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五部书,五首词

@某个张佳玮:《天龙八部》,五部书,五部回目,五首词,众所周知。
每一句扣一回。

第一部《少年游》:
青衫磊落险峰行,玉壁月华明。马疾香幽,崖高人远,微步毂纹生。
谁家子弟谁家院,无计悔多情。虎啸龙吟,换巢鸾凤,剑气碧烟横。

“马疾香幽”,活现出木婉清出场那一回。有快马,有幽香,就是见不到真面目,而且夜色朦胧。这四个字,为一回之描摹。
第一部以这四个字最好。

又,第一部主要讲段誉。故用《少年游》。
这个词牌,最初是小令。清快活泼,晏殊写得最好。配段誉,尤其妥帖。

第二部《苏幕遮》。
向来痴,从此醉,水榭听香,指点群豪戏。剧饮千杯男儿事,杏子林中,商略平生义。
昔时因,今日意,胡汉恩仇,须倾英雄泪。虽万千人吾往矣,悄立雁门,绝壁无余字。

“向来痴、从此醉”,形容段誉到苏州,见王语嫣,贴切。
“虽万千人吾往矣”,是借孟子话,浩然之气,又对阵聚贤庄天下英雄,真是慷慨豪迈,让人浮一大白。
第二部,先段誉,后萧峰。妙在《苏幕遮》这个词牌,来自西域。
所谓“‘苏莫遮’西域胡语也,正云“飒磨遮”。此戏本出西龟兹国,至今犹有此曲。此国浑脱、大面、拨头之类也”。
配萧峰的背景身份,好极了。

第三部《破阵子》。
千里茫茫若梦,双眸粲粲如星。塞上牛羊空许约,烛畔鬓云有旧盟。莽苍踏雪行。
赤手屠熊搏虎,金戈荡寇鏖兵。草木残生颅铸铁,虫豸凝寒掌作冰。挥洒缚豪英。

“塞上牛羊空许约”最佳,画面都描摹出来了,一个“空”字,怅恨都在。
“草木残生颅铸铁”次之,游坦之草木残生,又戴了铁头,真是。
“挥洒缚豪英”,星宿老怪哦不对老仙大发神威,全书个人最威风瞬间。从此就要开始倒霉了……
妙在词牌,是萧峰英雄传奇,所以《破阵子》,秦王破阵乐。
自古最有名的《破阵子》,辛弃疾的“醉里挑灯看剑”。
以这个词牌搭配萧峰塞北江南、金戈铁马的生涯。没问题吧?

第四部《洞仙歌》。
输赢成败,又争由人算!且自逍遥没谁管。奈天昏地暗,斗转星移。风骤紧,缥缈峰头云乱。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梦里真真语真幻。同一笑,到头万事俱空。糊涂醉,情长计短。解不了,名缰系嗔贪。却试问,几时把痴心断?

第四部妙句如云。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本是好句;用在童姥身上,更是绝妙双关。
“且自逍遥没人管”,摇曳风姿。
“解不了,名缰系嗔贪。却试问,几时把痴心断?”
这两句似乎是写鸠摩智和段誉、慕容复、王语嫣们,其实是写给全书众生的。
词牌《洞仙歌》,原用来咏神仙。这一整本其实是借虚竹视角,看逍遥派那三位的百年爱恨的。真是洞仙岁月。

第五部《水龙吟》。
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王霸雄图,血海深恨,尽归尘土。念枉求美眷,良缘安在?枯井底,污泥处。
酒罢问君三语,为谁开,茶花满路?王孙落魄,怎生消得,杨枝玉露?敝屣荣华,浮云生死,此身何惧!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

“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配萧峰王者归来。豪气也。
“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配三兄弟打败三大反派,快事也。
“王霸雄图,血海深恨,尽归尘土。”配恩怨了解,善哉。
“念枉求美眷,良缘安在?枯井底,污泥处。”这一句连起来看,俏皮得不得了。
“酒罢问君三语,为谁开,茶花满路?”这句连起来看,好玩得很。
“王孙落魄,怎生消得,杨枝玉露?”大概大家第一次意识到,段延庆也是落魄王孙……
“敝屣荣华,浮云生死,此身何惧!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这最后一段就不说了。气贯天地。

词牌《水龙吟》,又是辛弃疾擅长的词牌。向来气势雄浑,抒写激奋情思。所以长调豪气开局,叙述少林寺之战;慷慨结尾,雁门萧峰自尽。
如果给段誉配个《水龙吟》,给萧峰配个《少年游》,感觉就会差很多。
连词牌都选得很妥帖,是和全书浑然合一的。

我私人觉得,金庸的章回名,《天龙八部》可与鹿鼎记并排第一。《倚天屠龙记》的柏梁台体第三:妙句很多,比如灵芙醉客绿柳庄、谁送冰舸来仙乡、不识张郎是张郎这些。
《笑傲江湖》虽然每章只两个字,但简洁有余味,比《射雕英雄传》那些《风雪惊变》、《江南七怪》,是要好多了。

之所以说《鹿鼎记》,主要回目都选自金庸祖先的诗,又句句双关隐指。某些回目,真是透着又有学问,又有幽默感。

《飞狐外传》回目其实也是词,可惜写得不如《天龙八部》,但里面有一句给袁紫衣的“紫罗衫动红烛移”很好。
以及最后两回,胡斐一日之内,先见红花会等,再亲眼见程灵素死去,于是:“相见欢,恨无常”。
追思怅惘,悲欢离合,莫此为甚。

最后一个段子。
王朔先生当年怼金庸先生,说自己买了七卷本《天龙八部》,捏着鼻子看,看不下去。
金庸先生回应时,言辞谦谨,但里头暗戳戳地说了句:
《天龙八部》只有五部。

的确,五部,五首词嘛,不能拆的。七卷本是哪来的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天龙八部》,五部书,五首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