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的同学家境不是很好,还不用功读书?

你没穷过,你不懂。

你跟一个快要渴死的人讲努力前行一百公里就会有一片绿洲,以他的耐力是撑不住的,他只是想要现在有一口井,如果这口井够喝一个月,他愿意在沙漠里呆一个月。

对于穷到怕的人来说,中午吃一个鸡腿加一份披萨的快感,就已经足够让他满足得不得了了,他就可以这样满足好几天。

你把他的情况叫做安于现状,不思进取。

可想想吧,你所谓的奋斗,大概是努力工作拼命赚钱年薪百万找到好老婆五年内付清北京二环房子的贷款每年有固定两次的旅行时间。

我猜王思聪会把你的情况叫做安于现状,不思进取。

你没富过,你也不懂。

我曾经在一个回答里讲过一个老生常谈的道理,在我们考虑很多事情的时候,都只是从我们自己有限的经验出发,对未知的事情进行揣度。很多时候可能我们的经验并不适用,比如知乎上的主流观点是健身英语学习,但你真放在生活中,这能算主流么?

有钱没钱,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对于我们来说,不学习这叫不思进取,对于那些穷得叮当响的人来说,学习才是不思进取,就应该早点进社会去挣点钱这样才稍微有机会娶媳妇。

你说的学习啊奋斗啊这些道理,他们不懂吗?只是他们的资源约束等不到那片绿洲了,他们愿意一辈子都呆在这片沙漠里,守住这口可能枯干的井。

你会反驳说,那井水枯干了怎么办?不奋斗不拼命走出沙漠,这一辈子都毁了。

但仔细想想,难道我们的奋斗啊,追求啊是凭空而来的?不是的,因为我们的包里有水壶啊。我们知道这些水够用的,最多可能遇见沙尘暴啊迷了路啊这种风险,但大抵上是够用的。

但,对于一个快要渴死的人来说,很多时候真的等不了那么多。就像《了不起的盖茨比》里面所说,这个世界上的人并非都具备你禀有的条件。

而这句话的上一句是:

每当你觉得想要批评什么人的时候,你切要记着,这个世界上的人并非都具备你禀有的条件。

如果要再深入的话,这之中唯一称得上普遍人性的东西只有——人都想不断满足自己的快感。

对于你的层次来讲,你的快感似乎比那些家境更差的人来得更加“高明”,但是其实快感这种东西,是没有高明低明之分,只有情境之分。

我见过那些从小割草养猪的孩子,他们很多人也知道要用功读书,但每天清晨4点要起来喂猪,走两个小时山路到学校,晚上放学要回家垫上板凳做好饭。

现在他们和同伴玩一玩,他打一局游戏,你说:“我都在学习,你家境这么差还不学习。”

对,他们劈柴的时间,你在玩游戏,他们做农务的时间,你在吃美味的午餐。现在你的快感已经得到一定满足,你可以开始学习,开始工作,而他们根本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做这些事情。

这不单单是眼界的问题,而是在这个层次就几乎必然的事情。所谓造化弄人,就是把人放在这个环境下,自然而然就有了这样的选择。

因为,这样的选择,已经是最优化快感了。

你所眼见的这些家境不好的人,他们承受的压力远比你眼前的要多,这让他们根本无暇考虑你所考虑的以后的快乐。他觉得手里的肉夹馍,比你所说的健身重要;他觉得现在省点公交费,比节省时间重要;他觉得多买几件衣服,比学英语报个班重要。

这是短视吗?是眼界问题吗?

不是的。大部分人放在这样的约束下,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曾经有一个在伦理上备受争议的心理实验,叫米尔格伦服从实验,这个实验说明的现象之一是情境对人的塑造能力之强超过了我们的想象。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军训的时候,没盐没味的青菜萝卜你也得吃,因为不然就饿得不行;在平时别说这种饭菜,学校食堂的回锅肉炒咸了都懒得吃。

对我们来说,之所以现在能够集中精力学习,并认为学习是件重要的事,可以以此登上人生巅峰,只是因为资源约束根本不同。就连我们自己,在稍稍换了个场景约束之后就可能做出截然相反的选择,又何况是别人在一种截然不同的约束下呢?

当然不乏有天资过人的选手,他们在明明可以满足自己快感的情况下,跳出自己的舒适圈不去满足快感,而是用极少的资源完成极大资源才能完成的事情。

可试问题主,你做到了吗?认真读书,其实是你的舒适圈而已。以绝大多数人的天资而论,本就跳不出舒适圈的。

承认吧,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都逃不出自己大脑的神经递质给自己设置的界限。质疑另一个人的普通,并不是什么光彩照人的事情。

唯一应该庆幸的是,在这场游戏开始之前,我们的资源禀赋,黄金硫矿木材水晶都比人家多。

认识到世界上,人本就有千千万,任何路子都有任何路子的道理,在考虑选择的不同时,多去想想约束的不同,我以为这是成年的标志。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什么有的同学家境不是很好,还不用功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