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为何不再孤注一掷?

2018年底,一个在阿里、华为火热的业务,也同样被李彦宏进行了升级。

李彦宏在当时的内部信中宣布,百度对云业务进行组织升级。此时,百度将云定位在搜索之外,一个可能实现快速增长、支撑公司营业规模的业务。

不过,在不到一年的“试水”后,百度已经认清了云的另一面,需要巨量投入,比拼谁家里更有矿。于是,从2019年下半年起,百度对这个业务开始了调整。

对总经理离职的三种反应

百度云业务的变动,是从该业务总经理尹世明被曝离职而引发关注的。他个人的离职在业内也引发了三种猜想和讨论。

一位云计算行业人士称,没跟尹世明打过交道,但从公司看,百度的变现压力太大,云业务不能在短期内成为盈利点,只能重找定位,旧帅辞去。

另一位人士对上述猜测则持保留态度,他告诉AI财经社,尹世明的离开不一定是因为业绩。尹世明是前百度总裁张亚勤招来的人,是张的嫡系。张从百度退休后,尹世明主导的智能云事业群组与CTO体系融合,尹向CTO王海峰汇报。这其中的融合问题被猜测,虽然尹对外称“他拥抱融合”。

而另一位头部云计算厂商的高管则干脆地表示,百度云的存在感不强,很多人都不知道百度云总经理是谁。

实际上,2016年,尹世明被招至百度,此后三年百度云的业务主要由他负责。与阿里云、腾讯云目前主要由互联网to C背景的人引领不同,此前,尹世明是大型企业软件SAP的大中华高级副总裁,有着to B大客户销售背景。由此也可以判断,百度找来尹世明 ,是期望他能在to B大客户市场上有所作为。

2017年,尹世明在接受AI财经社专访时称,百度云走得有点晚,但也可以想得更透。他坦承,在百度云向前发展的过程中,挑战肯定很多,比如百度是to C公司,现在要逐渐建立更多to B思维。

如今也有云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直言,互联网公司的云业务通常先由to C的人搞起来,然后to B的人再接手,“百度好像搞反了”。

但几位百度云内部人士表示,尹世明的口碑不错,他是一个专业的职业经理人,“为人坦诚”,“说过的话基本能够得到印证”,“他管理能力很强,说3个月调整有个结果,到时确实就能实现”。

不过也有百度员工匿名在脉脉上对尹世明的工作能力有所质疑:“Waston(尹世明)来了这两年,除了一直在调整架构,不知道在干什么,也没见打赢几次仗。有哪位高层告诉我Waston牛在哪里?”

作为百度云业务过去三年的狙击手,尹世明的离职消息略显平静。实际上,子弹已经飞了好久。

今年3月,百度通过内部邮件宣布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组进行调整,其中尹世明和张志琦两人卸任原职,另做安排。

百度云内部人士称,对待尹世明这个级别的高管,百度不会像陆奇和张亚勤离开一样专门公布,正是通过这样内部邮件的方式,宣布其调整和离开。只不过当时受疫情影响,这条内部调整的消息未被外界关注。直到近期”尹世明见投资人“这个新的职业动态消息传出时,人们才意识到这位高管已经离开。

同时,百度云的调整从张亚勤离开后就一直在逐步进行着。张亚勤时代,百度云的地位是在上升的。百度过去几年“All in AI”,虽然李彦宏曾澄清没这么说过,但不可否认,百度近几年来突出的标签就是“人工智能”。百度云与百度大脑等团队一同在努力承担人工智能落地的任务。2018年年底,原本的智能云事业部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

而在张亚勤退休后,百度围绕技术体系进行了一系列调整,云业务的地位在某种程度上可被视为下移。先是2019年9月,智能云与CTO体系融合,尹世明携团队向CTO王海峰汇报。王海峰的CTO体系主要包含两块,AI技术平台体系和基础技术体系,融合后三个体系在今年1月又被整合为“百度人工智能体系”。

“张亚勤的走对尹世明离开是一个重要因素,但不是核心问题。“一位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说,”核心还是业绩,尹世明没有完成经营指标。”在他看来,去年9月尹世明2000人团队并入CTO体系,就是为了让他离开做准备。“尹当时心里就可能清楚了,这是一个平滑的过渡。”

上述人士认为,百度云由直接向总裁汇报转而向CTO汇报,这是降级,但不会取消。

搜索公司为什么做不好云

作为一家老牌的互联网公司,多位业内人士都认为,这一系列的调整反映了百度在云上的战略定力不够。“没有什么方向是对还是不对,做到极致就会好。”

不过也有人士认为,“云计算是一个重资产、规模化的新物种,落地需要非常大的资金”,这个行业也越发凸显出巨头垄断的属性,百度在权衡后不再孤注一掷,某种程度上也是认清当下现实。

“各家云业务有不同的定位,各有各的活法。比如,金山云首先是保证雷系业务,美团云则保障自身。”一位人士说。

百度在云计算上遭遇的处境,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另一个国际搜索巨头谷歌。非常巧合的是,谷歌的云业务也并不顺利,落后于亚马逊和微软。2019年,谷歌首次对外披露了云业务的收入,全年为 89.2 亿美元,相比较而言,亚马逊AWS全年营收为350.26亿美元,微软云为119 亿美元。

4月中旬,外媒曝出谷歌云或将削减支出并裁员。谷歌CEO皮查伊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称,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该公司将会“重新调整”对数据中心等领域的投资重点和投资步伐。

对比百度在国内面对阿里、腾讯和华为,他们的困境有相似的地方。

IDC分析师刘丽辉认为,像亚马逊和阿里这样以电商起家的公司,会遇到”双十一”这样的大促活动,为了支撑峰值流量,要准备好更多的服务器,这样造成了平时设备的闲置。一位头部云计算公司人士更具体说出,峰值流量是平时的百倍。为了不浪费已经投资的资源,他们做云的动力本身就很大。而搜索公司则没有这种问题的困扰。

除此之外,搜索公司与它的客户之间不存在“强关联”,这也是两家搜索公司云业务发展的一个掣肘。

“阿里基于万网和巨石塔系统,得以打开服务企业的口子,也因此聚集了阿里云的早期客户;华为更不用说了,一直做to B,大型政企这块吃得很死;腾讯有游戏这块生态。但是我看不清百度的生态圈在哪。”一位云行业的人士称。

当年阿里收购了做网站域名备案的万网,企业要建网站,先得购买域名,阿里云就从这里切入,争取网站托管到阿里云上;而巨石塔是一套给淘宝卖家的系统,卖家基于它搭建网店,网店自然而然也上了阿里云。但在搜索公司,你很难看到这样自然的延伸。这两年,百度推小程序,同时推出了托管页,帮百度的广告客户做营销的落地页面,都是期望自家的流量不出圈。

与百度不同的是,谷歌云的软件业务很强,这让它依然是全球云计算市场的老三。

一位云业务分析师观察到,2018年,谷歌云的软件业务(PaaS和SaaS服务),在各家云平台上的收入高达数十亿美元,2019年,这两项业务又增长强劲。而百度云的软件服务目前还不够突出,再加上国内PaaS和SaaS还未迎来大规模爆发,要滞后大约3年,这也让百度想在当下复制谷歌的经验没那么容易。

实际上,百度云业务的调整仍在进行中。相关人士告诉AI财经社,架构调整是为了更有助于AI的落地,最早张亚勤对云业务总结出了“ABC战略”(人工智能AI,大数据Bigdata,云Cloud),现在也应该在ABC的基础上进行一个迭代。

谁是百度云的第二个爱奇艺?

百度云目前最大的客户是爱奇艺,它正在找寻“第二个爱奇艺”。

在百度智能云对外的信息中称,当下,百度更重视价值销售,对行业解决方案、对AI “价值落地”更加重视。也就是说,那些“赔本赚吆喝”、只做规模的云业务将被摈弃,行业落地解决方案是方向。

今年春节前,百度智能云公布了一轮调整,其中智慧政务、智慧医疗、智慧金融、智能客服与营销四大业务板块升级为四大事业部,也由此确定了四个主赛道。

百度选择在这四个主赛道,有的是基于此前的积淀,有的是市场未来可期,但是大热的赛道意味着挑战也更大。

智慧医疗百度目前有一些阶段性成果,包括李彦宏曾在大会上亲自演示的AI眼底筛查一体机以及疫情期间AI测体温、AI电话等项目。但实际上,整个AI行业在医疗上的落地一直并不顺利,三类医疗器械证迟迟不下发,众多AI医疗公司只能另辟蹊径从其他模式去创造收入。不过新冠疫情为AI医疗撕开了一个口子,后续的机会和竞争都会更多。

智能客服与营销是目前百度云较为成熟的一块业务,百度在电信运营商市场落地比较顺利。外界很难想象,三大运营商在客服这块业务上,投入恐怕要在上百亿元。用AI来代替人工通话,为运营商降低成本,是一个可观的市场。

智慧金融也是相对成熟的业务。百度从智能客服系统入手,目标客户是各大银行和金融机构,都是不差钱的主。百度的合作模式一般是将AI能力与私有云或者行业云打包出售。最早有的银行语音识别系统用的是科大讯飞或纽昂斯,提议后面的对话系统用百度。但实际使用下来发现,两套系统结合在一起效果不好,语义理解的正确率大打折扣仅有80%,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整套百度的解决方案。百度在此延伸拓展金融场景。

政务是2019年云计算厂商争夺最为激烈的市场,时不时就曝出哪家云厂商获得了数亿元大单。但业内人士分析现在政务市场是群雄划地割据的时代,各厂商依据地理优势拿单。浪潮立足山东,腾讯占据着广东,阿里包揽浙江,其余的省份也在被各大厂迅速划分蚕食。百度需要选好地盘,重点突破。

显然,百度智能云的侧重点是围绕主赛道,把AI通过云来落地变现,但可以确认的是,人工智能的变现速度不会快。

去年,百度提出AI进入工业化大生产阶段,这也是一个全球所有云厂商都在落实的事。一位业内人士称,华为的做法很有代表性,一端从底层人工智能芯片入手,另一端从上层算法研究出发,两边再往中间使劲,一项项补齐,形成端到端方案。但华为云相关人士也对AI财经社坦承,这是一个刚刚起步的事情,要潜心投入数年。

AI的变现还未等到春天。

此前,有人在社交媒体上提出,在阿里云、腾讯云之后,谁会是中国公有云市场老三?并拿百度云和华为云进行比较。

不过,多位云计算人士对AI财经社称,两者没有太多关联性,国内未来可能将是HAT(华为、阿里、腾讯)做重投入、大比拼的事。在云市场,企业都投资数年,目前仅有亚马逊AWS是盈利的。

“经过这次调整后,也许百度就不做大规模的云了,可能在一些选定的赛道上做帮助AI落地的云,之后再依发展状况而定。”一位云计算人士称,“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来源:AI财经社 微信号:aicjnew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百度为何不再孤注一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