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写小说的时候,把设定交代融入到情节与对话中,这比扔设定集要自然多了

@马伯庸:《红楼梦》写到第二回,便遇到一个创作上的技术性难题。荣宁二府人物繁多,关系复杂,关涉几乎所有主要角色。如果不交代清楚,读者会一头雾水,但如果硬插入一段介绍或注释,又显突兀。曹雪芹在这里处理得很巧妙,让贾雨村吃酒遇到个八卦话痨冷子兴,借冷子兴之口,把贾氏一族的关系以及人设都讲明白了。读者看完这一大篇,仍在情节之中,不觉得自己在读设定集,看到后面林黛玉进贾府,自然而然对局势了然于胸。

这个招数,金庸也用过。射雕一开头,也借着张十五和郭、杨两人吃酒,把时代背景交代了个清清楚楚,把读者直接定在南宋宁宗年间。后头便不必多费唇舌了。

井上靖小说《敦煌》的时代背景,莫说日本读者,就连中国大部分读者也不甚了了。所以他在开头特意设计了一段情节:赵行德去参加考试,候场时睡着了,梦见天子考策论,题目是何亮的《安边策》。作者借着赵行德满头大汗地回忆《安边策》的内容,把大宋与西夏的边境关系交代个明白。交代完了,梦也醒了,功能完成,同时也给后面他的遭遇埋下伏笔。

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不需要大段大段交代世界观和时代背景,但福尔摩斯的推理方法论,对初次接触的读者来说,理解起来也有门槛。怎么办?柯南道尔的做法,安排了一位心智水平和读者差不多的华生医生,代替读者发问。大家可以回忆一下这个系列——尤其是前几篇——每次福尔摩斯讲完话,我们内心浮现出的疑问,立刻就会被华生医生开口问出来,几乎就是读者代言人。这也是一种巧妙的处理手法,适用于琐碎频繁的信息交代。事实上,很多侦探角色身边,都安排了这么一个读者代言人的角色。

还有就是一些知识点的诅咒。比如姚雪垠的《李自成》里,涉及到大量明末时人的典故、术语,不得不采用加注释的形式。不过作者明显意识到这个情况,也会在细节上稍做处理。比如孙本孝从南阳跑出来见李自成和牛金星,三人纵论天下大计,李自成提到明末百姓田赋之重,说到了“火耗”这么一个概念,闯王突然插了这么一句:“第二是每两银子额外加三分,名叫‘火耗’,叫地方官吏们下到腰包里,实无道理。岂不是额外搜刮百姓?”

这句话从逻辑上是有问题的,牛金星和孙本孝都知道火耗是什么,不必多说什么。但从阅读体验来看,这个解释不是对牛金星和孙本孝说的,而是对读者说的。这么一处理,这个知识点,就算没注释,大家也都能看懂了。

所以大家在写小说的时候,如果觉得有些信息一定要交代,又不想直接甩设定集的话,不妨可以参考这些作法,要么安排一个冷子兴式的大嘴巴,要么安排一个华生式的小无知,把设定交代融入到情节与对话中,这比扔设定集要自然多了。

@Ent_evo:这个技巧在好莱坞科幻片里特别明显。星际穿越里宇航员要拿笔戳个纸来说虫洞,火星救援里要拿订书机演示引力弹弓。引力弹弓这种东西在nasa怕是连扫地的人都知道,jpl老大怎可能不知道……但没办法,得给观众解释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大家在写小说的时候,把设定交代融入到情节与对话中,这比扔设定集要自然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