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时候开始焦虑的?

有时候我会对那些混的还可以的年轻人泼冷水,不要看你们工作两三年薪酬或技能都在快速提升,那只是因为在白纸上增加新的颜色总是轻而易举的。但是如果在有颜色的地方增加颜色,就得面临激烈竞争。你得有不一样的地方,既要在某一领域有从宏观的理解到微观的技能实操和系统工作方法,也要有管人,管事,管钱的管理思维和格局。

显然,对于大多数人或企业而言,我们取得一点成绩,往往显得有点德不配位,那么,当面临竞争或市场变化时,我们就会陷入险境,开始焦虑。

德不配位的解释是,如果违背自然规律行事会面临“反作用力”。

自然规律到处都是,年轻人买不起房很正常,一时的一点小成绩,反而要更加反省,我的努力配得上我拥有的吗?如果我只是靠一点运气或聪明,就取得了现在高速成长,那么现在就要开始反省。这一两年,你是否已经开始感到增长乏力了?

尊重自然规律,一面是我们要进取,但另一面是尊重自然规律,成功和改变不是一蹴而就,一定要给足时间,一定要坚持,要降低即时性的获取。

15年我出来创业时,时逢万众创业,深圳最著名的粤海街道,在学府路附近开始修建新科技园,名为软件创业基地。进入深圳湾创业大街,第一个标志性建筑就是腾讯新总部,很多科技园的拿过abc轮风投的互联网项目都纷纷搬迁到软件产业基地,那时候总理刚来过这里,提出了万众创业的口号。

那时候身边,都是一夜暴富的故事。我们互联网行业创业的,钱不是靠工资赚的,也不是靠利润分红赚的,是靠股份变现。比如你有1%的股份,公司天使轮2000万,我那时候向日葵数字营销就是估值2000万,投资人出200万,占10%,我出人出项目计划,占90%。也就是我拥有了1800万名义上的财富估值。假设公司做大了,一年后,依靠不错的用户数据,我拿到了b轮,估值从2000万涨到一个亿,出让10%股份,那么我原有90%的股份,就估值变成了9000万,如果新进入的投资人,允许创始股东做一定的变现,那么我就可以割让我10%的股份给投资者,我就可以获得1000万现金。扣掉一些税费,也是一大笔。

我记得我在创业前夕,我听多了很多这样的故事,几个年轻人做个项目,然后很快套现走人,几个小伙伴找到了神仙眷侣然后带着去了澳洲移民。

所以对于我来说,创业就是干这么一票。

现在想来,这些想法违背自然规律。德不配位。这种故事,如果真的存在,她一定是有含金量的高科技,绝不是普通的小聪明,普通的唯快不破,恰好相反,公司一开始都是最艰难的,你真正的价值和实力,在后期。

时代开始变化,这一代人相比我们80末尾或90后,更为焦虑。红利没有了,大环境不好了。

我前面说,你依靠运气或小聪明,获得成绩,那是上天赏饭吃。一旦市场环境不好,你就开始下坡路。而那些真正有实力的,掌握了做事的方法,技能,和思考解决问题思维方式。学会了精英的自律生活,变革的头脑的人,大环境对他们的影响很小。

所以归根结底都回归,你要真的强,而不是依靠运气或小聪明。如同股市,靠运气赚的钱,早晚输光。你要规范起来,有自己的行动准则,管理方法,思维体系。

焦虑是现在的主旋律,我想说的是,焦虑不可避免,但你并不用害怕,因为按照自然规律,这是正常现象,刚毕业不久,能力不行,实力不够,是非常正常的。如果是创业,现在走的顺,需要惊醒。

我最近跟一个第三方是真的聊的,作为相对无风险赚钱的第三方卖水的,你的赚钱逻辑主要靠做大规模,依靠b端的大额订单供给,来提升你整个服务体系的效率,用规模来降低边际成本,你的成本低了,收费当然也就低了,你的客户就会变多。如果你想像顺丰一样,收费高一点,要么就是提供非常显著的差异化服务,要么就是你承担了其他巨大风险,对于特殊服务或次级服务,你可以收费高点。否则,其他方式是站不住脚跟的。一般来说,第三方越大,收费往往更低,这符合市场经济规律。

个人,企业都是如此。你要去找定位,把事情想清楚,我是谁,我在哪里,我想干什么,我怎么去做,需要多久。你都需要有一个判断,做任何事情,先想一下,再做。

我从第一次创业失败后,一直焦虑。因为我曾经以为世界是我的,后来发现,我什么都改变不了,除了我自己。甚至我们,连自己都改变不了。这真令人悲伤和失望。

三十而立,经历过失去梦想后,我渐渐领悟以上道理,凡事有过程,需要等待,可能你会逼自己加速,这没错,但要把握好方向盘和速度,务实,理性,进取,克制。

时刻保持反省,我是不是可以做的更好一些,要🈶原则,做事要讲系统思维,做计划,定策略,实施,反馈,改进,优化。遇到问题,多问个为什么?先把本质搞清楚。

但愿你懂的我的心境后,不再焦虑,但也不会放弃梦想。

来源:刘渝民的杂记 微信号:liuyumin357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什么时候开始焦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