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出征回来了,他还带回一个怀孕的女子

作者:阿糖阿糖

将军出征回来了,他还带回一个怀孕的女子。

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刚在院子里埋下了一壶桃花酒。

小春急急忙忙的进来,哭的那是一个惨,不知道的人以为将军是她的夫君。

将军云城,是这长安城大多数女子的梦中情人,我是启元的长公主,是整个长安最配他的人。

遇见云城的时候,他还是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少年,他在皇宫的马场救我于马蹄之下,我和父皇说我要以身相许。

如愿以偿的,我嫁给了他,听说那一日长安城内不少女子哭碎了心,大家觉得云城被我糟蹋了。

皇命难违,他娶了我,但是很不情愿,新婚当晚都没来我房里。

我头一次少女怀春也随着这烧尽的烛光渐渐的冷却。

第二日,云城母亲来给我道歉,语气里带着不安,他们胆战心惊的模样,让我意识到了,他们怕我。

是的,欣容公主嚣张跋扈,是长安城内有名的恶女。

我眯眼抿了一口茶,扶起将军夫人,笑道。

「夫人以后不必叫我公主,叫我舒意就好。」

云城母亲胆战心惊,我勾唇笑,抬眼就看见了冷眼看我的云城。

待云城母亲走后,我抿着唇,笑着看他。

「云城小将军,怎么,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

云城冷着脸看我,我抿着唇笑,毫不在意,其实,从我说要嫁给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不喜欢我。

「早知道我救了你会落的这个下场,我就应该让你死在马蹄下。」

我非常真心实意的和他说着。

「哎呀,那可惜了,千金难买早知道。」

我凑近他,勾唇浅笑。

「云城小将军,我这个人呐,最讨厌和别人共侍一夫了,所以我既嫁给了你,你就得安安心心的做好夫君应该做的。」

我注意到他莫名红了耳朵。一把推开了我,丢下轻浮二字就转身离开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翻了个白眼,轻轻哼了一声。

嫁给他这三年来,除了在早饭的时候可以看见他,其余的时候根本看不见云城的人影,我也乐的清闲自在。

偶尔在院子的酿酒,学做各种各样的糕点。

院子里的下人觉得我很奇怪,有时一件糕点没做好,我就会发很大的脾气,然后一边哭一边做。

在他们心里,将军夫人是个奇怪又脾气坏的女人。

云城很讨厌我,讨厌到恨不得我马上死掉,有一次我半夜醒来,看见他坐在我床边,阴森森的看着我,像是会下一秒就拿刀砍我,吓了我一跳。

我觉得他有病,他觉得我有病。

他出征时,我甚至感觉到他松了一口气,好像终于可以不用再见我。

我收回记忆,埋好了桃花酒,回房间换上了一身衣服。

「走,让我们看看将军带回来的是个什么样的可人。」

我随着云城母亲以及一众下人站在府门口,等着云城。

云城母亲似乎并不想让我来,我安慰她。

「夫人不用担心,舒意不是坏人。」

但是她似乎更加害怕了,脸都白了。

云城回来了,比离开的时候皮肤更黑了,也比以前丑了,我微微移开目光,不忍直视。

云城小心翼翼扶着一个女子下来,看得出来很是疼爱,女子小腹隆起。一身白衣蹁跹,貌比西子。

我呵呵笑了起来,说道:「三妹妹,真是好久不见啊!」

女子脸色苍白起来,云城扶着她,冷眼看着我。

「夫人身体有恙,带夫人回去休息。」

我摆了摆手。「将军记得我是夫人就好了,至于身体,将军可能许久未回,记岔了吧!我身体好的很。」

我冷眼看着准备上前的下人,就差没在脸上写着,我看谁敢动。

云城气的脸发红,抱住舒鸢。舒鸢期期艾艾的看着我,落下一行情泪,却只获得我冷哼一声。

当晚,舒鸢住进了将军府,而她的房间外,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精兵,防谁,不言而喻。

我是个跋扈的,但是也不是个蠢的,云城带舒鸢来见我时,腰间还别了一把刀。

知道的人知道他是怕我对舒鸢做什么,不知道的人以为将军带刀来砍我的呢。

那时,我坐在秋千喝着小酒,已经微熏,眯着眼红着脸笑。

「怎么,三妹妹还能想起我这个姐姐呀。」

舒鸢抿着唇,和我道歉。

「大姐姐,对不起。」

我歪头一笑,看不出多难受。

「没事没事,反正有启元在一天,我就永远都是将军夫人,而你,呵呵。」

舒鸢一哭,云城就坐不住了,一巴掌把我打懵了,他说我不可理喻,是个刻薄的女人。

我愣了愣,摸了摸脸,才发现自己已经是一脸泪水了,不过不是因为心里难受,而是,被打的真的挺疼的,而我,最怕疼了。

我呵呵笑,又喝了一口小酒,眯着眼笑的样子,又娇又甜,说出来的话也格外好听。

「怎么,难道将军要休了我不成。」我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不成,不成,皇上只会看见你和我妹妹勾搭在一起,未婚先孕,你说说,皇上会怎么处置舒鸢肚子里的孩子。」

我已经醉的厉害了,看他们的样子也变成了重影,我只记得舒鸢哭的很惨,吵吵的,让我心烦。

在他们转身时,我把手里的酒壶砸向了云城,砸到后脑勺,还出了血,他冷着眼看着我,抬手又想打我。

我开心极了,拍手笑道:「让你打我。」

不知怎么,云城的手停下,带着舒鸢离开。

我大话说早了,朝廷风云莫测,长安城内忽然就人心惶惶,我被囚禁在了将军府,闲时无聊,会趁云城不在时不时在舒鸢的门口嚎着。

「将军不敢休了我,你在怎么样也是一个妾。」看着她哭的梨花带雨,我就心情特别好。

那是我的三妹妹,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厌恶她,恨不得她马上死掉。

但是,启元真的变天了,我那皇叔造反了,造反的人里面还有云城。

父皇和一些心腹都被关了起来,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第一时间便回了自己的院子,什么耀武扬威,得意洋洋都不敢有了。

我从床底下拿出收拾好包袱,小春都惊讶了。

「公主,你什么时候收拾好的。」

「废话那么多,再不跑就得等死。」云城不知道忍我忍了多久,尤其是这几日,我日日在舒鸢门口进行一番羞辱,有这机会,他不报复回来,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带着她从将军府后面离开,后门有一个狗洞,是我挖的。

拨开杂草,我从里面爬出,就看见一双黑色的靴子,我愣了一下,抬头往上看去,吓了我赶紧往后跑,却被人抓住了后领,轻而易举的把我提了起来,我双手投降。

「放我走,我让你和舒鸢做鸳鸯。」

他常年看我都是冷着脸,如今却是微微一笑。

「你来将军府,算算时日,也快四年了吧。」

的确是四年,有三年云城在军营训练,有一年在外面出征,我和他,总共见过加起来没有一个月,还不如我和他娘来的亲热。

「本来你要早几天这样说,念着夫妻情分,我还会考虑放过你。」

我知道他的意思了,意思是现在不打算放过我了。

我被带回了将军府,囚禁了起来,听不到外面的消息。

父皇死了,这个消息是舒鸢带过来的。她肚子已经很大了,抹着眼泪,我看不出她有多伤心。

我捻了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口,很甜,甜掉牙了。

父皇是被二哥气死的,其实究竟是不是气死的也不一定。

我看着舒鸢。「你过来是想告诉我,父皇死了,你就可以爬在我头上了?」

她擦了擦眼泪,坐下来,准备也捻一块糕点。

我拍掉了她的手,提醒道:「怀孕别乱吃东西,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别嫁祸给我。」

她抿唇笑笑。「姐姐不会害我的。」

当晚,舒鸢便出了事,将军府一片灯火通明之时,我睡的正香。

门被人从外面踹开,进来的是怒气冲冲的云城。

他说鸢儿的孩子没了,你这个毒妇。

我一脸茫然,皱眉翻了个白眼。

「关我什么事?」云城恼火的指着我。

「鸢儿就是吃了你院子里的糕点就出事了。」

我清醒过来,然后不在意打了个哈欠。

「我有病啊,我给她下毒,这不是想提早见阎王嘛,我父皇死了,但是我还不想死阿。」

他让人把我押进将军府的地牢里,我走时,抱走了床上的被子。

云城倒也没有阻拦,我好心劝道:「别难过了,说不定孩子不是你的,她想嫁祸给我呢?」

云城看着我,手里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哀嚎起来。

「杀妻了,将军杀妻了。」

他青筋暴起,收回刀。

「你最好祈求,这件事与你无关。」

地牢阴冷,我不得不佩服我的先见之明。被子叠着盖还是很暖和的。

第二日午时,云城进了地牢,他面容憔悴,看着我的目光像淬了毒。

我的糕点里,有藏红花。

我被他打懵了,一连好几日,他都在牢房里逼问我。

如今我不是公主了,谁都敢上前踩我一脚。

我被打的到处都是伤,哭到最后眼泪都掉不出来。

我又疼,又饿,到最后我只迷迷糊糊看着云城发怒的脸,逼问着我,是不是我做的。

我摇头。「我没有。」

然后又是一轮毒打,我感觉到自己浑身都是伤,有人用火钳烫我的身体,烫的我尖叫起来。

我从来都没这么疼过,有时候我也会后悔,以前就不该怎么嚣张,如今落的这个下场,这府上却是没有一个愿意为我说话的人。

唯一的一个,是我的陪嫁丫鬟小春,但是她自身难保,就在我的隔壁,受的伤比我还重,却还在为我辩驳,字字如血,云城想用这种方式,逼我承认。

我感觉有人烫了我的脸,我清楚的听脸上肉滋滋的声音,我猜我肯定毁容了,一想起这个,我就忍不住难受,我最喜欢我这张脸了,每次看着自己的脸时,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男人都配不上我。

到最后我甚至说不出一句话了,我奄奄一息,手指滴着血,我清晰地听着血滴落的声音,我觉得我快死了。

但是没有,事情出现了转机,舒鸢的贴身侍女带了进来,她被查出曾经买过藏红花,她全部招了。

藏红花是舒鸢叫她买的,叫她趁人不注意放在我的糕点里,我听着不知道怎么来了力气,睁开了眼睛,笑的满嘴是血,半张脸都是烂肉,像个地狱的恶鬼,很是骇人。

「我都说了,不是我。」

我边说边吐血,看着云城震惊的有些很是好笑。

「我又不是大罗神仙,能预测她什么时候过来。」

我被人放下刑架,落入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里。

「你果然是只会打打杀杀的莽夫,这种事情都不会动脑子。」

我感受到他的慌忙,嘲讽的笑出了声,他安慰道:「别说话了,等下太医就来了。」

我昏过去了,轻轻哼哼着。

「疼。」

是的,很疼,哪里都疼。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日后,我睁开眼睛,床边是面容憔悴的云城。

我伸手摸了摸脸,已经结痂了,我浑身疼的厉害,一张嘴眼泪就掉了下来。

「小春呢?」我想,在这个府中,我最对不起的就是小春了。

云城愣了愣,慌乱避开了我的眼睛,我的心沉了沉,挣扎着站起身来。眼睛通红的看着他。

旁边有侍女解释道:「小春蓄意谋害鸢夫人,还试图栽赃给夫人你,好在如今已经伏法,夫人也不必为了这种人伤心了。」

我愣愣的听着,不可置信地看着云城,他手指紧握,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呵呵笑道:「云将军不是向来光明磊落的吗?」

他扔下一句你好好休息吧,便匆匆离开。

我躺在床上,忽然很难受,甚至在想我做的这一切究竟对不对。

所有事情如我预料一般,可我唯独认错了云城,云城是元启的保护神,他长的好看,性格刚正,有勇有谋,光明磊落。

我忘记了,他是人,是人就有私心,而舒鸢,就是他的私心,他不想让舒鸢背负骂名,我作为他的妻子,他又对我怀有愧疚,所以,他让无辜的小春为这件事画上了句号。

我躺在床上,笑得张扬肆意。

我和他提出要离开长安城,他愣了好一会儿轻轻开口说道:「不过一个奴婢而已。」

我戴着云城亲自为我打造的银色面具,挖出了我很久以前酿的酒。

云城从未见过她那么洒脱的样子,他手指捏紧,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着一丝抓不住的情感。

「非要走吗?」我点点头,道:「我要足够银子,还有一匹快马。」

我利用了他的愧疚,离开了长安成,我自由了,这座长安城,困了我好多年。

他看着我,忽然笑了,第一次叫了我的名字。「舒意,当初你要死要活求着先皇要嫁给我的时候,我在你心里,有没有一点不一样。」

我歪头,笑的肆意张扬。「不曾有过。」

他点点头,不再说话,目送着我离开。

我真的,彻底自由了,我花了 10 年,布下了这个局,报了仇,搅乱了启元这一池清水,最后全身而退。

嫁给云城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云城不喜欢我,我甚至还知道,他喜欢我的三妹妹舒鸢,他们两情相悦。

我特意摔下了马,让云城救了我,然后哭着喊着求父皇嫁给他。

彼时,我的三妹妹还是一个有些古灵精怪,又充满灵气的女子,几乎没有人不喜欢她。

我是个喜欢随大众的,自然也不例外,我也认为,舒鸢应该得到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我曾经对一人动心,他朗朗清绝,遗世独立,喜欢穿月白色的长袍,笑起来的眼睛像是一弯漂亮的新月,会说很多好听又有趣的故事,他是我在枯燥的皇宫唯一的乐趣,听着他的故事,我会很向往宫墙外面的事情。

他叫宋清涟,哦,对,他还有一个小名,叫宋家小傻子。

这个天生痴傻的人死记硬背话本子里的词,然后偷偷溜进皇宫,给我讲着一个又一个有趣的故事。

宋家被抄家的那天,宋清涟还剩最后的大结局没有和我讲完。

我把他藏在了我的柜子下,我说:「你不要出来,等人走了你再出来。」

他很乖,看着我笑弯了眼睛,捂住嘴,摇摇头。「我不说话。」

我很傻的以为我可以护住他,我后来才知道,当晚被抄家的,还有我外祖家。

我关了灯,守在柜子外面,看着窗外,外面整个皇宫都灯火通明,宋清涟小声的说着。

「舒意,我饿,想吃糕点。」

我从桌子上扒拉下一盘糕点,从桌子下偷偷塞给他,糕点只有两块了。

「你躲在这里不要出声,谁来也不要出声,我出去给你拿。」

他乖乖的,没有出声。

可是,等我端着各式各样的糕点回来时,一切都变了。

殿内被烛光映的亮如白昼,父皇坐在主位,怀里抱着舒鸢。

舒鸢小小的,缩在父皇怀里怯怯的看着这一切。

而我的小傻子,被人摁着跪在地上,哭声不止,我手里糕点掉落,父皇忽视我跪在他脚边的哭求。

我的小傻子,他死了,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

「舒意,我怕。」

我感受到温热的血溅在我的脸上,模糊了我的眼睛,宋清涟的头颅像球一样骨碌碌滚在地上。

我愣愣的看着这一切,像是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耳边传来舒鸢的哭声。

父皇温柔的哄着她,而我,跪在父皇的脚步,连哭都哭不出了。

母亲跪在乾清宫一夜,求父皇放过完外祖父一家,等我赶到时,就看着母亲一头撞死在了柱子上。

后来我生了一场大病,父皇似乎是为了弥补我,给我请了很多太医。

等到我那场病好时,那个冬天也过去了。

舒鸢找我道歉,她哭着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她不知道父皇找宋清涟是为了杀他。

我忽然觉得三妹妹似乎也并没有灵气逼人,反而咋咋呼呼,很吵。

她一直说着,对不起,大姐姐。

我掩下眼底的情绪,微微露出一个笑,温柔极了,拍了拍她的手。

「三妹妹,不过一个傻子,又是罪臣之子,死了便死了,我不怪你。」

她惊恐的看着我,然后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我擦了擦手,看着她的背影,透着寒光。

就像我愚蠢的三妹妹可能不知道,当日父皇教训我时说。

「若不是鸢儿告诉我宋家小娃在你哪里,与你亲近,你是不是想包庇他一辈子。」

那一刻我明白了舒鸢的心思,她以为所有人都该喜欢自己,包括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傻子。

我讨厌舒鸢,讨厌她这忽如而来的嫉妒心。

我讨厌这些长安城的公子哥,他们对小傻子的嘲笑欺辱时常出现我梦中,我动手打他们,就像他们曾经打宋清涟一样。

因着我是公主,他们敢怒不敢言,从此,便只能绕着我走。

然后我得了一个恶女的名声,呵呵,我觉得好笑极了。

父皇待我极好,又像是彻底不管我了。

后来我知道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就像那天晚上宋家与我祖父家被抄,给皇上通风报信的是辰妃母族,辰妃就是舒鸢的生母。

还有,云城父亲是当今的摄政王,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便是这皇位是父皇从皇叔手里抢来的,他们设了一个局,让父皇亲手把自己的心腹一点点地铲除,其中就包括宋家和我外祖家。

是父皇,把到手的江山一点点地交付出去。我恨他愚昧,恨他猜忌,所以我一点点的看着他,把最后的兵权也交付出去。

我是如何知道的,自然是听墙角听见的,辰妃对她女儿,可真是不避讳。

而舒鸢,扬着这张天真无辜的脸,什么都清楚。

所以舒鸢千辛万苦的接近云城,想做他的夫人,可没想到被我截胡。

但是舒鸢是什么人呐,她天真活泼,古灵精怪,不谙世事,女扮男装追随着姐夫出征,回来孩子都有了。

这其中,少不了辰妃的从中打点,说实话,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就从来见过这般不要脸的母亲。

而我,嫁给云城,就是为了今天,好像所有事情按照完预料的方向发展。

可唯独,小春,那个笑起来一脸天真的小丫头,在狱里一直为我辩解的小丫头。

我知道启元国会变天,而皇子会以各种理由死,公主会嫁到周边偏远国家和亲,而等待我的,是死。

我毫不怀疑,云城会杀了我给舒鸢腾位,可我不想死。

所以我提早收拾好了包袱,我想着,结束这一切,这么多年我也累了,等出去了,我要给小春找个善良的好男人嫁了,然后一个人快快乐乐的过完下半辈子。

可我没能逃出去,我也不慌,所有即将发生的事情都在我心里展示过一遍。

不过云城似乎不打算杀我,这是我没想到的,所以舒鸢想亲自动手,她不想做妾。

舒鸢的确是想嫁祸给我,但是她只放了很少的料,以确保最后能及时救回她的孩子。

是我,放了很多的藏红花,糕点里还有杏仁,让她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也保不下来。

她可能也不知道,那天给她接产的稳婆,是宋家夫人,宋清涟的母亲,她是那场厮杀里,从火里爬出来的,宋家唯一的活人。

但这不是因果报应,而是,宋家夫人等这一天好久了。

那天,舒鸢生出来的孩子,是个死胎,而宋家夫人,给她喂了一碗药,让她这辈子都没办法做母亲的药。

我回过头看去,云城的身影寂寥,我挥了挥手,再见。

我利用了云城的愧疚之心,心安理得的离开了长安这座牢笼,皇宫宫变,我其他未嫁人的妹妹们去了蛮人之地和亲,而我,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确保了我下半辈子的安稳。

就像我醒来后,舒鸢见到我第一面时说的话。

她说:「舒意,你毁了我后半生,你得意吗?」

我笑了笑,「还好。」

她如愿嫁给了云城做正夫人,城中人为他们的爱情故事所折服,忘记了原本的将军夫人是曾经的长公主。

听闻将军后来纳了很多妾,将军夫人宽厚仁慈,从不和将军闹红脸。他们很恩爱,恩爱吗?不见得。

自那日被查出舒鸢买藏红花时,他们之间所有的信任,所有爱意,所有舒鸢在云城心里的形象都分崩离析了。

而云城,过不去他心里那关,云城是个固执又偏执的人,他认为他手上所沾的血都是活该被杀的人的血,可是为了舒鸢,他杀了好多人。

舒鸢说的没错,我毁了她的下半辈子,可我不后悔。

我骑着马朝远方奔去,一切都结束了。

番外篇

舒意走过好多地方,终于在一个酒楼里听到了宋清涟最后那个故事的结局。那个故事里 他们幸福美满,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

舒意做的糕点一绝,传遍了十里八乡。

长安城外十里亭,开了家糕点店,店里的老板娘还会说书,讲的比话本子还精彩,每次不听完结局,心里就跟压了块石头似的,然后明日又得来。

「老板娘,今日讲到哪了?」

楼下有人喊道,楼上传来女人清脆的声音。

「今天这故事可要结局了,大家可得听仔细了。」

老板娘讲的所有故事,都是圆满的,可每次听完,都莫名让人觉得遗憾。

众人喝完茶,吃完糕点,心满意足地走了。

一间包厢里,已经有了写胡须的男人拿起一块糕点,旁边有人唤他。

「将军。」

他出声道:「老板娘,为什么你的故事好像总是不圆满。」

老板娘笑着回应道:「人这一生就没有事事圆满的」

云城想起了好多年前的事情,那时他还是意气风华的少年郎。

先皇赐婚,要把启元的长公主嫁给他。

他早就听闻过欣荣公主的名声了,却觉得她是性情中人,不阿谀奉承,也不与他人虚与委蛇。

虽然他们没有爱,但是他觉得他们可以做朋友,更何况,他对她还有责任。

新婚前夜,他还是紧张的,忙前忙后准备了好多,却忽然想提前看看自己的新婚小妻子是什么模样。

他偷偷翻上了公主府的墙,却见公主在院子里醉的厉害。

坐在院子里那棵树上,抱着酒壶,脸颊红扑扑的,眼睛像含了一汪春水,好看极了,少年心动,不过一瞬间。

他凑近她,戳了戳她鼓鼓的脸颊,忍不住笑了笑。

少女忽然抱住他,哭得可怜极了,小鼻子一抽一抽的,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哄道:「别哭了」,自己都听不出自己有多温柔。

然后他听见她含含糊糊的话,如坠冰窖。

她说:「宋清涟,我好想你,我要失言了,我要嫁给别人了。」

来源:知乎日报 微信号:zhihurib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将军出征回来了,他还带回一个怀孕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