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废除死刑的讨论

鲁迅先生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

故事一

我12岁那年的暑假,母亲被公司派出去培训一个月,那时家里只有我和父亲。

我父亲那时是个重案组的组长,事情繁多,图方便就把我带到了公安局里,把我一个人放到值班室里,自己去忙了。

有一天下午,父亲的脸色突然很难看,整个局子里人都开始变得匆匆忙忙,几辆警车呜啊呜啊的出去,过了一阵都回来,当时有个叔叔扔了一个袋子在值班室,对值班的人嘱咐了几句就匆匆离开。

不一会儿,局里来了一批人,男女老少都有,中间一个女的哭成了泪人,父亲和同事们把他们迎到值班室,把我赶了出去。

我在屋子外面看着他们闭了窗户,但是发现那个袋子不知怎么在窗子外面的地板上,我于是就捡起袋子,想还给父亲他们。但是我没有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打开袋子看了几眼。

袋子里有几张照片,我只看了一张,我只看到了——血!红色的血,时日太久,我记不清细节,只记得一个半裸的人躺在地上,周围一滩红色,我当时就懵了,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把它塞进袋子里,然后快步跑到值班室门口,敲门要把东西递进去。

一个叔叔开的门,门开的瞬间,我看到哭成梨花的女的,狠狠地扇了父亲一巴掌,眼镜都被打掉了。

父亲没有说话,捡起眼镜带上,看见门口站着的我,默默地把我领到他们重案组的办公室,让我自己写作业,然后 把门关了。

我靠着书桌呆了几秒,想找个椅子坐,回头发现书桌边上是一袋子杂物,里面有他们出警时用的装备,包括一副手套,要命的是那副手套他们用过了,而我就靠在手套上面,我的衣服上,沾满了血红。

是夜,我一晚上没有睡着,脑子里都是红色的血。从此以后,我每夜,是真的每夜!睡觉前都会检查门窗有无锁紧,煤气阀门是否拧紧。前几年因为有事外出奔波,我都会再三确认每一个我入住的酒店的安全措施,搞的女友觉得我有神经病。

大概一年以后,父亲调离原单位。有次回来和旧同事们吃饭,谈及此事,一个叔叔告诉父亲,那个命案的嫌犯两星期前被枪决。父亲嗯了一声,我清楚地记得,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被打了的脸。

几年前我问及父亲对死刑的态度,他问我记不记得当年的命案?我说刻骨铭心。

他告诉我,那个打他的女的,是死者的老婆,后来上吊自杀了。

他们有个3岁的孩子,亲戚都不待见,送到孤儿院。前几年孤儿院倒闭了,那个孩子去哪里,他已离开多年,不知道,估计也查不到。

作案的是一帮流窜罪犯,当年在西北地区作了不少案,为了抓他们,一个叔叔还负了伤,在医院躺了半年。

父亲刑警生涯里办过的如此性质严重的案件不多,但很多案件,比如诈骗,人口贩卖,最终结果都相似,就是受害者家破人亡。

然后父亲问我,你觉得中国该不该有死刑?

故事二

前年六月,在墨尔本读书的我假期回国,因为家在西北小镇,所以需要在上海从浦东到虹桥转机。但飞机延误,我又没怎么来过上海,所以一路磕磕绊绊,最后上了一趟直达的地铁,距离回家的飞机出发的时间只剩4个小时。

上车以后我长吁一口气,放松后突然觉得饥渴难当,于是就拿出一块巧克力来充饥。

这时候,地铁上来了一对“母女”,一个车厢一个车厢的乞讨而来。

走近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小女孩不过3岁大小,梳着双马尾,虽然污垢蒙面,但脸颊圆润,一双眼睛颇为灵动。

我看着女孩可爱,在她们过来的时候掰下一半巧克力,塞在她手里。那个“母亲”随口说了谢谢,但看到只是一块巧克力时,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消失,拽着小女孩离开。这时我清楚的看见,小女孩的右脚走路一拐一拐,步幅小的时候看不出,疾行之下,这点腿瘸就暴露无遗。我看过新闻报道,有人专门致残孩子,让其乞讨图财,此情此景,让我不由得怀疑这种事是不是就在眼前。

我想到了我妹妹。

妹妹不是亲生,而是收养,警局两年前抓获一帮人贩子,所有孩子都送还回家,但惟独妹妹无人认领,想来是亲生父母不想要就卖给人贩子了。父亲看着可怜,就抱了回家,家里人人都把她当宝贝养,宠着惯着,和我小时候完全是两个人生。收养手续办下来的时候,母亲说对不住我,我问为什么,她说我不再是独生子女,以后可能要不了二胎,我说完全没关系,傻子才生二胎。

阿姨常说,要是没有救下妹妹,她现在不知道在何处过活,但绝对没有现在过得好。可当时,我分明感受到妹妹另一个的生活,就这样展现在我的眼前。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冲上前去,抓起小女孩的手,问她:“小姑娘,这个人是不是你的妈妈。”

小女孩被我突如其来的发问吓懵,瞪大眼睛看着我,却没有说话。那个“母亲”,气急败坏的开始骂我,要甩开我的手。我听不懂她在骂什么,我一直看着小女孩,我看到她的眼睛时而看看那个“母亲”,时而看看我,眼珠里的惊魂不定,却和妹妹在游乐场玩尽兴了以后回头怎么找也找不到家人时的眼神如出一辙!

我求助一般的看了一眼其他乘客,有风华正茂的学生,有西服打领的上班族,有闲人气质的中年人,有眼神热切的阿姨,但没有人说过一句话。

说实话,误过飞机我不在乎,已然回国,迟一两天回到家不是问题。

卷入麻烦我不在乎,我人属异地,地头蛇鞭长不及,大不了不再来上海。

就是我错了我也不在乎,警察查清事实,我错了,我道歉,就是把我拉到派出所教育都没问题!

我怕,我怕我报警以后无人来管,我怕警察来了例行公事,但真正令我害怕的,是四处无人站起,一个个都是一副唯恐麻烦上身,我就看看的表情。

那个眼神热切的阿姨把我劝了回来,告诉我,这事情让警察管好了。任由那对“母女”离开,那个“母亲”走时依旧骂骂咧咧。

我在中转站下了车(去虹桥好像要换乘)。在车站,我背着电脑,两只手拉着行李箱,忍不住流出了泪,泪水及嘴,一时没了风度,哭出声来,旁边的人(新乘客)看我就像在看傻逼。

去年元旦前后,我又去了趟上海,去往市中心的地铁上,我看到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在乞讨。

我默默地看着她们走过,和别人一样,安静的好像没看见一样。

--------------------------------------------------------------------------------------------------------------------------------------------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中国要有死刑了吧?

我第一个故事想说的就是,生命有多么可贵,有多么脆弱,对周围人造成的伤害有多大,多深刻,那群只会研究理论,照搬条例,张口人性闭口人权的蠢货永远不会懂!

我第二个故事想说的就是,对于现今的国人,包括每天对不公正冷眼旁观,对犯罪麻木不仁知乎者们,讨论死刑是否应该废除,然后举例国外如何如何的,给我的感觉就是,一群太监,在讨论避孕套的标准应该从15厘米涨到18厘米!涨到18厘米是好事,是先进的,但是我们,没资格讨论!

稍稍从事些相关工作,读过些高大上的专业书籍,就开始大放阙词!见过几段忏悔,看过几部纪录片,于是乎悲天悯人!

书生误国,古人不欺我!

废除死刑?

求求知乎的先进工作者们,放下键盘,放下鼠标,去看你们的书,念你们的经好吗?

平安的活着已如此之艰难,你们就不要增加难度了好吗!!??

至于偶尔看到的这一位心怀伟大的人

不是讽刺,希望你能从小善做起,从你做起,让我看到你的伟大,用事实来纠正我卑微的三观,用行动来证明你伟大的博爱,到时,我会认真的重新审视我从成长历程中培养出的人生观,重新审视死刑的优劣。
--------------------------------------------------------------------------------------------------------------------------------------------

不知道为何点赞数一夜过百,诚惶诚恐。这篇答案是几个月前一时激愤写下的,主观情绪强烈,这里试着梳理一下我的观点。

我认为,当今中国死刑的作用其威慑作用要远远大于其惩罚作用,没有数据支持,没有文献引用,这就是我从个人经历和观察中的得到的结果。我并不想讨论“国人的劣根性”之类的话题,但我觉得如今中国恶大过善,举个例子,我亲耳听到过一个开煤车的司机承认他撞到一个人之后直接碾过去,因为死亡的一次性赔偿远远比撞伤人被讹一辈子强。

至于犯下恶性案件的罪犯,我看不出对其改造的意义,因为生命不过七八十年,远远不够他们忏悔和赎罪的,以后人类的平均寿命更长时,自然就有讨论的必要了。

我讲两个故事也只是试图告诉大家,很多人间惨剧,其后果如山压,如洪泄,而承受对象往往只是受害者至亲至爱之人,所以,大家,尤其是专业人士们,不要把一个个案例仅仅当作新闻里的只字片语,档案中的文章片段,如过眼云烟,视之即忘,或化作万千数据中的一个点。

如今我国的法律环境和国民素质,注定了废除死刑的不合理,而在我看来这样的讨论毫无意义,与其花费精力和时间讨论,不如想想如何把你们的法律知识用来构建更合理的法律系统,完善法律执行和监管程序上。

我现在依旧认为,死刑在中国,必须存在!

以上!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437335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关于中国废除死刑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