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教学楼顶天台大喊同学们好,被下面做课间操的一千多人听见还包括加拿大访问团代表

初三的时候一模考试,考场是按照成绩分的。因为要拉单桌,所以就要征用一些空教室,我所在的第一考场就位于教学楼顶的一个凸起的小房子里。

因为这个特别的构造,所以如果能打开考场的窗户,就可以直接爬到天台上去。考场的窗户关的很紧,但是考场对面走廊的窗户可以打开。考试分两天考,第一天的紧张氛围度过之后,第二天就有三三两两的同学从走廊窗子爬出去,到天台上玩。

我也是其中之一。

当时是还剩最后一科历史就考完,下面是初一初二的学弟学妹们在做课间操。我看着整整齐齐的蓝色海洋,忍不住戏精上身,趴在天台边朝底下挥了挥手,还小声喊了一句“同学们好!”

那时候只有底下一小撮人听到了,抬头惊奇地网上看,获得了观众的我更加兴奋,又大声喊了一句“同学们好!”

这回喊的时机正好赶上广播体操音乐消失,我们学校又四面环楼,我这一声喊就这么响亮地回荡在操场上……

这下几乎所有人都抬头往上看了,我终于开始慌了,心想体育老师会不会上来抓我,结果这时候操场上又响起了一句英文“What's that?”

嗯?没惊动体育老师反而惊动了英语老师?我傻了吧唧地往下张望,结果看到了几个外国人和副校长站在楼下!法克啊!我突然想起班主任说过,这几天有加拿大的代表团来访问,还特意叮嘱我们考完试就乖乖待在考场里,不要到处乱窜……

我脑袋轰的一声,看到副校长已经转身进了教学楼。我赶紧从天台边爬下来,准备从楼梯间窗户爬回考场里,然而不知道谁把窗户从里面关上了,可能是刚才回去的同学以为天台上已经没人了就关上了吧。我抠了半天没抠开,只好迂回到考场教室的窗户那里去,还没等我敲窗户,教导主任就和一个臭脸历史老师推开窗户从屋里跨了出来。

我这个人越是紧张慌乱,看起来就越是镇定自若,大脑疯狂运转,最后抛出了最骚的一个操作出来。

我对赶来的教导主任说:“你们不要过来!”

想必看过电视剧的朋友们都知道,这句话的下半句通常是“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两个老师也被唬住了。教导主任反过来安慰我说“你不要想不开,有什么困难和我说,咱们进屋说。”

事情已经演化成这个样子,不由得我不假装轻生了。我开始即兴发挥演技,哭诉觉得自己考试发挥失常,怕被妈妈骂之类的。结果两个老师找准时机,一把抓住我,把我从考场窗户传送回去了。

灰头土脸的我,就这么看着考场里的其他同学。而其他同学,也都这么静静看着我。这一考场的同学,来自十几个不同的班,因为同为学霸,以前也经常在一个考场考试,大家之间都认识。等今天走出这个门,我的事迹不知道要被传成啥样。

教导主任说完找我妈来和我谈谈,然而我不想和妈妈谈,我只想把考试考完。在我的恳求之下,教导主任同意我拿上卷子和答题卡,跟着他去办公室,在其他老师的监考下完成考卷。

我像一个犯人,被两个男老师押送着,下楼的时候还碰上了副校长和一个金发的胖胖的加拿大女人。

她还紧张地问我“Are you OK?”我礼貌地回答“I'm fine, 3Q”

高二的时候我才在一个爱看美剧的同学那里知道“I'm fine”有“虽然我不好但还凑合了“的意思。不知道因为我,我们学校在加拿大访问团的心目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

后续我也没受到学校的什么惩罚,大概是因为我奇迹般地在那次一模里得了全区第一。女班主任虽然是个阎王角色,但是因为我成绩的原因对我格外宽容。

而我,一个身为第一名却扬言没考好要自杀的极端学霸婊的形象就这么在全年级传播开来。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站在教学楼顶天台大喊同学们好,被下面做课间操的一千多人听见还包括加拿大访问团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