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伯庸:最近看了四部日本历史社畜系列电影

@马伯庸:最近一段时间,看了四部日本电影。虽然导演主演题材不尽相同,但都可以统统归为一类——历史社畜系列——看得我心情这个复杂呀。

《决算忠臣藏》:讲赤穗47武士为主君复仇的故事。这个题材被拍摄过无数次了,但这一次切入点极为刁钻。这47个武士决心复仇,然后发现……预算不够,小五十号人的吃喝拉撒装备交通,哪一项都要花钱,想复仇也不是那么容易。整部电影极为细致地讲了他们如何筹钱的苦逼过程。

《超高速参勤交代》:讲一个小藩主被幕府奸臣暗算,必须在五天之内从领地赶到江户参勤交代,否则就要被治罪。那个时代,去一趟江户花费很高,是幕府消耗大名经济实力的最好办法。可怜小藩主没有钱,又要保证去的人数满足幕府要求,还要防备奸臣偷袭,只能制订一个严格不能超出预算、同时又得满足幕府的出行计划……

《搬家大名》:以一生转封七次的大名松平直矩为原型。讲姫路藩要准备换封地,举藩搬走。这么多人,这么多东西,要跟上下两个封地的主人交接,而且预算有限,新任搬家奉行不得不打起精神,在千头万绪、层出不穷的意外中,推动整个搬迁计划艰难前进。

《殿下万万税》:仙台藩税赋太过苛刻,民不聊生。几个热爱家乡的商人一合计,决定筹一笔巨款贷给当地藩主,通过利息来接济老百姓。(羽生结弦在里面演藩主,能看到月带头造型)

看完以后心特别累……真是历史社畜电影啊。背景都是历史大事,但切入点都是具体执行实务的小人物。上头一句话看似简单,下面要实现落地,事务之繁剧简直无法想象。

这让我想起忘了哪部小说或评书里,讲一个书生上京赶考,叫了书童陪伴。书童陪过好多书生上京,就给这位仔细算了笔账,要筹集多少盘缠,盘缠要换多少铜钱多少银子,走到哪儿怎么花,特别细致,很好看。原来我看汉书,汉军动辄十几万精骑席卷漠北,荡气回肠。后来读了点出土汉简,再一想那个攻势规模,后勤难度得大成什么样,得要什么样的调度能力。重读诸葛亮北伐,也终于明白他每天到底都在忙些什么,为啥舍不得把杨仪处理掉了,十万人带过秦岭再带回来,就算不打仗,光远足一圈来回都够难的了。

中国其实也应该拍拍这种类型的片子,题材应该不缺。比如《超高速荔枝交代》,讲一位大唐官员受命要建起一条物流通道,让荔枝在腐烂前运到长安城内;比如《官渡大骗局》,屯田都尉枣祗接到曹公的一项不可能的任务,要求在袁绍间谍眼皮底下变出一万石假粮草,营造出官渡不缺粮秣的假象;比如《朱棣之怒》,讲朱棣宣布迁都北平,泰宁侯陈珪必须赶在金陵的皇家与官员抵达之前,把北京城修建起来,他唯一能指望的盟友,只有一个叫阮安的安南宦官……

太惨了,光想想都觉得惨,真是社畜根性难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马伯庸:最近看了四部日本历史社畜系列电影