙。坐忘为何?《庄子》里说坐忘是出世,然而,《东邪西毒》里,张国荣演的欧阳锋,一直在试图遗忘他那个嫂嫂,也就是欧阳克的老娘。

更深层次的一个故事。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都想要《九阴真经》,唯独西毒迷恋这书简直失去了理智。为何?
《九阴真经》,记载的是黄裳破尽明教高手武功的册子。

那么是否可以这么推测?
正因为白驼山和明教有关,《九阴真经》既能克制明教,也就能克制白驼山的功夫,所以欧阳锋才必得之而后快。

《神雕》结尾,大家去华山,只有杨过夫妇去拜了西毒的墓。华山绝顶,新五绝排位,杨过得了称号,是为西狂,以继西毒。在他心中,显然还记着义父那一脉。
郭襄骑一驴,满世界找他,无踪。
如果杨过是去了西域,郭襄走遍中土找不着他,也就可以理解了。

杨逍听到纪晓芙死,晕倒;听说杨不悔的名字,长啸。明明心里喜欢纪晓芙得紧,却要摆着架子,一副“我就是不张口要”的姿态。
这拧脾气像杨过,自然不必多说,但也有一点欧阳锋。
《东邪西毒》里,欧阳锋的台词:
“我是孤星入命的人,从小父母早死,只好跟着哥哥相依为命。从小我就懂得保护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是先拒绝别人。”
《射雕》里,洪七也说,老毒物从不受人恩惠。

如果杨逍跟欧阳有关,你也可以理解,他怎么能配制出五行旗那所向无敌的毒水了。

为什么杨逍一直跟峨嵋过不去,欺负完孤鸿子,又欺负纪晓芙?其过程简直像小孩子欺负小女生,不为了灭门寻仇,只为了逗弄?
想一想峨嵋祖师和杨过之间的一切,好像什么都好解释了。

所以,我觉得,有一种可能性是这样的:

欧阳锋离去了,欧阳克死了。白驼山还剩了一个姓欧阳的孩子。他和明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后来,西狂杨过来了白驼山,为了传义父的香火,于是教了这孩子一手华丽的武功,教给了他和峨嵋的瓜葛,以及风流倜傥的脾气。
那个孩子长大,传了一代,又传一代。
终于,元末,出了一个少年,叫欧阳西傲。
西傲,也算是承了西毒和西狂的傲脾气了。

他继承了欧阳克的容貌和倜傥,有了一点杨过的邪气,有了一点欧阳锋的傲气,足智多谋,会配毒水,专爱和峨嵋过不去。
他穿着白驼山的白衣,加入了明教,年纪轻轻就当了光明左使,决意反元,继承了杨过一石头打死蒙哥的传奇。

后来,大家读他的名字越来越快,就从“欧阳西傲”,读成了“欧阳逍!”
后来,因为他成了大魔头,大家每次惊呼他的名字总是急促惊叫:“欧阳逍!”

后来,以讹传讹,成了“Oh,杨逍!”
后来,他就叫杨逍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论如何从“欧阳西傲”到“Oh,杨逍!”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