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康之于司马昭,令狐冲之于任我行

作者:张佳玮(来自豆瓣

嵇康,嵇叔夜,嵇中散。

魏晋风流的代表,很英俊,会养生,极为潇洒,还会打铁。临终一曲《广陵散》,天下皆知。

后来《射雕英雄传》里,黄药师学魏晋风度翻白眼,“非汤武,薄周孔”,就按嵇康来的。

话说,为啥他会死呢?

嵇康入狱,是因为牵涉到个曲里拐弯的腌臜事。哥们吕安的老婆被吕安的哥哥灌醉了睡了,那大哥还反咬一口,诬告吕安不孝。嵇康就跟这位大哥绝交,为吕安伸冤,被捉了。

按说罪不至死,但添油加醋,还是被司马昭下令,杀了。

为啥呢?

用“司马家都是神经病”来一笔抹过容易,但当然没那么简单。

嵇康大概生在公元223年:刘备逝世那年,曹魏立国已有三年。

嵇康是谯郡人——曹操同乡。他爸爸叫嵇昭,曹操手下督军粮治书侍御史。我一直想,曹操那所谓“借粮官首级以安众心”的传说,他爸爸知不知道。

嵇康的妻子是长乐亭主,曹家的。所以,嵇康算曹家姑爷。

嵇康二十六岁那年,发生了著名的正始之变。

之前聊过,简单说便是:

曹丕、曹叡两代曹魏天子,都托孤于司马懿。曹叡托孤的,是曹爽和司马懿二人。

曹爽跟何晏(曹操的婿养子,一个脸很白、很会嗑药的风流人物)们是想动一动制度的。于是司马懿伙同老将们,趁曹爽与天子出门时,占领了洛阳。

蒋济陈泰们为司马懿去做担保,骗曹爽交了兵权;回头司马懿出尔反尔翻脸不认人,杀了曹爽,杀了何晏。气得给他做担保的老哥们吐血。蒋济当年就死了。陈泰后来也算被司马昭气死了。

这么一来,司马家固然是大权在握,但大家也看出了他们的阴险心理。于是立刻有了太尉王凌之乱:是为司马懿在世指挥的最后一战。

——顺便说句,王凌是王允的侄子。貂蝉的义父那位王允王司徒。

——王凌死经过贾逵庙,曾经高呼:

“贾梁道!只有你才知道王凌是大魏忠臣啊!”

可是贾逵的儿子贾充,后来当了司马昭的走狗打手,还弑了魏帝曹髦。唉。

时为公元250年代。司马家掌了大权,但曹魏风波不断。之后军事上,有淮南三叛;政治上,魏帝曹芳废、魏帝曹髦死、名士夏侯玄被处理、夏侯霸西奔蜀汉给姜维做向导。

题外话:

有人说姜维250年代后期,屡次出兵如何穷兵黩武,实在很没溜。其实当时曹家司马家内斗,姜维没事出来打打,结果不论,时机把握挺对的。

嗯,跑题了,回到嵇康。

当时司马家掌权的曹魏,逼着大家站队,大家就得站队。

站曹魏的,如王凌是典型,后来也有淮南三叛,都是以对付司马家为旗帜的。

站司马的,那就可以富贵到西晋了。

嵇康有两篇文章,极有名。

一篇叫《管蔡论》。

按当时一般说法,周武王解决纣王之后逝世,周成王登基,年纪小,摄政的是周公:就是孔子崇拜的那位周公。

管蔡二位不服,说周公有篡国之意,于是起来闹。周公平了管蔡,维持了周的稳定。

当时正统说法,都认为周公是好的摄政大臣,是圣人;相对的,王莽是坏的摄政大臣,是邪恶。

后世便有所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 一生真伪复谁知”了。

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时,也念诗“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可是后世也一度以莽操并称,意思是王莽曹操一路货:毕竟王莽篡了西汉,曹操(给儿子铺路)结束了东汉。

当时的舆论战嘛,就是要说自己摄政是周公,对手也总把权臣说成王莽。

嵇康的《管蔡论》说道:

管蔡当年很忠诚,所以才被周文王任用。

后来发生了巨变,无法与周王交流,所以才起兵:是愚诚激发。

如果管蔡是坏人,那他们居然之前能被用,反过来证明周文王周武王,那是有问题的呀。

既然周文周武都是圣人,那么管蔡就不一定不是贤人。

——这文章搁现在,大概会被说是阴阳怪气。反正就在说:被周公平的管蔡,也不是那么罪大恶极。

——当时曹魏的周公,是掌权的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曹魏的管蔡,是王凌和淮南三叛那几位。

嵇康既然说周公有问题,管蔡不一定是坏人,那对司马昭的态度,嘿嘿嘿

上面这篇如果叫阴阳怪气,那么《与山巨源绝交书》,就算表明立场了。

山巨源就是山涛。四十多岁才出来做官,升得极快。

一方面,他确实是个人才。一方面嘛,他出身河内山氏。

山涛的堂姑奶奶,有个好女婿,叫做司马懿。

山涛拉嵇康出来做官,嵇康回了封信。先说自己这不好那不好,不适合做官。按现在的逻辑,那话的意思大概是:

“我喜欢赖床,喜欢到处溜达,讨厌穿制服,不喜欢做文案工作,不喜欢社交,不喜欢一大堆人扎堆,不耐烦,嘴又毒好得罪人:所以我不想上班。”

但下面一段,就好玩了:

“近諸葛孔明不偪元直以入蜀;華子魚不強幼安以卿相。此可謂能相終始,真相知者也。”

——这两个典故,我们都知道的。

——元直就是徐庶。诸葛亮归了蜀汉后,也没强拉徐庶到蜀汉。

——幼安就是管宁,跟华歆割席那位。东汉灭亡后,华歆当了三公之一的司徒,管宁独自隐居辽东。华歆推荐过他,看他不肯,也就算了。

嵇康这话,说诸葛亮不逼徐庶回蜀汉——言下之意,自己如果去当官,那就是魏官入蜀了。

这是把司马摄政的曹魏,当做敌国了。

临了,嵇康还出了最辣的一句:

“(不可)己嗜臭腐,養鴛雛以死鼠也”——不能因为自己喜欢腐臭,就用死老鼠来养鸟。

如此,嵇康写文章,一会儿说司马昭摄政平叛有问题;一会儿说自己入朝为官是去敌国,还用死老鼠养鸟来打比方。

话说得决绝了,司马昭还能容他么?

哪位说了:就写写文章而已,至于么?

答:如上所述,嵇康是曹操孙女婿,且名气大得很。

当初曹操在汉中跟刘备闹鸡肋那年,另一个名士魏讽,差点把曹操老巢端了:曹魏是知道名士力量的。

于是司马昭动手了。

当然,众所周知,这里头还有钟会插了一脚。但关于钟会、《广陵散》甚至姜维诈降,我另外有个阴谋论大脑洞,太长了,以后聊。

反正,嵇康明确不配合,还嘲讽司马家,在司马昭的逻辑理,那就必须死。

大概,越是得国不正如司马家,越是紧张,得逼着人人站队。

站不对,那就是阴阳怪气,杀。

唉。

我那会儿中学课本里,还有篇文章,李密的《陈情表》。

一般都歌颂这文章写孝敬,写得情真意切。

其实吧……

蜀汉灭亡后,先蜀汉的李密被征召。他也不肯出来当官,但他比较聪明,不像嵇康直接什么臭腐死鼠。

而是说自己祖母养育自己多难得,所以要奉养,暂时不能出来当官。还特意用司马家自己的宗旨来做挡箭牌:

“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凡在故老,犹蒙矜育,况臣孤苦,特为尤甚。”

——你们不是以孝治天下吗?我这样孤苦的尤其应该照顾呀!

这就是很会说话了:

其实是婉拒,但两边给台阶。

后来李密祖母过世,他出来当官,没几年就又撤了。

大概晋也不是真指望他帮忙,就是指望你态度要配合。

相比起来,嵇康的态度,那是真的如他打铁一样刚硬。

《笑傲江湖》里的嵇康阮籍,明摆着是刘正风和曲洋了。

《笑傲江湖曲》,就是《广陵散》。

左冷禅逼刘正风跟曲洋划清界限。岳不群看令狐冲交结外人就逐他出门。

都一个道理。

这一曲琴里,多少故事呢?

《笑傲江湖》倒数第二回,朝阳峰上,任我行让令狐冲来当副教主。令狐冲说:

“承教主美意,邀晚辈加盟贵教,且以高位相授,但晚辈是个素来不会守规矩之人,若入了贵教,定然坏了教主大事。仔细思量,还望教主收回成议。”

任我行逼问了一句:

“如此说来,你是决计不入神教了?”

令狐冲道:“正是!”这两字说得斩钉截铁,绝无半分转圜余地。

一时朝阳峰上,群豪尽皆失色。

所有人都知道,令狐冲这么一说,那就是要死了;但他还是说了。

这一段,就是令狐冲自己的《与山巨源绝交书》。

这才是真正配得上弹《广陵散》后身,《笑傲江湖曲》的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嵇康之于司马昭,令狐冲之于任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