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的“小镇做题家”与加拿大的“小镇技术工”

作者:乐兮(来自豆瓣

今天刷豆瓣,被一个词深深击中了——小镇做题家。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豆瓣搜的关键词太政治(不)正确的因素,首页经常推送的有“社会性死亡”小组,“奇奇怪怪的知识增加了”小组,这两天又一个奇怪的小组出现在首页,叫“985废物引进计划”,长这样。

刷了一些精华帖热门贴,不禁感慨,“小镇做题家”这个词可真是太贴切了。

首先根据该小组内的帖子描述,再次总结归纳一下小镇做题家的一些非典型特征:小镇/农村出身,物质条件不太高,父母的文化水平较低(无法理解孩子的心理/情绪问题),靠着初高中阶段“高输入低输出”的刷题方法在高考中崭露头角,进入了好大学,但进入大学/社会后唯一靠着做题得来的优越感逐渐消失,没有什么信息渠道,身边也没有能提供实用意见的长辈,导致一步错步步错,逐渐迷失。

这样的栗子太多了。大学期间ex寝室里就有这样一位修仙般的同学,整天逃课闷在寝室打游戏,不出门不社交,不洗衣服不换床单,每天臭烘烘的,考试只带根笔只做选择题,然后交卷。大学四年最后连张毕业证都没有。后来听说这位同学大学毕业之后去了那个连续十连跳的富士康,干了一年多,之后失联,后来好像是跟着远轮出海当水手了。15年左右有开始在QQ上微信朋友圈里活跃,在深圳当销售,也不知道销售什么,同学们都说估计是进了传销组织了,活跃了大概有大半年,这几年又失联了。当时年纪小,只觉得这个人很堕落,连话都不愿意跟他说。现在想来,他很大可能精神/情绪已经出现了很大问题,只不过那四年中从未有人真正看见过他。

在我那个年代,农村出了个大学生简直是不得了的事情,跟中了大奖差不多,甚至有的父母以为自家孩子考上大学 = 年薪三十万起步 = 家族翻身了,殊不知自己的孩子连三观尚未成熟,对于断裂的阶层、差距的贫富、看不见却又处处存在的潜规则,以及即将踏入的魔幻社会毫不知情。

高分低能,名校失利,这样感概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的大家都习以为常,从来都是大家的饭后谈资,可是谁又真正的考虑过这背后的因由呢。但是,这背后的原因又是那么的沉重,涉及到更深的教育问题、社会问题,乃至政治问题,触及到无数人的知识盲区,包括我。

所以,以上对国内“小镇做题家”的看法,也是带有一定的主观色彩,仅仅是我自己的唏嘘不已而已。

下面就说点轻松另类的话题吧,聊一聊我眼中的加拿大小镇技术工的选择。

初来加拿大,在国内社科领域修身养性多年,三观非常成熟的老孙决定转入会计+移民法领域,她目标非常明确:赚钱。可是我这“重新开始”的人生,却是非常头疼的。

此时,我宛如又回到了那个迷茫不知所措的年代(谁说自由不是一种负累呢),正在面临人生未来的选择问题。

搞学术,我是不行的。不工作,我是不愿的。

那就从个人特点和兴趣爱好开始分析吧。老孙首先建议我考虑老本行,金融与会计:学时短、就业好、薪资中等。但是观察之后,发现我一听要回去学会计,就开始臭脸发脾气,遂放弃。

那不愿意去上大学的加拿大小镇青年,到底会有什么出路呢?

答案是:Trades(技术工人)!

发现这一领域之后,仿佛打开了另一片天地,我们扒着学校和专业前前后后考虑过不下20种可能,飞机维修,农业机械操作,修汽车,修空调电器,修水管,电焊,木工等等——这也是很多加拿大小镇青年的选择。

我们真是惊叹:无论是飞机技师,手扶拖拉机斯基,农场奶牛工,汽车修理师傅,装修工人,都有成熟完善的教育和培训体系,并且有各种非营利组织或类似的社会机构在一旁搭把手,帮助着小镇青年做适合自己的选择,走适合自己的道路。

总之后来,我就去做木工了,tiny house builder。

我参与建造的可移动小木屋nook

我的同事T,是来自安省的小镇青年,高中毕业后就不再上学了。T曾经报名过多伦多的消防员,但是在筛选过程中,他的竞争者是一名黑人,由于加拿大非常政治正确,作为本地土生土长的白人青年的T被刷掉了(摊手)。

后来,T发现他的天地应该是在木工领域里,于是他就顺理成章,开开心心去做木工了。我经常感慨加拿大小镇青年的快乐与无知,T曾在森林里建过木屋,曾在城市中心建过高楼,曾拿到一个项目的工资后就带着女朋友去海边度假,一下子花光了所有的收入。他从东部跑到西部,因为喜欢卡尔加里的山来到这里。

仿佛一切就理应如此,没有人逼逼叨叨,不需要刷题,没有难于上青天的考试,也没有生活所迫,就是一切你能想起来的,关于就业, 关于人生的困难,这些小镇青年们根本就不懂。

曾经T问过我,Lexi,你曾经在学校有什么爱好啊?我想了半天,回答:看书学习。T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他们对中国的高考一无所知,他们对中国“韭浪”们所面临的精神压力也一无所知。

最后,客观一点讲,国外和国内一样,也有贫富差距和阶层固化问题。但据我们观察,因为加拿大社会福利健全,税收调节作用发挥挺好,大部分人都安然待在自己的阶层中,农民就是农民,工人就是工人,中产就是中产,贵族就是贵族。至于说我们,在这个“社会主义”“大家拿”的地方,来这儿没什么野心,没想过“凭努力跃入上等人的生活”,就想做着喜欢的工作,挣着体面的薪资,过着普通的有安全感的生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国内的“小镇做题家”与加拿大的“小镇技术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