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小哥们

作者:风行水上

前天晚上刚进小区就听到一个人在拼命地叫:“杀人啦!救命啊!”我以为是哪家在家暴,我抬头朝楼上看。楼上人家把窗户推开往楼下看。然后又听到皮肉撞击的声音,声音从小区的竹林边传过来的。我推着车到了竹林旁边,看到一个小伙子正骑在另一个人身上,他把这个人的胳膊反拧在后面,这个人不老实想把他拱下去。这个小伙子就腾出手在他脑袋打几拳,命令他老实一点。

我说:“你干什么的?为什么打人?”下面那个人喊:“快帮我报警呀!我好好的取快递,这个疯子冲上来就打我。你看把我眼镜也打碎了,东西也打烂了!”打人的小伙子举着几个小瓶子说:“我怀疑他贩毒。”“那你先住手,我来打110。”我问骑在上面那个小伙子::“”你是警察吗?“”这时过来很多人,大家七嘴八舌地问那个小伙子为什么要打人。那个小伙子指着旁边的电动车说:“我怀疑他贩毒、偷电动车,还有撬快递柜。”他指着地上散落的瓶瓶罐罐说:“这个都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我说:“你先松开他,这么多人他也跑不了。”“不行!你一松手他跑得比兔子还快,电话打了没有?”“打了,警察一会就到。”

旁边围观的就问压在他身下的人:“你是住这个小区吗?”“我住这个小区四号楼。”“四号楼在哪边,你给我说说。”“我凭什么跟你说呀?你又不是警察,等一会警察来了我跟他们说。”“那就让他骑着你吧!”围观的人悻悻说道。被压着的人说:“四号楼旁边有个防火梯上去,下面有个厨房。”大家听了面面相觑,他说的都对。又有人问了:“那你说说,我们门口的保安是年轻人还是老头?”“有老头也有年轻人!你们把他弄下去呀,他那么壮,把我骨头都快压断了,你们快把他掀下去呀!”又有人提出一个疑问:“你说电动车是你的,你把电动车钥匙拿出来。如果能启动就证明是你的!”压在地上的人听了不说话,其他人过来掏出手机拍照。

竹林那里很暗,拍照的时候闪光灯一亮,我看清被压着这个人也是二十多岁,穿格子衬衫。牙齿有点微龅,脸像一个狐狸的脸,下巴很尖。骑在他身上的小伙子是张国字脸,一道剑眉。浑身肌肉很结实,个子不高,像民间所说的“车轴汉子”。过了一会功夫,小区保安带着警察来了,后面跟着承包这个小区物业的“夏梦”。“夏梦”是个胖老太太,因为小区现在交物业费,都是通过手机微信转帐给她。看她在微信的名字叫“夏梦”。“夏梦”一路走一路叫:“谁敢在我们小区搞事?是谁?胆子太大了!我们小区一贯太平无事的!”她这个话也不知道是说给业主听的,还是给警察听的。我感到特别好笑!

警察来了问:“谁报的案?怎么回事?”我举了一下手说:“我——看到他们打架。”“松开!松开!怎么回事?”壮小伙说:“他偷电瓶车,还撬快递柜!”他松开地上那个人。那个人带着一脸的青肿站起来说:“警察同志你别听他胡扯,我晚上回家正准备上楼,想到楼下快递柜一个快递没拿,我正开箱子呢,这个王八蛋蹿出来就打我。你看看给我眼镜也打碎了,东西也摔烂了……”警察又转向那个壮小伙问道:“你是干什么?”“我是附近的,看他不对头所以追过来的。刚好看到他撬快递柜,就把他给逮住了。”“好——现在把身份证都给我,都跟我们回所里去!”“那他打坏我怎么办?”“事情搞清楚了,让他赔你!”“其他人别看了,这个有什么好看的?疫情还没结束呢,传染上可是玩的?都散了吧!”

昨晚上我回来,特意到值班室问了一下值班的老头。我说:“抓住那个家伙是小偷吗?”“是小偷,专门偷快递柜的。昨天晚上偷了好多化妆品。”“咦——小偷都 改行了吗?”值班的老头说:“你想啊,现在有支付宝、微信,钱是不好偷了。我家那几个小孩一天到晚手机不离手。你跟他讲话他都带理不啋的,手机一刻不离手。你怎么偷?不偷快递小偷都没活路了。”我说:“你讲的也是,那个小伙子是见义勇为的?”“不是!是快递公司专门抓撬快递柜的。他们在监控中看到了,就派了一个人过来,估计他要到我们小区,就在这里蹲点,抓个正着。”“那他为什么专偷化妆品?”“这些狗日的精着呢,现在人什么都网购。连抽水马桶垫子都网购,小偷要这个干啥?他都是偷东西小又值钱的。”

上次某人网购的口罩就被人偷走了,后来打电话联系快递小哥,他说那只好他个人赔了。让我们选择是要钱还是要口罩。那时口罩特别紧缺。我们也不想为难他,就说你给钱吧!他说:“你们不是急用吗我妈是医生,家里有外科口罩我给你们拿一打吧!”上次他来收件,我问他丢了东西怎么办?他说都是自己掏钱赔,估计他们对这些偷快递柜的小偷都恨毒掉了。他在打包的时候说:“现在这一行也不好干,寄东西的人当中什么人都有。遇到一个寄毒品的那就完蛋了!所以我们收件的时候都要很慎重。有的当场不能检查,回去以后也要查一遍。上次我收了一个人一件东西是寄到香港的,我问他是什么东西。他说是一盒茶叶。我心里当时就纳闷这盒子未免也太小了吧!”我问他大概有多大一个盒子?他说:“比牙签桶大不了多少,而且还要加急。我收件以后回去越想越不放心,把盒子里的茶叶翻开,里面藏着一个小瓶子。”“什么东西?”“一小瓶血样。”“这个也不给寄?”“不给寄!退给他了,我跟他说这个寄不了,他接过来也没有二话讲。”

疫情期间,快递不给进小区,傍晚的时候门口快递的三轮车都排队。经常到这里来的有顺丰、中通、圆通、韵达、EMS,尤其以EMS的小哥穿得最破。像个要饭花子,不知道是他个人穿衣风格,还是公司发的衣服就这么破。衣服挂破多处,他也不补,不像国企员工倒像丐帮八袋弟子。这个家伙头发很长,一天到晚睡不醒的样子。眼睛红红的,眼屎模糊的。绿色的工作服衣襟上到处是油,是不是下班还在厨房打一份工?裤子屁股处磨得发黑。每次送邮件来,他不是好好的交到你手里,隔了很远就望空一抛,像投三米篮似的。我被他训练得见到他就想起跳。最近他又找到一个窍门,快递从小区的铁栅栏那里递给我。每次来之前,他提前打电话叫我到楼下铁栅栏那里等他,这个地方比走前门省五百米的路程。他见到我就很诡异地一笑说:“来啦!”“来了——”知道的是我在收快递,不知道还以为两个毒贩子在接头呢。

所以一般国内邮件我都不选择他们家,但是从国外寄来的邮件大多数还是中国邮政寄送。一个在日本的朋友给我寄了几张旧画,EMS一个快递员开绿色小面包车送来的。他联系我的时候,我离家还有五分钟路程,我让他稍等一会儿。他大怒说:“我给你退回去了!”我说:“你退吧!现在我就投诉你——”他听了软和下来说:“那我等你吧!搞快一点!”

顺丰做我们这片生意的小哥比较有意思.以前我寄东西时候,他都会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优惠,领了优惠券可以便宜几块钱。我问他老城区这边生意怎么样,他说不怎么的,没有新城区那边好,这边住的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不网购,也没有什么做微商的。我说:“你这个小三轮挺好看的!”他说:“才入职的时候只有电动自行车,后面有个架子装货。干时间长了才能发三轮车,有个三轮车好多了,上楼可以锁起来。不过现在有那些坏蛋,把整个车给你偷走——那就惨了!”“你这个车上大头贴是你老婆儿子?”“嗯,这边贴的是我女儿。现在在老家,我爸我妈带着呢!”“你骑上这个车,一定浑身充满力量,而且是核动力对不对?”他说:“好玩呗!学习又不好,不干这个干什么去?”

前段时间我在公园跑步,在一个隐僻的地方,发现一辆被搬空的顺丰快递车。我很为我家附近这个小哥担心。别不是他的车子吧?早晨我出门买菜,从对面马路过来这个小哥,他身披万道霞光骑过来。经过我身边时他打招呼:“早啊!”我说:“早!”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快递小哥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