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李佳琦,商人薇娅

文/小川

来源: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李佳琦最新的一个热搜,是李佳琦在直播间叫错了虞书欣的名字。

但从热搜的字面上看,这是多么烈火烹油娱乐至死的组合。

但是如果你点开那段视频,你真的想推开窗户大喊三声OMG,再冥想一组虞书欣的表情包,缓解自己的尴尬。

李佳琦变尴尬了,从付鹏离开他的直播间的那一天开始。

付鹏有一个熟悉的名字:李佳琦的小助理。两个人直播卖货时,互相打趣揶揄,成为直播间的一道风景。

很多人评论说,即使不买货,看看两人打趣也是好玩的。

哪怕5月6日,小助理宣布自己将离开直播间时,画面也是美好的。

李佳琦高高兴兴地叫付鹏“付总”,并宣布付鹏将以合伙人的身份退居幕后,付鹏也穿着正装向粉丝们鞠躬致谢。一个和和美美的分手快乐现场,他们收下了弹幕里的祝福。

但之后发生的一切就都不再美好了。

在失去了小助理之后,李佳琦与他最大的“竞品”薇娅之间的距离,开始逐渐拉大。

5月10日,小助理离开的第5天,李佳琦直播间推出和朱广权的“小朱配琦”CP,当天的观看量,只有薇娅的一半。

5月21日,小助理离开直播间的第16天,薇娅累计观看破亿,李佳琦累计观看只有薇娅的十分之一。

尔后的几场直播,李佳琦与薇娅的观看量相比,打五折日益常态化。

不是说好的第一主播吗?怎么少了个小助理,货还是那些货,就不香了?

2016年的李佳琦,还是南昌美宝莲专柜的彩妆师,而“小助理”付鹏,已经是隔壁雅诗兰黛的店长。

李佳琦第一次直播的时候,一共只有79人观看,其中有一个就是付鹏。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付鹏的主要任务,就是帮李佳琦刷弹幕。

后来李佳琦决定去上海发展直播事业,付鹏决定陪他一起去上海闯闯。

两个怀揣梦想的少年,打包了梦想、坚持与友谊,手牵着手,朝着那个风口走去。

这样一个标准的,青春励志故事,成为两人直播间的最好的情绪背书。

饭圈女孩闻风而动,磕下了这对CP。

CP该有的职业素养,李佳琦和付鹏也都有。

别人不敢开的玩笑,小助理敢开,有时小助理话没说完,李佳琦插嘴还会被大声呵斥,综艺效果满分。

更重要的是,戏精体质的李佳琦,有了小助理这个安全线的兜底。

网友总结过几个付鹏兜底的名场面——

李佳琦形容某款口红适合“自虐”的女生使用,小助理赶紧补充,“不能说这种话”。

李佳琦发现睡衣加大号先卖空了,开玩笑说“直播间胖女孩好多”,小助理兜底:“女生睡衣都会穿宽大的,不是胖”。

他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把直播间变成了一档属于春天的综艺。很多网友都说,即便不买,去直播间看看也是消遣。

而当两人的关系走向BE(饭圈用词,意思是bad ending),自然有很多饭圈女孩选择“弃剧”。毕竟对于饭圈女孩来说,买货就跟给偶像打榜一样,只是手段,目的还是在追星。

没有了付鹏的李佳琦,临场反应的bug没人修补,他只能用不断的道歉和哈哈大笑来自我兜底——

因为跟杨幂开了黄腔,李佳琦选择微博道歉。

因为叫错两次虞书欣的名字,李佳琦先是莫名在直播间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在想该接什么词儿。

这似曾相识的画面,像极了《康熙来了》结束之后,独自北上的小S,主持《姐姐好饿》时的境遇:没了蔡康永兜底,小S也不好笑了。

像陆依萍想念何书桓那样,李佳琦直播间的粉丝们,在付鹏的微博和抖音评论里,一遍遍打出了,在日记本里写下“小助理走的第N天,想他”。

享受得了饭圈的红利,就要经得起饭圈的抛弃。

薇娅也努力靠近过饭圈的红利。

2003年,17岁的薇娅和当时还是男友的董海锋,在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对面开了第一家女装店。

在接受十三邀采访时,薇娅跟许知远描述过当时经营的盛况,“第一天生意就很好,一天能赚几千块钱”。

守着这么赚钱的现金奶牛,薇娅依然想去当爱豆,毕竟,在普通人的价值坐标里,那才是名利双收的超级杠杆。

2005年,服装店开到中途,薇娅以女团成员出道,此后她签过公司,还参加了一档叫“超级偶像”的综艺选秀节目。

大概是这段在娱乐圈用尽全力,却又四处奔波碰壁的经历,让薇娅忽然算明白了账,稳定做生意的长期性价比,远高于当一个爱豆。

在薇娅出道一年后,2006年,赵薇在她投资的餐馆的开业典礼上,十分真诚地说,“我现在的理想就是做生意,变成大富豪”。

哪怕是赵薇,理想也不过是做生意。

此后淡出娱乐圈的薇娅自此专心开店,从更多的线下店,到居家迁居广州开网店。

直到现在,坐拥微博近千万粉丝的薇娅,也没有“李佳琦全球粉丝后援会”这种爱豆才有的配置。

她在意的,就是生意。

两个人各自的路径选择,从他们的微博热搜词就能直观感受到。

薇娅这一侧,全是带货;李佳琦那边,大部分是他与明星的同框。

这是李佳琦在意的,他与艺人世界的关系。

去年接受GQ采访时,他特意指出,他和几位明星为一个美妆品牌站台,上海外滩的震旦大屏幕上,演员们的大幅单人硬照轮流播放,却惟独没有李佳琦。

“这件事我非常介意,我凭什么不能上这个大屏?现场那么多粉丝为我来的,大家都期待看到李佳琦”,他当时语气激动地表态。

今年5月21日,薇娅感恩节直播,时长7个小时,周深、毛不易、李荣浩、汪苏泷来唱了歌;吐槽大会的选手们来到现场做了一场关于自己的《吐槽大会》;杨迪包贝尔辣目洋子胡兵做了属于自己的《王牌对王牌》;德云社的孟鹤堂周九良讲了场相声;苏打绿组合解散多年后首次合体作为彩蛋播出……

第二天登上热搜的,都是那些明星的名字,与薇娅相关的,是简单粗暴的五个字,“薇娅直播间”。

如果把直播的主角换成李佳琦,那么热搜上一定是“李佳琦周深”“李佳琦毛不易”“李佳琦直播间讲相声”“李佳琦直播间明星云集”“李佳琦再现吐槽大会”……

他们一个着力成为一个商人,一个成为了事实意义上的流量艺人。

《十三邀》拍摄薇娅之前,从不网购的许知远给编辑们开选题会,问大家谁在薇娅的直播间买过,有女同事告诉他,薇娅提供了从商场负一层到最高层的购物体验,自己全家老小的东西,都能买到。

薇娅强调品类的完整度,这让她成为了第一个在直播间卖米、卖垃圾桶、卖轮胎、卖火箭的人。

她多元化的身份也助推了她多元化带货的可能——妻子、母亲、儿媳、女强人……社会身份越多,带来的是多情境的购物说服力。

吐槽大会的斯文调侃说,薇娅是怎么选品的呢?她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家沙发坏了,“那就卖个沙发吧”。

而李佳琦的直播间基本分为三个门类:零食、家居用品、护肤美妆。作为“口红一哥”,他的直播间,卖的最多与最快的,依然是口红、底妆,零食。

他也曾试图开拓过一些女性、母婴类产品,还专门找来当妈妈的副播帮忙卖货。每次看到李佳琦直播间出现胸罩之类的产品,他的脸色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尴尬。后来这些品类逐渐淡出了直播间。

一旦涉及到生活类的产品,就有些吃不消了。“有些特别高档的月饼,当天只卖了一千多份,因为比较贵。”平时卖一些价码偏高的护肤品时,他都会提前打招呼:“贵妇姐姐你们先别睡哦,猪猪女孩你们先稍等。”

薇娅称自己直播间的用户为“薇娅的女人”,李佳琦的口头禅是“所有女生”。这两个口号,准确地区分出了两个直播间的主要客户群。

刚刚结束的“618提前抢”的直播活动,李佳琦直播间最贵的产品是券后3130元的神仙水套装,薇娅的是券后16638元的美容仪。

同一个品牌的护肤品,李佳琦卖的是1080的抗氧化保湿精华,薇娅卖的是1280的抗老化晚霜。两人还都上架了红腰子精华,李佳琦卖的是30毫升,薇娅卖的是100毫升。

一年之前,围绕着李佳琦与薇娅,最多的新闻是“谁是淘宝第一主播”,最多的猜测,是他们镜头后有没有撕头花,桌子底下有没有暗潮汹涌。

时间仅仅过去一年,人们忽然发觉,当年的比较是一个鸡兔同笼的问题,原来他们并不是一个物种。

走丢了小助理的李佳琦,是被拆了CP的艺人,他不会立刻过气,但没人知道他是否会渐渐告别顶流。

至于薇娅,在被带去参观了薇娅的公司后,许知远特意在字幕上打上了“薇娅杭州总公司,共十层”,500人的团队,十层的办公区,这大概都超过了,他对一个带货网红能有多大的草台班子的想象。

这一切看起来物欲满满又欣欣向荣。

任何一个对直播稍有了解的路人,都能说出薇娅的商业逻辑——利用头部主播的带货能力,向品牌溢价,为直播间里的用户争取到最低价。

然而仅仅在过去的半个月里,一些弱化她商业循环的变化,正在悄然发生。

董明珠的第三场直播,已经把带货量推到了7个亿。既然薇娅、李佳琦这样的头部带货,重要的卖点是他们可以跟供应商把价格压到最低,那我为啥不自己卖呢?

京东与快手达成了深度战略合作,用户将可以通过快手购买京东自营商品,购物全程无需跳转。对于那些快手上直播带货的素人,解决供应链问题,也不再艰难。

此前一味模仿李佳琦的明星直播带货,终于有了各自探索的开端,刘涛以花名刘一刀入职阿里,首场带货1.4亿;汪涵把综艺模式搬进了直播间,第一档直播带货节目《向美好出发》在淘宝直播上线。

他们从供应链与流量两侧包抄而来,而十层的办公室,庞大的团队,会不会在不久后的某一天,成为薇娅沉重的负担?

2016年5月19日,资深淘女郎薇娅在淘宝官方邀请之下开了人生第一场直播,开直播四个月后,她引导成交额达到了1个亿。

快,是互联网时代赋予的幸运;快,也是时代降下的诅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艺人李佳琦,商人薇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