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不是伪君子,而是真英雄

@某个张佳玮:《三国演义》里,刘备时不时会哭,还哭着哭着,拿了刘璋的西川。于是给人的感觉是:这货真是个伪君子。

鲁迅先生很敏锐,说《三国演义》写的有疏失:
“欲显刘备之长厚而近伪,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
——想夸刘备和诸葛亮的,夸歪了。
毕竟《三国演义》是小说,面向读者是老百姓。

罗贯中先生是个好小说家,然而无法在面向百姓的小说里,描述诸葛亮如何用心平而劝诫明,如何有抚民之干、理戎之才,只好让诸葛亮没事放个火、禳个星、借个东风,玩个锦囊,成了个呼风唤雨的妖道。

同理,罗贯中很难描述刘备之仁,只好让他到处哭鼻子,丢孩子,打仗靠兄弟,没事装孙子。
以至于看《演义》多的,都会觉得,刘备的天下,那是哭出来的。
然而并非如此。

《三国志·先主传》里,只有一处描写刘备哭泣,是拜别刘表的坟墓:
“乃駐馬呼琮,琮懼不能起。琮左右及荊州人多歸先主。 〈典略曰:備過辭表墓,遂涕泣而去。〉比到當陽,眾十餘萬,輜重數千兩,日行十餘里,別遣關羽乘船數百艘,使會江陵。”

曹操南来袭荆州,荆州的老大刘表已死,刘表的儿子刘琮要投降;寄居在刘表处的刘备被各色人等建议:先取荆州,对抗曹操;刘备不肯,去找刘琮谈,刘琮不见他,刘琮手下许多人就此跟刘备而去;刘备去辞别了刘表坟墓,流了眼泪,走了;到当阳,十余万人跟着他走,日行十余里,背后是曹操精骑一日一夜行三百里追杀而来。
怎么看,刘备这都是自杀行为。
这就是所谓携民渡江。

刘备在刘表麾下数年,刘表对他不算坏,但也不算好;按说他不欠刘琮什么,诸葛亮劝他直接打刘琮夺荆州,刘备却说:“不忍心。”
生死之际,刘备还是没对刘琮下手。还去辞别刘表墓,流了眼泪。
荆州即将归属曹操,十余万人愿意背井离乡跟刘备走;古代人安土重迁,为什么肯跟刘备走?

刘备跟着大家一起走,日行十余里。即便曹操在背后追杀他,结果死了个老婆,差点孩子都丢了。
从结果来看,当然很不明智,但这就是仁。
善良,敦厚,质朴的心。

刘备不是个读书人,而喜欢结交豪侠——那会儿的豪侠,就是现在所谓“混社会大哥”。关张都不是读书人,都是社会上的热血男儿啊。

刘备麾下有彭羕,后来劝马超闹事,如此说刘备:“老革荒悖”——老革,老兵油子是也。
刘备骨子里,是个老兵,甚至是个老雇佣兵。
他缺乏大战略规划才能,但局部战场,非常能打。在遇到诸葛亮之前,他没有自己的班底基业,依然纵横中原。公孙瓒、陶谦、吕布、曹操、刘表各家诸侯,都希望他当自家的雇佣兵。
后来刘备按照《隆中对》,先取荆州再取川,有了自己的基业,那就厉害了:赤壁和汉中,曹操没再能占他便宜。甚至令他间接逝世的夷陵之战,那也是以少打多,开场占便宜的。
所以刘备不是一个温文尔雅的读书人,而是那么个脾气:
“我的卢和双股剑呢?拿来!我他妈来干他一炮!”

理解了这一点,就能明白了。刘备不是个好脾气的乖孩子,他也打人,比如著名的鞭打督邮,历史上是他干的:罗贯中在小说里,把这事栽赃给了张飞。刘备也杀人,彭羕要谋反,他干脆就杀了,没给面子。

但刘备,大体是仁义的:讲义气,待人好。
实际上,年轻时的刘备,简直就是个东汉活雷锋。

袁绍打公孙瓒,刘备和田楷去帮公孙瓒站台。
曹操打徐州,搞了大屠杀,诸侯都看热闹,刘备身边只有千余兵,却也义不容辞来帮忙。
孔融被围困,请刘备去救,刘备有点矜持,又有点受宠若惊地:“孔北海也知道世上有我刘备?”意思是,“这种世家子弟也知道我们这种混社会的?”
所以后来,曹操袁绍都喜欢他,接纳他:不为了刘备是汉室宗亲——那会儿汉室宗亲遍地爬,曹操麾下谋士刘晔都是汉室宗亲——而是因为刘备这人,真讲义气,真给劲,而且局部战场,确实挺能打。

刘备先后归附过许多人。除了逃离曹操之外,没有回头对谁捅过刀子。在乱世,这就很难得了,许多人就做不到——比如吕布。
这是对旧人,刘备很仁义。

刘备先后打过许多仗,但没屠过城。在乱世,这就很难得了,许多人就做不到——比如曹操。所以刘备到哪里,老百姓跟到哪里。
这是对百姓,刘备很仁义。

看看其他诸侯:袁绍杀田丰,逼沮授等龌龊事,不消提了。曹操家首席谋主兼早期合伙人荀彧,那是《后汉书》里明说了被曹操逼死得;孙权那里,陆逊是被他活活羞辱死的,张昭当年扶孙权上马背,晚年也被孙权折腾得不善。

刘备呢?

关羽是老哥们,关羽死,刘备举国去征东吴报仇。
张飞赵云简雍孙乾这些老哥们,在刘备这里都得了善终。
马超流离一生,最后倾心将马岱托付给了刘备。
黄权跟刘备倾心相知,后来被迫降了魏国,都在曹丕面前夸刘备好,曹丕用反间计,骗黄权说刘备杀了你全家,黄权坚持不信,说明黄权太了解刘备的善良了:刘备也确实没有辜负黄权的一家老小,“他也是无奈才降的,没关系。”
糜芳出卖了关羽,他哥哥糜竺自缚去跟刘备请罪,刘备放了他,说没事,是你弟弟犯罪,不关你的事。

刘备对诸葛亮托孤之重啊,什么权力都交托给他,然后当着大家,说出“君可自取”,这份真诚。

陈寿身为晋臣,写《三国志》,不能多说刘备与诸葛亮的好话,但还是忍不住念叨:
“及其舉國託孤於諸葛亮,而心神無貳,誠君臣之至公,古今之盛軌也。”

真诚换来了真诚。
诸葛亮一口一个先帝,那是发自至诚,终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甚至对小人物,刘备也挺好。刘璋投降后,刘备没杀他,送他去了公安,给他将军印信,给他财物。这就完美了。
后来孙权取荆州,刘璋被孙权逮住了。刘璋的儿子刘循还在蜀汉。按说他是没啥利用价值了:蜀地得了,你爸爸都走了,留你何用?
——刘备还是封了刘循做奉车中郎将。

回到携民渡江这件事。
曹操大军南来,刘备不袭荆州,是放弃了最好的求生之路;带着百姓慢慢走,是自己跌进了大危险;按说他的最好方略,是急行到江陵自保,但刘备却说:
夫濟大事必以人為本,今人歸吾,吾何忍棄去!

刘备是个倔强有脾气的老兵油子,但他不是个残忍的人。在你死我活的乱世,能够不残忍,就算是仁了。

而且刘备的心理素质,着实是好——不是好在听见曹操说“天下英雄,使君与操”时丢了筷子——而是他在生死之际,曹操的铁骑在身后追来,他还是坚持自己的善良原则,跟百姓们一起慢慢走,不离不弃。

习凿齿说:
“先主虽颠沛险难而信义愈明,势偪事危而言不失道。”

我们常说一个人的仁义可能是伪善的。
但生死之际,一切都会见真章。
如果一个人生死之际,都还是个君子,而且一辈子的确没怎么干过(相对于同时代其他人而言)的残忍勾当,那就是真君子,不是伪君子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刘备不是伪君子,而是真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